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www.incgmedia.com/

【台北電影節】失戀後的雨後天晴,以影像療癒破碎的心,專訪動畫短片《水中的女孩》導演

《水中的女孩》入圍安錫、薩格雷布等國際動畫影展,以及本屆台北電影節、台中國際動畫影展。本片故事源自導演個人經驗,透過創作重現女性受傷與自我療癒的過程。映CG特別專訪黃詩柔導演,與我們聊聊《水中的女孩》的故事靈感與創作歷程。


黃詩柔

《水中的女孩》導演。畢業於臺南藝術大學動畫藝術與影像美學研究所,擅長以女性感官與感覺創作出富有詩意、柔美、療癒且如夢乍現般的作品,代表作《水中的女孩》及《無瑕》。目前專注於插畫與手繪動畫,藉由動畫述說女性的故事。

緩慢工作 Slow Studio 臉書粉專



女性創作者的共通語言:以靠近、不直接的方式表達感受

《水中的女孩》的創作靈感是來自導演自身的失戀經歷,當時心情低落的她,畫了一幅女孩泡在水中的插畫,藉此表達女性在心碎及自我療癒的過程,同時也記錄自己的經歷與感受。《水中的女孩》為2017年《無瑕》的延伸作品,諸多相似的畫面及元素,例如水、小船及女孩。導演認為《無瑕》未把故事說完,決定再給自己一次機會,以全新的方式來製作《水中的女孩》。加上兩部製作時間有一段距離,心境上其實隨著時間也有些微轉變,導演才更加確定要重新詮釋,並加上一些新想法。她表示當時甚至不少人問:「《無瑕》裡面的女孩後來怎麼了?」所以在製作時,內容上有做一些區別,《無瑕》專注講述愛情與失戀,《水中的女孩》則是聚焦在心碎與治癒的過程。


談起愛情觀,導演笑著說:「其實一直都沒有特別觀察自己的愛情觀,我會感受愛的快樂、渴望或悲傷,我是愛得很用力的人,經歷一場沉重心碎後,我才發覺為什麼那些傷口都好不了。於是很直覺地創作《無瑕》,接著延伸出《水中的女孩》。對我來說,這兩部作品有點像是一種日記體。我發現女性創作者都會有一個共通語言,藉由一種鄰近、靠近的方式去表達,藉由身上的疤痕、牆上的壁癌,由它們代替女孩說出她的悲傷,如同所有東西在心碎過程都是共存的。」


回憶是一個無法抗拒的狀態,以島嶼及帆船象徵女孩的傷痛

從房間牆壁脫落,女人等著牆面風乾,撫摸身上傷口,傷口變成一座島嶼,女孩捧著水,而水中倒影是那座島嶼。一連串的動畫轉場令人印象深刻,導演表示:「有時候我們會不知不覺陷入某種情境或狀態,像是發呆看著某樣東西出神,神遊到某個地方去,回過神才驚覺事發經過。如同影片裡的女孩並沒有察覺到,像是一種無法抗拒的狀態,我覺得這是回憶讓我覺得最可怕的地方。」導演表示當初在《無瑕》時就有帆船這個元素,帆船代表著讓她心碎的戀人,一開始思考要使用何種船才能劃傷女孩大腿,畫了許多造型,但最後決定以更直接、單純的方式呈現,所以選擇帆船,其頂端處銳利的意象會讓人與危險產生連結。島嶼是在《水中的女孩》才有的延伸概念,一開始畫疤痕,看著看著就直觀地認為是一座島嶼。影像藉由女孩傷口痊癒的過程,來表達一段感情的療傷期,影片中女人內在的時間意識是緩慢的。導演認為療傷速度因人而異,但其中一定都有糾結,消化情緒是一個無法加速的過程。《水中的女孩》透過觀影體驗的緩慢感,讓觀眾理解療傷的慢,這也是為何女孩總是緩慢地刮掉壁癌及補土,而非俐落地完成。


手繪溫柔的質地與失戀的傷痛形成強烈對比

製作上會先構圖、完成背景,透過背景去定調氛圍,接著才會進到動態製作的部分。製作完後會進行影印,經過手工上色後,再進行掃描,最後就是進入合成及加入細節的階段。大部分是使用 After Effect 進行合成,細節部分則是用 TV Paint Animation 製作而成。《水中的女孩》主要是以2D手繪風格所構成,其中使用水彩及粉彩,與《無瑕》一樣。媒材大多是取決於導演平常所熟悉的媒材,過去導演大多都是用水彩創作,加入粉彩是因為導演試圖創造一個較為朦朧的氛圍。透過手繪溫柔的質地與傷痛的本質形成一個強烈對比,這是導演期望的效果。導演表示一開始並未特別想形成對比,而是單純地喜歡水中場景,才延續《無瑕》的風格。反而是在製作時發現竟與主題產生強烈的反差,才刻意再強化這一點。


在配樂製作上,導演會依狀況給予配樂師所需資訊,大方向往往只需一個形容詞就能製作,但細節反而需要反覆地針對每顆鏡頭詳細地描述,甚至到現場參與討論,才能理解雙方所需內容,了解作品所要傳達的理念及情緒,最重要的是要給予配樂師充裕的時間進行創作。整體而言,導演當初在製作配樂與音效是希望有一體兩面的感受,因為她認為樂器可以彈奏悅耳的樂音,也能製造出刺耳的聲音,於是利用小提琴描述女孩被帆船割傷那幕,而不是以真實音效去做。從前期規劃、製作到完成總共花了三年,花了較多時間在前期規劃,其中最大的挑戰,除技術層面,反而是心理上的孤獨感。為了完成作品,時間上的壓力,導演當時幾乎隔絕自己與外界的一切聯繫,幾乎連續兩年足不出戶。導演表示:「每次看到自己又完成了幾秒鐘的動畫,就頓時覺得感動,我又前進了一點點。」對導演來說,製作過程也是一場療傷之旅,將傷心的細節變成作品的一部分,自然而然地會放下情緒,並擁抱它。


疫情下的影展

《水中的女孩》入圍國內外各大動畫影展,導演表示:「因為疫情的關係,並未實際參與夢想中的安錫影展,我覺得滿可惜的。雖然節目都能在線上看到,但與其他藝術家交流就會比較困難。」另外,導演也分享加拿大奇幻影展有趣的參展經驗。她笑著分享:「主辦方特別將線上平台打造成一個虛擬樂園,像寶可夢遊戲的像素風格。參賽者能創建自己的虛擬角色,看電影、參加派對、唱卡拉 OK、打牌,還可即時與不同藝術家交流。令我印象深刻的是當時去虛擬酒吧,很多人在裡面唱歌,而我跟其他人聊天時,台上唱歌的聲音竟然也聽得到,十分有臨場感,解決遠距交流的問題。」

談及《水中的女孩》入圍台北電影節最佳動畫,導演表示:「就學期間很幸運能遇到林巧芳老師,老師對我的影響很大,如果沒有她在背後引導,《水中的女孩》是沒辦法完成的。除此之外,南藝大也給予我們很大的創作空間,鼓勵我們去探索不同媒材的可能性。本次十分開心能入圍台北電影節,因為今年許多影展都改為線上舉辦,我還沒有機會在電影院觀看,所以很想在電影院看看,另外也很期待與創作者互相交流,是一個很難得的機會。」

開啟你的視覺特效夢,專訪動態研所視效總監,分享多年產業經驗與觀察
iPad、iPhone 也能控制 UE4 中的攝影機!Epic Games 推出免費程式 Live ...

相關文章

 
還沒有帳號嗎? 點此立即註冊!

登入您的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