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www.incgmedia.com/

5G、虛擬人,你跟上 CG 全球生態系了嗎?專訪 SIGGRAPH Asia BIS 產業發展與創新論壇主席梁幸堯

「我可以說是第一個把超級電腦商用化、鋪到全世界的台灣人。」帶著肯定與自信,梁幸堯的一番話的確是其來有自。在短短四年內,他協助將一間中國深圳在地的公司,進化成擁有超過 60 個國家、8 萬名客戶的雲計算公司,也就是瑞云科技(Rayvision)。無論是協助中國、印度、日本、歐洲和美洲等等國家的影史票房冠軍進行渲染,客戶名單中更不乏有奧斯卡得獎主;除此之外,也獲得阿里巴巴與聯想集團的投資,逐步讓瑞云科技成為 CG 產業中的國際品牌。


梁幸堯 Michael Liang 

在今年 SIGGRAPH Asia 中,最值得關注的則是第一次於大會所規劃的「亞洲區產業發展與創新論壇(BIS)」。而背後的最大推手 BIS 主席梁幸堯,曾任瑞云科技董事長、現為絲路視覺的資深合夥人;在電腦圖形、電腦視覺及雲計算產業中,擁有長達二十多年的經驗。除此之外,他現階段更著重在讓台灣的視覺科技與文創產業和國際接軌, 希望將國際商務脈絡與產業資源,帶入台灣這片土地上,期待與產官學媒各界共襄盛舉,為台灣下一代發展找出更多的想像空間。

梁幸堯的個人網站


於是,梁幸堯也告訴我們他與 SIGGRAPH、SIGGRAPH Asia 的不解之緣(以下內容已經過微調和編修):

記者:當初為什麼想要在 SIGGRAPH Asia 大會中推動 BIS 論壇的計畫?  

梁幸堯:以前在整個全球經濟體系的定位,普遍傾向「代工」。在動畫、電影產業中,技術和商業模式上的原創空間都非常小。但在亞州有 40 多億人口的情況下,其實是足以發展出具有文化特色的創新。前幾年我們可以看到,像是中國有很多是網路上的創新,包括支付、直播以及 OTT 串流服務(例如 愛奇藝);在日本,也有 VTuber 產業的興起,都是在以美國為主的創新體系中所沒有的。我跟 SIGGRAPH Asia 的主席 Tomasz Bednarz 有個共通的想法是,亞州有 40 多億的人口,他的革新空間絕對是很大的,所以會長出跟美國不一樣的生態系。

今年第一年在 SIGGRAPH Asia 辦 BIS 論壇的目標是「創新」。要把以往大家定位的 CG 產業結構,提出一個完全不同的想法。回到 10 年前手機剛出來的時候,沒有人覺得手機跟電腦影像會有什麼關係。但是在 4G 的時代,70% 網路流量幾乎是拿來看內容,這個在 3G 以前的時代是不能想像的。換句話來說,CG 產業的工作成果,目前絕大部分是透過手機遊戲、影音在呈現。 

BIS 論壇中,其中一堂專題演講「5G, Trillion-Dollar Opportunities and You」

記者: 這次在 BIS 中規劃了這三個主題,當初為什麼會有這三個主題? 希望帶給人們什麼能量或影響?

梁幸堯:第一場主題圍繞在 5G 的話題上。到了 5G 時代,我有這樣的觀察—電信公司也都知道,因為 5G 的網路架構下,它底層設施的公共化程度會比 4G 高。換句話說,過往光靠月租費就可以活得很好,這個商業基礎已經不存在了,因為整個市場的競爭會更開放。這些電信公司危機感也都很重,他們必須要有一套新的商業模式,包括內容、應用或是在資料服務提供上,必須要有創新的商業模式,他們才能回收在 5G 上面的投資。

第二場演講,則是在 3D 的生態系上。以大家比較耳熟能詳的「微笑曲線」來談,從早期的研發到後面的通路經營,這兩段才是最賺錢的。你就知道為什麼,大部分的利潤沒有留在亞州。商業轉換不再只是透過做好片子,然後賣到影片的通路跟市場上。希望藉由談整個生態系的議題,讓大家去理解,在商業機會裡面賺不到錢,不代表這個產業沒有人賺到錢,而是沒有將自己的定位放對位置。

最後一場演講,主要是想要帶出虛擬角色在 CG 產業有哪些值得注意的亮點。過往要做出一個虛擬角色的時程是漫長的;而現在,無論是臉部、身體的動畫製作,再加上即時運算(Real-time Rendering)、GPU 渲染等技術,這些過往是大公司才有辦法取得的技術,現在小工作室、個人創作都能更方便地取得這些技術來製作內容。像是 NVIDIA 運用生成對抗網路(GAN)推出的「StyleGAN」,就運用AI自動產出千萬組人臉或是角色組合。

我在過去幾年代表公司(瑞云科技)積極參與SIGGRAPH、SIGGRAPH Asia,其實就是解決了一個問題:「一間亞州小公司,要取得國際客戶的信任是很困難的。」

透過參加國際型展會,可以讓整個團隊的事也很快提升。當你帶領的團隊看過什麼是世界級的格局時,即使不能達到那個格局,但至少公司的命運就會有所不同。

梁幸堯

記者: 「生態系」這個詞很有意思。運用在 CG 產業是什麼樣的一個概念?

梁幸堯:我們在談生態系的時候,不是從技術跟藝術切入,而是以有機的方式在發展。我們所講的代工思維、代工定位,這些是一個相對位置;好比說同樣是在做代工,但是你能夠創造的商業價值,跟能夠挹注在從業人員的收入,這個可能性就完全不一樣。

我們可以看到的是,漫威、Pixar、迪士尼等大公司,他們可以付很高的薪水請很多優秀的人才。反觀台灣或是亞州其他國家,其實也都有很多優秀人才;但事實上,很多亞州優秀的人才都是在北美工作。這不是因為從事的產業不同,而是裡面在價值鏈、生態系上面設計的不一樣。其實很多熱情的年輕人都抱著憧憬進入動漫、電影相關產業,可是過幾年,這個熱情燃燒完,生活也比不上其他同學,他們就離開了。這是很可惜的。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覺得「生態系」的思維會在產業發展、創新上面很重要。

亞州的人才非常多,然而還沒有變成足夠規模的產業。很大程度是基於我們對生態結構的想像,這尤其是產業的領袖們要想的事情。很多產業都是有這方面技術或是業務能力成立的公司,我們如果對這些產業的規模、能創造的利潤有期待的話,我們應該要有更廣的想像,來想像我們在全球生態系裡面是什麼樣的位置。我認為產業領袖們在創新上的機會和責任,可以透過參加這些展會,就好像是幫公司接上了好幾個水龍頭。

在 BIS 論壇上,座無虛席

記者:談到其中虛擬角色的應用,這真的很有意思,就很像是把 SIRI 實體化了一樣。

梁幸堯:是的。這次 BIS 演講中邀請到的一個講者,他們公司就是專門在做這方面的應用程式。像是創造虛擬的人資主管做面試,也能讓基層人員的訪談效率更好。或是運用虛擬人來做客戶服務、簡單的銷售,以後可以再用陪伴機器人,可以陪伴老人講話。這些應用都快速發展中,另外方面我們已經看到很多的公司,透過娛樂方面的應用在賺錢了。

其中的一個講者公司 GREE, Inc.,是一家專門做虛擬角色的日本公司。他們在去年也投資了 1 億日幣在這上面,這新聞也很大。其中 VTuber 產業中商業轉換模式,其實是因為在遊戲產業,消費行為已經趨近成熟了;把類似的商業模式套用在網紅經濟上,不僅可以做到粉絲送禮物,也能延伸做虛擬演唱會、延伸的 IP 商品、電商代言等。

說到電商和代言,其中一個講者也講了虛擬角色在電商平台上的運用。大家都在拍商業廣告,加上電商成長很快,可以預期的下一階段就是 3D 的,電腦影像結合即時技術,這意義是什麼呢? 第一個,同一個產品,代言的形象可以跟大數據去做結合,比如說我知道你的年齡層。例如卡通角色,可以根據你的場景,即時去做切換,去做精準的內容,所以每個人看到的內容都是不一樣的,會大幅提高廣告的轉換率。據我所知,目前各大電商平台也在引進這樣的商業行為。 

(延伸閱讀:Issue 38: 虛擬網紅 VTuber 完全解讀

記者: 除了 5G 與 CG 內容的關聯,哪些也是我們可以關注的議題?

梁幸堯:現在沒有什麼東西是不跟 CG 有關的,所有人類的日常生活都是。包括最近討論度提高的 AR 眼鏡,甚至是 4K、8K 電視,即使號稱「實拍」,那些東西也是後製過的。因為實拍出來的效果會非常逼真,很多演員就已經不敢演了;所以如果虛擬人的製作技術再跑快一點,背後創造的產業價值是高的。也就是說,這些產業依賴 CG、互動內容的程度,正在快速地增加。

舉個實際的例子,因為以前產業結構的關係,觀眾都是付固定的月費給電視台,所以電視台沒有動力去做、或是去買好的內容。現在法規開放了,觀眾可以選擇內容,加上現在 OTT 平台,像是NetflixDisney+Apple TV 的加入,現在的觀眾選擇變很多了。可以看到的是,這些科技巨頭,全部都在投資做內容。像是近期赤手可熱的《我們與惡的距離》、《通靈少女》,只要有經費、通路一打開,這些影視製作的預算就加倍了,甚至未來在國外做,得到的預算後面加一個 0 都不一定。

(延伸閱讀:Netflix 的新勁敵!迪士尼 Disney+ 影音串流打算怎麼「玩」?

記者:就您本身就非常熟知雲端渲染領域,可以跟我們分享這幾年在 CG 領域的應用趨勢嗎?

梁幸堯:過往大家在做動畫內容上,大多是運用本地或是雲端渲染,但是遊戲產業一直用的都是即時渲染。在雲端渲染中,除了可以縮短製程外,還有一個很大的意義是可以創造互動。可互動的影視內容,會因為雲端運算的技術發展產生不同作用。舉例來說,像是會被用在直播上,就算是真人直播,場景可以是虛擬的、置入的商品也不會受限。虛擬的直播室可以直接連結到電商平台購買,創造商品的流量。

在軟體方面,即時渲染大部分是運用遊戲引擎。其中的意義,是多個團隊可以同時做同一個專案。以前做這個是很難的,你還不能即時同時做,因為你要在網路上面。你推出內容的頻率是影響你在網路上觀看的數量,就會影響到你的投資報酬率。既然是在雲端上面,大家可以共享素材,Unreal、Unity 等這些遊戲引擎巨頭,各家接下來會推出越來越多在雲端上面的虛擬工作室,你以前要買很多設備才能做到的東西,在雲上面都可以很輕鬆地做到。

(延伸閱讀:即時光線追蹤技術的興起,加速打造電影級的遊戲畫面

同一個網紅IP的節目,也可以一天推出一百隻影片,用一樣的素材、很低的成本就能做到。有一個很成功的案例就是「初音未來」,有關她的影片數量非常多,但是絕大部分的影片不是官方做的,而是粉絲透過公開工具做出來的。這就是所謂的生態系結構上的「破壞式創新」。隨著遊戲引擎的發展,未來在雲端的部署也會有很多 IP 加入,對於內容在網路上的操作,將會造成不同的作用。對傳統型態的影片製作公司來說,做的內容要到 OTT 平台、電視等去播的,你能夠在短時間內就產出很低成本的大量內容,而且是分散做,不需要再請幾百個員工去做。這對於整個生態,也會有顛覆式的改變。

以往只跟著專案就消失的技術開發,也會有對應的傳承方式。比如說這陣子在好萊塢的熱門討論是:「動作捕捉和臉部捕捉的演員,演完之後的數據只是授權電影公司使用一次、還是所有權就是電影公司的?」事實上已經有答案了,未來這些數據會傾向於著作權,會有大量的做臉部捕捉的公司,就把怎麼演好哭、演好笑,各種各樣的動作內容庫,讓其他做動畫和電影的公司直接運用。換句話說,更多的著作形式做商業轉換的空間,也會隨著雲計算,還有雲端的製作環境而創作非常多的可能性。

為什麼我們要積極參加這種國際性的組織?這樣你就能預先知道國際市場是怎麼在發生的,你就有可能參與;而不是在過幾年人家已經定義好的生態系、產業分工結構裡面,處在一個比較弱勢,高勞力密集低利潤的結構上,努力求生存。

梁幸堯

記者: 就您的觀點來看,接下來一、兩年的CG產業,將會有什麼改變?

梁幸堯:雲端計算的技術架構改變,也讓 CG 產業的格局變大。從 Google 第一個推出遊戲串流服務「Stadia」這件事情來看,以往使用者要跑動比較高品質的影像內容,必須要有很高階的手機跟電腦;所以在製作上,就需要遷就到用戶端的設備。但是當網速越來越快,可以借助區域主機或是用雲端主機的運算能力,加上串流的壓縮技術,可以把複雜的內容用更低的延遲、傳送到平價的設備上。這個對於影像普及的影響是很大的,等於是用戶數量的成長。

第二個是,接下來可以看到 AR 眼鏡的各種量產謠言。尤其在 SIGGRAPH 這樣的展會上,我們可以實際看到這些技術研發的團隊。可以預期看到的是,AR 的成長會很快,剛開始乘載的內容可能不會那麼複雜,但是可以接上整個手機 APP 的生態系。很自然地,AR 技術會重新定義我們的日常體驗;而這當中的 CG 影像製作難度也有所不同,無論是空間定位資訊、商業上的大數據等等。其實在工業的場域裡面,現在也有許多企業運用 AR 訓練員工,大幅降低人員訓練的成本、提高工作品質。

梁辛堯主席(左五)與來自世界各地的講者、貴賓合影

訪談後記

由於此次 BIS 產業發展與創新論壇的空前成功, SIGGRAPH 亞洲年會決定,於 2020 年韓國大邱 SIGGRAPH Asia 年會,繼續舉辦 BIS 產業發展與創新論壇。梁幸堯先生已於 2018 年初從 26年 的全職工作生涯退休並返台定居,現任天使投資人、論壇講者及策略顧問。 


更多 CG 產業動態系列文章

震撼 Blender 社群的全新外掛!能快速建立人臉模型 FaceBuilder
三屆奧斯卡科學技術獎得主、NVIDA 電腦影像圖學博士 Jos Stam 專訪

相關文章

 
還沒有帳號嗎? 點此立即註冊!

登入您的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