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www.incgmedia.com/

2017 國賓影城形象影片幕後製作-傳翼數位影像

​大家看電影時,是否有注意到正片前所播放的影城形象影片呢!國賓影城從 2015 的形象影片便是由-傳翼數位影像操刀。映CG 本次獨家專訪傳翼數位影像視覺開發部創意總監-安培,分享 2017 年的國賓影城形象廣告幕後製作。

  

受訪者-安培 / 傳翼數位影像視覺開發部創意總監
負責廣告、電影的視覺創意以及製作企劃。


傳翼數位影像  PIXELFLY DIGITAL EFFECTS

傳翼數位影像成立於 2000 年,服務項目包含數位調光、2D / 3D 動畫及特效合成、剪輯、錄音音效、編曲等專業後期,並有自己的創意團隊。成立十七年來,在各類型高創意、多變化的影像製作上為客戶成就最完整優質的作品。我們在 2011 年開始參與金馬創投以及電影後期製作,近期跨足 VR 影像製作。

因應數位時代的改變,影像後期的視覺呈現與技術規劃在影片開拍的前期策畫就會被納入考量並且視為重要的環節之一。傳翼除了從前期便參與討論規劃視覺特效的製作內容與執行技術,也會在實際的拍攝現場做實拍合成特效的技術整合,幫助前期製作與後期特效兩方團隊能更有效率地解決技術性的問題,達成理想的視覺效果。如果是純 CG 動畫片,我們則會從一開始先負責了解客戶的需求,並匯同 3D 與 2D 動畫人員進行腳本的創意發想、角色與美術風格設定;在客戶與製作人員之間,協調專案作業內容與方向,掌控作品的製作進度與質量。


貴公司是在什麼樣的機會下,參與到這幾次的專案製作呢?

傳翼是在 2015 接到國泰金控的比稿邀請,因為我們提案的故事理念符合國泰金控品牌的年度企業精神,並同時可以展現國賓影城想要的娛樂效果,因此我們順利地獲得第一次製作國賓影城片頭專案的機會。與國泰世華銀行、國賓影城三方合作溝通順利,因此在第一支順利上線並獲得好評後,便接到了之後將繼續由敝司運作此專案的肯定。每到了年度的檔期規劃,我們便會竭盡所能地發揮創意,提供幾個新的故事方向供兩方參考一起討論,很開心我們的作品一直能受到客戶的支持。

  

可以跟我們分享,從接手專案到實際製作的流程嗎?從專案開始到結束,時間的安排又是如何呢?

在每個專案第一次的簡報會議中會先確實了解形象影片的內容需求,以及交片日期,依照交片日往前推進開始排時程。2017 版的形象影片從無到有的完成大概是 3 個半月的製作期,能製作時間並不太寬裕,所以在時間排程上須更加嚴謹。

通常會留 3 ~ 4 週在腳本發想繪製上,經過多次會議將腳本確認後,便開始進行角色與場景的美術設定,並製作動態的 Motion Board 以及 Previz,方便後續針對細節作討論,同時我們的錄音室也開始為影片作曲並準備所需的音效。

整體 3D CG 製作期大約為 2 個月,因為時間的壓力,與二方客戶的溝通必須完全按照 schedule ; 我們按時提交每個階段的進度,客戶也必須在預定的時間內整合回覆所有人的意見,讓我們能即時完成修改,繼續下一步驟的工作。一但開始下一個階段,就很難有時間回頭進行大規模的修改,因此在一開始分鏡腳本與美術設定的溝通上便顯得更加重要,必須在前置階段就努力釐清雙方想法,才能避免在製作期中多餘的反覆修改。最後必須留至少半個月的時間給算圖與合成,也順便進行影片品質管理的檢查。

  

在設計短短一分鐘的形象影片時,你認為最重要得掌握哪些關鍵才會是一個好的形象影片?

掌握影片的目標對象與透過影片想要傳達的目標任務,連結觀眾的生活經驗,尋找共鳴點。例如國泰金控一開始行銷的目標對象是 20~35 歲男女上班族,所以在第一支與第二支影片的角色設定,我們便選擇了貼近一般人生活的上班族作為主角。故事開端設定在下班後趕赴影城約會的情況,而這也是經常發生在你我生活中的實際情景;至於其中埋藏的經典電影梗也都是經過多方考量的挑選,希望都是觀眾在短短幾秒鐘的鏡頭內就能意會並會心一笑的角色與情境。

第三支影片則以一個超迷你的小女孩作為主角,小女孩智勇雙全且不畏艱難地冒險出發前往幸福的影城秘境,跟其他巨大與奇異角色反差的對比,希望能讓覺得自己平凡的我們暫時褪下原本的現實,到電影院尋找平凡生活中的驚奇。

這三支影片的劇情都緊扣著國泰金控品牌精神「鼓勵人們透過微小的幫助,成就他人幸福」來設定,希望藉由生活中平凡的故事帶來幸福感,並在其中兼顧國賓影城所強調的「放大你的娛樂享受」的觀影經驗。

  

我們觀察到 15 和 16 年版本的形象影片,當中融合了許多「電影梗」,當初在設計時是如何將這些內容串聯在一起呢?

一開始先建立故事的背景,確定男女主角故事約會日這天故事的發生背景與情緒氣氛作為基礎,公司同事們再不斷地拋出覺得合適的電影梗來設計串聯中間的劇情,很多想法都是在成員互相討論激盪中忽然靈光乍現,最後將它整理成一個完整的故事架構,再進行細修。而在討論當中也順便調查每一個電影梗是否都能讓大家達到共鳴,同時檢視它的戲劇張力是否足夠。

  

2017 形象片的故事不同於以往,全新的角色與環境,不使用電影梗的橋段,當初構想時決定做這樣的改變有什麼原困? 客戶對這樣的設計有什麼看法?

2017 的形象短片雖然沒有比較具象的表現某幾個意象明確的電影場景,但其實這次所出現的畫面都還是默默地保留了客戶想要的主流電影意識在其中,像是英雄式的角色、追逐冒險的荒漠公路戲、異星角色與科幻未來感的實驗室。希望可以藉由一個新的原創角色,在最簡潔的故事描述風格中,穿梭演繹時下流行的電影題材。

  

國泰銀行與國賓影城是一起合作的客戶,貴公司如何與客戶們溝通製作的想法?(從概念簡述最後「過稿」過程)

我們都是依國泰金控與國賓影城提供所想要在影片中看到的精神理念開始進行故事設定。我們會先提出幾個腳本,再由三方進行故事主題的挑選與內容討論。待選出主要的故事主題後再繪製分鏡腳本,並且同時進行美術風格方向的設定。當分鏡腳本確認,我們就開始繪製 Motion Board 之後再作 Previz,設計每個鏡頭的構圖與整體場面調度,並請剪接師剪出整體影片節奏,客戶也能在心中先有個影片的雛形,方便後續細節討論。


待 Previz 鏡頭運動與構圖皆確認後,便開始進行 3D 內容製作,包含建模、Rigging、Animatic、Animation、貼圖、材質、燈光設定,到最後的合成與 3D Stereo 製作與影廳播放檔案封包 。

其中每個階段性設定完成,都需要來回跟客戶確認,才會進行下一步的工作排程,像是角色整體美術設定確認後才能進行建模;每個主場景建模一開始只是製作粗模給客戶看,待與客戶確認每個主場景裡的內容後,才會進行場景的精修;角色的 Animatic 初略走位確認後,才會進行 Animation 精調,不會一次做到位才給客戶看,希望在每個製作階段初期就能與客戶達到共識,避免多次來回修改。

  

呈上題,與兩方的合作模式,是否為「三方溝通」的模式? 其中有什麼印象深刻的溝通經驗嗎?

一開始的腳本概念方向是三方一起開會討論決定,而中間的製作過程的溝通,聯繫窗口主要是國泰金控,在避免多頭馬車的狀況下,國泰銀行會統整他們與國賓影城方討論之後的想法給我們,而我們在製作中也盡量兼容雙方想要重點表現的部分。

  

這三年的版本看下來可以發現畫面品質、角色動作和氣氛都更加的好,除了製作人員技術的精進外,還做了哪些「改變」來滿足這個目標?

我們相信一個好的動畫作品並非一蹴可及的,一直以來我們也期許自己不斷地向前突破,當然這也必須獲得客戶充分的授權。在這三年的合作經驗之中,我們逐步建立起與國泰金控和國賓影城的信賴關係,讓我們一次次更放膽地去挑戰更好的品質;同時藉由這些年的經驗,我們也優化了許多製作上的流程與新技術的導入,讓時間更充分地利用在更細膩的表演與氛圍之中。

  

針對 2017 的形象片中,從建模、貼圖材質、動畫分別用到了哪些軟體?是否還有其它在 2017 年才嘗試使用到的工具和技術呢?

建模方面我們使用 Autodesk Maya,但其實在 2015 年開始我們就因應 VR 市場的發展,開始 GPU 算圖與程序性貼圖的作業計畫,經過兩年反覆測試,才逐步的導入我們正式的製作流程之中。這次我們採用了 Allegorithmic Substance 的程序性流程製作,最終,我們會針對畫面裡不同的需求而使用 Redshift 或 Octane Renderer 進行最終算圖。

  

動畫所使用的算圖引擎與後製軟體為何? 能否分享一段畫面合成的過程圖?

我們使用的算圖引擎為 Octane 與 Redshift,團隊一直以來都是使用 Nuke 為合成軟體。

  

在整個動畫的製作過程中,技術上所面臨最大的挑戰是什麼? 又如何克服?

因為交片時間緊迫的壓力,讓原本應該屬於帶狀流程的 CG 作業,變成幾乎每一種項目都必須是同步進行,在這個前提之下整合顯得格外重要,若有閃失,就可能要面臨打掉重做的風險。而由於同仁們在過程之中的努力統整與完善的溝通,我們大大地降低了此事發生的可能性。(雖然還是有一點點的擦邊意外啦,笑)

  

關於影片的搭配音樂,其中的製作流程是什麼樣的呢?另外,團隊又是如何將音樂與影像作搭配的?

傳翼擁有專業的數位錄音室「傳翼錄音製作」,其中的作曲與混音團隊都是在業界有超過20年的經驗。因為國泰世華與國賓影城對於音樂以及音效相當注重,所以每一部影片的背景音樂皆由作曲師原創製作,並邀請樂手至錄音室現場演奏所錄製而成。因為這三支影片播放的地點國賓影城,擁有最新 5.1 與 7.1 環繞聲道音響,所以在音效的表現上要以能完全的凸顯其影城特色來作設計。

通常我們在確定腳本之後就會與聲音製作的團隊先一起討論音樂方向,待影像團隊做好動態的 Motion Board 以及 Previze 就會先給聲音團隊開始去製作初版的配樂,再以此與客戶溝通討論最終音樂製作的方向。待影片 acopy完成後,就會開始正式演奏、錄音以及音效混音,接著最後一步--製作 7.1 聲道混音。

  

在台灣,有越來越多廣告及形象短片運用動畫的製作來展現。您覺得這樣的表現形式,能為觀眾帶來什麼感受?

就純 CG 的形象短片製作來說,比起實拍影片在劇情上的安排限制會比較少,因為動畫可以做到實拍影片因諸多原因而無法實際完成的畫面; 角色肢體動作的形態變化與場景繪畫般的細膩光影也是在實拍影片上較難被完整表現的。但即使 3D 技術不斷地更新精進,視覺風格形式其實就像是一種溝通語言的選擇,不管是實拍還是純 CG 片,我們覺得擁有一個可以與觀眾達成共鳴的故事並正確傳達故事核心價值才是最重要的。

NVIDIA HOLODECK 多人協同設計系統開放申請
「淹水」後的建築模擬,也別有一番風味
 
還沒有帳號嗎? 點此立即註冊!

登入您的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