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www.incgmedia.com/

台劇該如何展開新面貌?專訪《我們與惡的距離》製作人湯昇榮

說到台灣上半年的話題新劇,就不得不提到由林君陽執導、呂蒔媛編劇,公視出品的 《我們與惡的距離》(以下簡稱:與惡),開播一個月,就引起網路社群現象級的討論。該劇不僅細膩地描述了無差別殺人事件後,受害者、加害者家屬之間的情感,也側寫了媒體、法律、醫療工作者的處境,是台灣難得一見的社會寫實劇。本次由經濟部工業局指導,DIGI+ 數位經濟產業推動辦公室主辦,財團法人資訊工業策進會(以下簡稱資策會) 執行,於 7/10 舉辦「數位娛樂IP商機暨影視製作規劃與案例分享」論壇活動,廣邀國際知名的數位內容業者來台交流。論壇中邀請到《與惡》 製作人兼瀚草影視總經理湯昇榮前來分享,映CG 更趁著這次機會與湯總經理聊聊,談談他們如何協助劇組完成電視劇的創作,以及台灣影視產業的現況與未來。

湯昇榮

瀚草影視總經理,曾任客家電視台副台長兼節目部經理、大愛電視台總監辦公室主任、戲劇部副理,藝文節目召集人,製作人、導演、記者等工作。策劃動畫電影「印順導師傳」入圍金馬獎最佳動畫獎。跨界唱片監製、企劃、詞曲創作與出版等工作。同時也是電視劇《麻醉風暴2》、《前男友不是人》和《與惡》的製作人。 


分享一下瀚草影視在《與惡》負責什麼樣的工作

這齣劇一開始是編劇呂蒔媛先寫好完整劇本後,再由公視投標選出製作公司。我看到劇本後,就決心想要製作這部戲,然而公司手頭上一些進行中的戲劇案子,無法負責《與惡》全部的工作,因此我們介紹了關係很不錯的大慕影藝。他們以往曾經投資了我們公司製作的「紅衣小女孩」系列,「麻醉風暴2」等戲劇,再加上他們本來就打算製作影劇規劃。我們負責撰寫企劃、規劃預算、尋找製作班底,例如導演、美術、特效、演員選擇等等。拿到標案後,開始落實製作,一直到剪接、後製、宣傳片花等等相關整合工作。尤其拍攝過程中對於新聞臺與編輯的運作,過去個人曾經在新聞界工作,所以這方面的要求比較多。


在拍戲過程中,可能會因為場地、經費等各種因素做劇本上的調整,這時是怎麼跟編劇及導演做溝通的呢?

《與惡》的劇本架構主要是由呂蒔媛完成,包含田野調查、角色塑造等等。特別是《與惡》牽涉了媒體與法界、心理師、社工師等等工作,要忠實呈現工作環境就需要依靠田野調查的扎實度。然而到了拍戲的前置作業上,製作公司、導演甚至演員,針對劇情或是角色也會有不一樣的看法,這時我們會邀請編劇呂蒔媛,她的劇本安排的初衷,然後一起討論怎麼調整。  


《與惡》的場景-品味電視台,是團隊斥資 300 萬搭建起來,搭建場景過程中有遇到甚麼困難嗎?

由於劇本有很多在新聞台發生的劇情,我們需要有一個能長期穩定拍攝的場景,在詢問許多電視台之後,大都沒法提供完整合適的可能,考量到拍攝時間與效率,我們決定搭建一個真實的新聞台。也由於是社會寫實劇,期待打造真實新聞業的環境,所以我們的美術團隊毫不馬虎,包含辦公室的基本配件、編輯室的硬體設備,整個空間的美學設計,甚至是是新聞畫面的呈現。還有一點,就是電視台有許多螢幕,負責監看自己或其他台的新聞,除了需要大量的電視機,還有中間的新聞畫面內容,這部分我們是一個個的去製作出來的。


聊聊這次與綠野仙蹤特效公司的合作經驗嗎?

與綠野仙蹤並不是第一次合作,早在電視劇《前男友不是人》、公視新創電影《無界限》就合作過了,所以這次的合作很快就進入狀況。在前期規劃上,我們會先與特效公司討論,哪些做成實拍比較好,哪些做特效比較符合成本。像是《與惡》有一場戲,畫面需要有許多SNG車,當時我們無法調到這麼多台,於是只好運用特效將更多SNG車「種」在畫面上。另外在《與惡》中,與綠野討論最久的還包括每集的片頭動畫。當初團隊就希望能做出新聞發出去後,群眾網友們的反應,於是我們跟綠野都提出不同的創意,一步一步修正到觀眾現在看的畫面。  

身為一個製作公司,在影劇開發上會如何去選擇題材或劇本?

一個好的電視劇或電影劇本,是需要花很多心力的,你要如何把一個好的IDEA轉為劇情,角色要怎麼塑造,或是藉由田調讓你的劇本能夠更細膩更真實。常常有許多提案到中期就結束了,或許是因為編劇的個人因素,也有可能是找不到新的角度包裝過去常見的劇本等等。但我自己還是喜歡挖掘創新或是臺灣沒見過,又或者是社會長期存在但比較少人關注的題材。


另外一點,由於OTT平台的崛起,影劇圈的商業模式正在轉變,所以在內容產製上,眼光要瞄準更大的市場。因此我們公司在挑選劇本上,更偏好類型片,因為類型片是更有機會打破文化的隔閡。舉例來說像驚悚片,雖然每個地區都有自己的鬼故事或都市傳說,但觀眾就是想要感受到恐懼的感覺,所以喜愛這類題材的觀眾,會想要看不論是美國、歐洲、日韓、泰國出品的恐怖故事,有一個大量固定的觀賞族群。我曾看過一篇統計,在歐美等戲劇輸出國的觀眾,有超過33%的觀眾想先看犯罪類型的戲劇型態,超越了驚悚或是職人等類型。所以我們只要抓住某幾個類型,在規模、戲劇手法上做調整,全球的影劇平台都有願意購買我們的劇,在當地做播映。  

當然我們有更多的空間跟不同的編導合作,所以開發不同的類型也是我們的未來目標

by《我們與惡的距離》製作人湯昇榮

對於編劇或導演新秀在創作上,你有甚麼建議嗎?

我個人認為一定要創作出獨特的角色,個性明確又能獲得觀眾共鳴。再來故事的大方向,像是時代背景、或是社會趨勢的設定,影像類型的設定,是法政劇、醫療劇還是犯罪劇,這些元素都可以重新搭配,創作出嶄新樣貌。例如像是一個時代愛情故事,你要怎麼讓角色走向那個時代,然後呈現對於愛情的樣貌,又或者是受到時代壓制下,她們如何自處,要讓我或觀眾看到這齣劇的獨特性,才有可能繼續發展下去。如果是想做類型片,不論是懸疑驚悚或是職人劇,要仔細去注意劇本是否有符合邏輯,或是你做了很多功課或是田調,讓劇本就像是那個產業發生的事,才能使觀眾能投入到你的創作中。


談談對台灣影視未來發展的想法?

前面有稍微提到,OTT 平台的崛起,硬體科技的進步,改變了整個影劇產業的商業模式,觀眾不僅能去戲院享受聲光效果,也能在家裡觀看高畫質的螢幕。因此,也越來越多好萊塢電影導演開始做影集,甚至是各大影業加入 OTT 戰場,創作自己獨特的影視內容來吸引訂戶。但不論是電影或是影集,創作者要確定自己作品的定位,是大眾取向,還是特定族群,因為在 OTT 上,你可以看到有很大眾的暢銷影集,但也有很小眾的故事,清楚自己的目標市場,才可能抓住他們的目光。我個人認為臺灣的影視環境,可以朝向替OTT做原創影集的創作,它的優點在於規格、經費與成本可以有效控制,一集要做多長已經沒有特別的限制,另一點是它可以讓更多人看到,不再被傳統電視的收看時間給綁住,有更多可能性與彈性。


可以跟我們分享瀚草影視未來的新作《2049》嗎?

在四、五年前時,我就在想未來是甚麼模樣?可能很多人想到的是《銀翼殺手》《攻殼機動隊》這樣的科幻電影,城市很破敗,汽車飛來飛去,等賽博龐克場面。但在新作《2049》是用另一個角度看未來世界,希望保有現實生活環境的面貌去看未來,它可能會有一些想像,但劇情仍舊是探討人性。另外,2049這個設定其實是「1949年的100年後」,我認為1949年是歷史上很重要很關鍵的一年,這一年全球的華人都在移動。所以《2049》在討論,不論是東南亞、歐美、臺灣的華人,要怎麼在2049這個時代上,保有自己文化的生活樣貌,以及面對新科技或思維上的挑戰。


更多影視專訪

用垃圾創作精緻的美術視覺!專訪華語定格動畫長片《女他》導演
國際專家分享產業趨勢與經驗,「數位娛樂 IP 論壇」引領臺灣業者開拓 IP 的多元可能
 
還沒有帳號嗎? 點此立即註冊!

登入您的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