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www.incgmedia.com/

【奧斯卡專題】Netflix 斬獲 24 項提名,奧斯卡也「屈服」了?

在上篇【奧斯卡專題】做動畫必看!《克勞斯:聖誕節的秘密》動畫師 31 個不藏私心法中,我們可以看到些許 Netflix 原創內容在製作上的要領;退到 Netflix 平台來看,野心勃勃的他們,過往幾年又做了什麼準備,讓奧斯卡襲來一場 「串流平台之變」?


毒眸

看透娛樂,死磕真相。

撰文 | 武怡楠,編輯|何潤萱

 2014 年,《The Square(抓狂美術館)》獲得第86屆奧斯卡最佳紀錄片提名,由此 Netflix 正式開啟了它的奧斯卡之路。五年之後,Netflix 憑藉《羅馬》收穫了首個奧斯卡最佳影片提名,該片導演—「墨西哥三傑」之一的艾方索柯朗(Alfonso Cuarón)拿到了最佳導演,《羅馬》也成為了史上首部無票房紀錄的奧斯卡提名電影。 過去的六年裡,Netflix 在奧斯卡 29 提 6 中,每年獲得的提名數量穩步提升。而今年,Netflix 終於迎來了爆發。剛剛過去的 1 月 13 號,第 92 屆奧斯卡的提名名單新鮮出爐。 Netflix 獲得 24 項提名,擊敗了眾多傳統廠牌,拿到了最多提名。


此前《羅馬》已獲得多個重要獎項

雖說迪士尼2019年過得非常風光,全球票房收入超百億美元。但在本屆奧斯卡上,迪士尼大本營贏得 10 個提名,收購來的 20 世紀福斯和福斯探照燈影業分別將六個提名收入囊中,再加上迪士尼旗下公司國家地理的一個提名,加起來 2 個,仍不及 Netflix。要知道,好萊塢曾經對Netflix採取在院線和線上同步上映的做法很不滿意,認為這挑戰了長時間以來發行方和影院的關係。直到去年,負責奧斯卡工作的美國電影藝術與科學學院(以下簡稱學院)對串流媒體還態度曖昧。 2019 年 4 月,學院修改了一些規則,可能會限制串流媒體參與奧斯卡評獎,還引發了美國司法部對反壟斷的關切。 


各家媒體公司的 2020 奧斯卡提名數(圖片來源/CNBC)

為什麼短短一年不到,Netflix在奧斯卡忽然風景大好呢?
奧斯卡在努力多元,Netflix 在努力「入圈」。

​毒眸

1980 至 2015 年間,白人男性演員獲得了 84% 的獎項,白人女演員獲得了 89% 的獎項。(圖片來源/Venngage)

根據紐約時報的報導,因 2015 和 2016 年 #OscarsSoWhite(奧斯卡太白,因當年奧斯卡獲獎人員多為白人而引發爭議)的影響,學院評委會曾計劃到 2020 年,提高參與投票的學院成員中的女性和少數族裔佔比。

奧斯卡自己披露的數據顯示,2019 年新增的 842 個學院成員中,50% 是女性,29% 是有色人種。這也使得,在奧斯卡目前所有的約 9000 名可投票成員中,女性和少數族裔人數比例進一步提升:女性從 2015年 的 25% 上升到 2019 年的 32%;有色人種從 2015 的 8% 上升到 2019 年的 16%。大概是學院這種多元化的嘗試,使得它不再像傳統好萊塢一樣,一味迴避流媒體的崛起對電影行業帶來的變革。這次Netflix提名大勝,是串流媒體對內容戰略佈局的一次驗收,也是學院對流媒體參與的原創內容的一種認可,頗具深意。

奧斯卡為多元化做出的努力

當然,本次奧斯卡提名成功的背後也離不開 Netflix為進入傳統電影產業所付出的努力。隨著在 2019 年奧斯卡上 Netflix 取得 15 個提名,2019 年 1 月 27 日,Netflix 加入美國電影協會( Motion Picture Association of America,簡稱 MPAA),它成為繼迪士尼、福斯、派拉蒙、索尼、環球和華納兄弟這些好萊塢「六大」(隨著迪士尼對福克斯的收購,目前已變成「五大」)之外的第七名成員,也是其中唯一一家串流媒體公司。外界認為,這將是電影產業和相關商業模式的一個轉折點,Netflix正從一個「闖入者」變為主流玩家。

一度,Netflix和傳統連鎖院線關係緊張,《愛爾蘭人》曾經嘗試在傳統院線 AMC、Regal、Cinemark 上映,但據外媒報導,傳統院線希望保證90天的放映期後再在 Netflix 上線,而 Netflix 只能接受 30 天的空窗期。最終,他們沒有談攏。 2019 年 11 月 1 號,Netflix 在一些獨立藝術院線開始上映《愛爾蘭人》,而 Netflix會員在 11 月 27 號即在家欣賞這部大片。 

但 2019 年底《派拉蒙法案》的廢除,是一次轉機。《派拉蒙法案》於 1948 年頒布,判決美國電影製片廠不得擁有自己的院線,或要求影院對自己公司的影片獨家包銷。該法案的廢除,意味著製片廠可以重新全盤操控電影製作、發行與放映的三大環節。 Netflix 在該法案廢除後,簽署租約並正式接管紐約獨立藝術電影院「巴黎劇院」。巧的是,這個劇院同樣誕生於1948年,之前已歇業。有美國電影業內人士認為,Netflix 有一定的可能會繼續試水買影院,以希冀自己能真正和其他「五大」抗衡。

在傳統電影行業,公關也是每年頒獎季必不可少的一環。雖然好萊塢大佬哈維•韋恩斯坦因性侵醜聞離開了奧斯卡公關的舞台,但要想拿到足夠多的奧斯卡提名,為全球各地的學院成員進行多次特別放映,送電影周邊的贈品,暗戳戳的「黑」競爭影片,都是每年頒獎季的常用公關招數。比起預算捉襟見肘的獨立電影片商,一般來說,傳統大廠會拿出千萬美元的預算來衝刺奧斯卡。 

據雜誌《快公司(Fast Company)》報導,去年 Netflix 為製作成本為 1500 萬美元的《羅馬》砸下了 2500 萬美元公關費,參與奧斯卡競選,《羅馬》也不負眾望拿下了 10 項提名。公關相關人士透露,比起其他公司,Netflix 確實花錢毫不手軟。今年,「有錢任性」的 Netflix 用豪華派對和海量的宣傳攻勢繼續打公關戰。雖然今年 Netflix 的公共花費沒有具體披露,但從提名數量的驟升來看,Netflix 公關又打了一次漂亮仗。


《羅馬》

Netflix:我們在認真做內容

2020 年頒獎季上 Netflix 的成功,是它一直專注原創內容的一次爆發。毒眸在之前的文章《電影節上抵制 Netflix,已經沒意義了》中也談論過 Netflix 對導演和劇本創作的影響。具體到本屆奧斯卡提名影片來看,Netflix 的頒獎季大熱影片,黑幫片《愛爾蘭人》和《婚姻故事》分別獲得 10 項和 6 項提名,並一起入圍了最佳影片。

《愛爾蘭人》導演是馬丁史柯西斯,主演是勞勃狄尼洛、艾爾帕西諾、喬•佩西,如此豪華的陣容難得一見。這部長達三個半小時,充滿舊時代氣息的黑幫大片,已不算主流。還因需要使用面部年輕化技術,預算頗高。導演馬丁史柯西斯曾哀嘆,早些年他可以靠找李奧納多狄卡皮歐做主演,找到投資方拍原創故事。而《愛爾蘭人》在他心中醞釀多年,卻始終找不到投資方。 Netflix 的投資使得這部片子得以面世,並在上線首周吸引了 2760 萬觀眾觀看。

《婚姻故事》聚焦了一對夫婦在婚姻中如何走向不同選擇,「黑寡婦」 史嘉蕾喬韓森、和出演過星戰的亞當崔佛共同貢獻了不俗的表演。同樣,長達兩個多小時的《婚姻故事》題材稍顯冷門,有英格瑪柏格曼執導的《婚姻生活》珠玉在前,如果沒有 Netflix 參與製作和發行,該片恐怕也較難問世。  


《婚姻生活》

同時,Netflix 還收穫了七個表演類獎項,在劇本和視覺效果上也有提名,在紀錄片和紀錄短片領域也有斬獲。 在動畫電影領域,Netflix 的表現也頗讓人驚喜。

Netflix 製作的第一部動畫《Klaus(克勞斯:聖誕節的秘密)》和買斷發行權的法語動畫《 I Lost My Body(我失去了身體)》雙雙入圍了最佳動畫提名。反觀迪士尼出品的《冰雪奇緣 2》雖在全球豪取 14 億美元的票房,卻意外落選最佳動畫提名。  


《I Lost My Body》

《Klaus(克勞斯:聖誕節的秘密)》擁有獨特視覺效果。導演塞塞爾吉奧帕布洛說這部2D動畫使用了新的電腦技術,使得畫家對光影有了更精確的控制,從而電影看上去有了一種 3D 的效果,而這種手繪3D的時間成本和人力成本較高。法國動畫《 I Lost My Body(我失去了身體)》則充滿超現實主義色彩,在 2019 年的坎城影展上拿到了國際影評人周單元的最佳長片,這也是動畫片首次在此單元獲此殊榮。 Netflix 在這之後迅速收購了此片。

巧的是,這兩部動畫都是歐洲係作品,比起美國動畫因迪士尼一家獨大而趨向保守,低成本的歐洲動畫或許會因為在美學和敘事上的探索帶給我們更多的可能性。這也是頗有創新力的 Netflix 的原創基因的一次典型展現。其實,Netflix 並不是一開始就打算做原創內容,但每年高昂的版權費用和版權方隨時可能離開的壓力,讓它下定決心佈局自己的內容產業。

2012 年,Netflix 請來大導演大衛 • 芬奇拍《紙牌屋》第一季前兩集,那還是一個互聯網影視作品處於鄙視鏈底端的階段。而現在,已經沒有人覺得任何一個大導演和 Netflix 搭上關係有什麼奇怪了。   Netflix 的彎道超車,是從傳統大廠不願做或者無力做的事開始的。已故傳奇人物,《大國民》導演奧森•威爾斯的遺作《風的另一邊》頗具實驗色彩,2018 年被 Netflix 買下。科恩兄弟的反套路西部片《西部老巴的故事》,復活了現在鮮有人做的合集式電影,也由 Netflix 出品。而2019年的販毒主題電影《三重邊界》雖然口碑平平,但能集齊班艾佛列克、奧斯卡伊薩克、查理杭南、蓋瑞特荷德倫、佩德羅帕斯卡和安卓亞霍娜這樣的豪華卡司。


《風的另一邊》

還有很多這樣,或有票房風險或有高預算的作品,如果沒有 Netflix,可能暫時還無法面世。  

根據公開資料顯示,2018 年 Netflix 在原創內容上總共投入了 120 億美元,而 2019 年這一數字可能是 150 億美元。前瞻 2020 年,Netflix 的全新電影作品還包括「死侍」萊恩雷諾斯、巨石強森、蓋兒加朵一同加盟的動作片《Red Notice》,「蜘蛛俠」湯姆霍蘭德和「暮光男」羅伯派汀森主演的《神棄之地》和「謝爾頓」吉姆帕森斯新片《樂隊男孩》等,非常令人期待。 不止在電影,據美國媒體報導,僅在 2019 年,Netflix 就在原創動畫上投入了 11 億美元。據稱,平台有 70 部原創 IP 的動漫作品正在立項或製作中。其中就有與中國動畫工作室東方夢工廠合作的《Over the Moon》。從豆瓣電影條目看,本片講述一個小女孩為了尋找傳說中的嫦娥,自製火箭飛向月球的故事。影片預計將於 2020 年在中國院線上映,海外觀眾可通過 Netflix 平台欣賞到這一影片。 


Netflix 退出了 2018 年的坎城影展

其實在本次奧斯卡之前,Netflix 已經在各大主流電影節上走了好幾年。 2015 年,Netflix 出品的《無境之獸》在威尼斯電影節和金球獎上都獲得提名。 2017 年的坎城影展上,Netflix 出品的,韓國導演奉俊昊作品《玉子》和美國導演諾亞鮑姆巴赫作品《邁耶維茨家的故事》都入圍了主競賽單元。與此刻不同的是,當時Netflix 的作品獲得提名,外界還充滿抵制之聲。因為法國規定,在法國院線放映過的電影必須三年後才能在法國的流媒體上播放,Netflix 甚至退出了 2018 年的坎城影展,在 2019 的影展也幾乎沒有現身。

而此時此刻的 Netflix,誰人不心裡默念一句,前程遠大。 

本文經 微信公眾號 毒眸 (ID:youhaoxifilm)授權發布,內容僅有做字詞修改,保留作者所述內容,但不代表映CG 立場。如需轉載請聯絡原作者。


更多 Netflix 相關文章

風格化的角色設計教學!用 ZBrush、Maya、Substance Painter 等軟體製作超級...
重塑《小丑》、《米老鼠》等知名角色!用 ZBrush 與 Blender 打造的 3D 角色設計

相關文章

 
還沒有帳號嗎? 點此立即註冊!

登入您的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