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www.incgmedia.com/

漂流於宇宙中的孤寂,瑞士 2D 動畫短片《孤單航道》暢談網路社會的冷漠與疏離

深受國際動畫影展喜愛,2019 年也在金馬國際影展放映的瑞士 2D 動畫短片《孤單航道 The Lonely Orbit》,以獨特的冷調節奏、強烈的色彩風格,反映出網路社會的冷漠與疏離,打造出極度溫暖的故事氛圍,讓人心頭暖了起來,宛如寒冬的一碗熱湯。映CG 本次邀請動畫團隊 Team Tumult,聊聊故事的靈感與動畫創作心得。


Team Tumult

來自瑞士動畫工作室,由6位創作者組成,包含雙導演 Frederic Siegel 和 Beni Morard,動畫師 Marwan Abdalla EissaJustine KlaiberNina Christen,以及 2020 年初才加入、未參與《孤單航道》的 Daniel Harisberger。工作室專門為來自四面八方的客戶製作動畫,近期也開始涉獵短片製作。《孤單航道》是工作室第一部大型動畫短片,由多個瑞士電影基金會資助。

Web

Fb


談談《孤單航道》創作靈感?  

Team Tumult:故事概念源自導演 Frederic Siegel 在瑞士 Lucerne 藝術設計學院的畢業創作《Ruben Leaves》。在校期間,他感覺所有人際溝通與交流都移轉到網路上,變得很像一顆又一顆的衛星,透過虛擬的無線通訊連結在一起,卻缺乏實際的溫度與距離。因此他希望透過短片,連結親朋好友的關係,加強人際間的親密性,如同星球間原本存在的引力般,將距離拉近。  


故事中,主角宛如衛星一般孤單的漂流,是否可以分享故事設計上的意涵?  

Team Tumult:故事主要是藉由宇宙的衛星,來隱喻人類現實中的情感,因此主要分成兩條線,第一條是軌道上的衛星,在失去與地球的聯繫後,它為了獲得訊息,卻意外墜落,燃燒於大氣層。第二條線是關於一個人的故事,並與衛星的處境有著相似的情況,他的生活因失去與朋友的連結而感到茫然,當衛星墜落時,引發相關連鎖反應導致地球上的通信設備崩壞。作為衛星運營工作人員的主角,這時才發現到自己失去了網路,就無法跟親友進行交流與連結,於是他變得很孤寂,就像宇宙中的星星一般,渴望真實的、物理上的交流與連結。為了重新找回關係,他如同衛星一般進到了超現實的扭曲的地帶。我們想藉由故事表達,科技社會儘管帶來了方便,卻無法真正聯繫情感,因此結局主角也終於理解到實體交流的重要性。  

本片最大的挑戰是將這兩條故事線合而為一,創造出一個超現實又連貫的劇情動畫。

by 動畫團隊 Team Tumult

短片的製程大約花了多久?使用甚麼軟體製作?  

Team Tumult:大約花了兩年時間發展故事以及設計分鏡等前製作業。同時,我們也向瑞士電影基金會申請資金。獲得資助後,花了 10 個月時間創作動畫並逐步完成。我們使用傳統 2D 動畫製作的軟體進行作業,包含在 TV Paint 繪製動畫、用 After Effect 進行合成,並在 Premierre 剪輯及輸出。  


你們如何設計色彩腳本與構圖?  

Team Tumult:以藍、橘、白三色為本片的主要色調,打造出柔和、溫暖的氛圍,映襯出短片想傳達的孤獨感。特別是在太空場景中,三種色調相互搭配,能強化寂寞感。再來,團隊也嘗試用 CinemaScope 變形鏡頭,以角色爲中心,留下更多虛無的空間,以此傳達更深、更深的孤寂。  

團隊有五位動畫師,導演是怎麼給動畫師指令?能否分享動畫製作過程的想法與考量?  

Team Tumult:動畫製作過程並不複雜,兩位導演不僅為影片中大量物件(像是宇宙與衛星帶來的垃圾)製作動畫,還與其他動畫師一起在同個房間中討論、執行動畫製作,因此隨時都能領導團隊,朝向正確的方向邁進。導演 Frederic Siegel 希望對每個物體如何移動都有充分的了解,因此在動畫製作前,就已在所有鏡頭、Layout 和關鍵幀上描寫所需的動態。儘管導演有明確的方向,讓團隊能按部就班,照著導演的願景製作,然而仍有許多創作空間,其他動畫師能針對其他動態提出一些想法,這些大多是套用在配角上。這也讓衛星控制室中的群戲,有著更寫實、完整的動畫效果,值得一提的是,動畫師們有偷偷塞入自己的怪癖和動作,賦予這些配角更人性化、更鮮明的性格。


聊聊你們如何與聲音設計團隊合作,傳達畫面表現的孤獨感?  

Team Tumult:Thomas Gassmann 和 Kilian Vilim 是團隊的長期合作夥伴,因此已經建立默契,能很自在地討論出影片所想營造的氛圍。於是,我們嘗試以兩種不同的聲音景觀 (Soundscape),映襯出兩種截然不同的孤寂感,一種是在空曠的聲音景觀中,只能聽到衛星的「聲音」或根本聽不到任何聲音;一種則是用非常擁擠的聲音景觀中,不斷讓聲音重疊和分散。而這兩個相反的聲音景觀要如何與畫面取得平衡,可說是非常大的挑戰,畢竟不能讓觀眾感到無聊或不知所措。  


又是如何與配樂家合作的?  

Team Tumult:核心配樂家 Luc Gut 為《孤單航道》製作大多數的配樂和部分的數位音效。他從劇本還未完成時,就加入團隊,與導演討論關於配樂的想法。當時,他為所有曲目製作了相當粗略的版本,而導演也拿此作為剪輯動畫的參考,之後團隊開始與他進行一場「乒乓球比賽」-我們將動畫的段落送給他,然後他也提供目前製作的音樂給我們。就這樣,一步一步地完成了配樂與動畫的製作。

另一位配樂家 Norman Chambers 是美國的電子音樂人,我們在 Youtube 上發現並愛上了它的音樂,因此我們跟他請求歌曲版權,放進《孤單航道》中。而主角進到朋友聚會時的背景音樂則是 Geva Alon 提供。 

與我們談談瑞士的動畫產業現況?  

Team Tumult:由於瑞士是一個物價昂貴、土地面積小的國家,因此很難發展動畫產業-沒有足夠的人才、價格昂貴,導致客戶不敢委託。因此對於瑞士動畫工作室來說,必須找到一種實惠的製作模式,既能創造品質較高的動畫,也不需要耗費太多的勞力與時間。目前,許多工作室正努力在夾縫中生存,這也是瑞士影視動畫行業當今面臨到的挑戰。  

入選英國 WIA 世界插畫大賽!一窺《台灣食物人》如何將在地美食擬人化,發展個人風格的角色設計
虛擬人的時代來了?一探數字王國的「黑科技」數位雙生技術

相關文章

 
還沒有帳號嗎? 點此立即註冊!

登入您的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