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www.incgmedia.com/

【台北電影節】在地獄選秀節目爭奪轉生契機!專訪動畫短片《六道輪迴之可憐達人秀》團隊

真人選秀節目總是以大膽、超乎想像的表演,吸引著觀眾目光,再加上高額獎金的誘因,讓各領域優秀的達人無不蜂擁而至,在舞台上開啟他們的追夢之旅。然而當真人選秀節目改由地獄舉辦,參賽者必須以「最可憐」的表演,去爭取轉生的契機,又會是怎樣的故事呢?入圍第 22 屆台北電影獎最佳動畫片的《六道輪迴之可憐達人秀》就將東方地獄世界觀與真人選秀節目作結合,並提及自殺、環保、動保議題。而兩位來自香港的創作者-葉順成、何應權,也接受我們的邀請,與我們暢談短片的靈感來源,以及動畫製作的心路歷程。


《六道輪迴之可憐達人秀》團隊

由來自香港的動畫師葉順成以及劇場導演何應權共同創作。

葉順成(左)負責美術設計及世界觀創作、動畫製作及導演。

何應權(右)負責劇本創作,分鏡及導演。



聊聊《六道輪迴之可憐達人秀》故事靈感來源?  

葉順成:其實最初是想把《六道輪迴》做成一個知名的 IP,放在遊戲、人物公仔及動畫電影等商業項目上發展。於是 2017 年我形塑了整個地獄世界觀,並為其設計人物角色,先以桌遊的方式呈現在市場上,不久在韓國富川奇幻影展認識劇場導演何應權後,剛好這個計畫也入選了「第六屆香港動畫支援計劃」,於是我與何導演就開始著手開發動畫短片。由於短片是一個實驗性的創作,所以在劇本上我讓何導演自由發揮,他也基於《六道輪迴》的世界觀下,提出了《可憐達人秀》故事概念,於是我們也為動畫短片,設計出全新的角色,例如主角德哥與其他動物等等。

何應權:當葉導演提出《六道輪迴》這個比較沉重的世界觀,並希望要有不同的動物在陰間出現,於是我馬上想到-馬戲團。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下,我看到美國的選秀節目《美國達人秀》,看著表演者在台上展示自己最厲害的一面,我想到若在地府搞達人秀,讓人與動物以才藝爭奪轉世機會,感覺會非常有趣,同時又能表現社會議題。


動畫中,導演用選秀節目的方式,提到了環境保育、動物保護、自殺等議題,你希望短片帶給觀眾怎樣的思考嗎?  

葉順成:一直覺得人類行為已越來越過火,不僅破壞了地球的生態環境,還用各種慘無人道的方式去凌虐動物,動畫中有有幾個片段讓我特別深刻,像是基因突變的雞-阿肥代表著人類用了商業利益,所做出殘暴的飼養方式、鯊魚-阿珍代表手法殘忍的濫捕及大屠殺、四肢無力的北極熊-阿強,代表著環境資源的枯竭與耗盡。期望藉由動畫讓觀眾深思環保議題,並以實際行為去保護我們唯一的家園。

何應權:動畫是一個比真人電影更天馬行空的媒介,因此死後的世界用動畫來表現,不僅有更多想像空間,甚至能做到虛實交錯的奇幻場面。而議題不過是發想的原點、尋找共鳴一種方法,最後還是會回到觀眾的想像,包括對輪迴、贖罪、死亡有更多不同的想法,激出更多討論。

動畫中提出了輪迴的觀念,而兩位導演是怎麼看待「輪迴」?  

葉順成:首先我喜歡六道輪迴-前世今生、 因果循環的輪迴觀念,正所謂「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人類必須注意自己的行為,少做壞事、多行善德。而我小時候曾看過一些地獄刑罰圖畫,當時備受震撼,開始研究東方地獄世界內的角色,也漸漸喜歡上他們,例如閻王、牛頭馬面、黑白無常 、餓鬼、魑魅魍魎及各種各樣的刑罰,之後的創作都深受這些元素的啟發。

何應權:我曾經去過一趟西藏,於是我對當地的宗教與風俗民情感到著迷,有一個壁畫讓我印象深刻,它在說明動物是主人,只要人類一做壞事,就會遭受到牠們的處罰,這幅壁畫啟發了《六道輪迴之可憐達人秀》的故事主軸-輪迴思想其實是人本的思想,自己管理自己的體系,個體的行為並決定個體的未來。造業者會得業報,超脫者會成佛,整個運作很公平。 


談談合作時的心路歷程?  

何應權:因為這是我第一次製作動畫,所以在創作上與葉導花了很多時間磨合,修改了很多次劇本與分鏡,畢竟拍真人短片,如果想要多一個場景,可能只需要勘景等一些工作,但在動畫製作上,如果劇本多了一個場景,就可能要花一個月的時間完成,然後動畫製作大多都是由葉導負責,所以其實人力非常吃緊,我們只能回過頭修改敘事的方式。但也因此了解動畫是怎麼製作,原來可以在軟體中隨意擺設鏡頭,做出不同的運鏡,也可以用 Motion capture 去表現角色動作,因此是一個非常寶貴的經驗。


可以跟我們聊聊動畫的場景設計嗎?

葉順成:這其實是我第一次製作 3D 動畫。我曾在西方學習傳統繪畫等古典美學,於是我想將古典美學融合東方地獄世界的內涵,重新創造出一種帶有神秘色彩,卻也具有現代設計感的場景。於是我吸收了不少中國古文明的設計,特別是從戰國到漢朝,那種簡樸卻有著濃厚韻味的設計吸引了我。

而剛開始動畫是用「人面列車」去載亡靈,靈感來自於《六道輪迴》世界觀的一個地獄刑罰,墮入地獄的靈魂必須以勞務去贖罪,因此就可能變成列車去載那些靈魂。而有了「人面列車」的想法後,就想到輪迴可以用火車的概念去具象化,所以後續情節的「往天堂的路」就建立成車站的模樣。另一個想法是,車站是一個相遇別離之地,而生死、超脫不也是一種聚散嗎! 


動畫中的角色設計蠻獵奇的,像是貓是正方形的,雞肥胖的身軀卻只有小小的腳,可以談談這部分是怎麼設計的?  

葉順成:在人物設計上,我想用誇張的比列呈現出黑色幽默的感覺,畢竟《六道輪迴之可憐達人秀》是一部沉重的故事,北極熊、鯊魚、肥雞都是冤死的亡魂,我希望藉由黑色幽默的設計調性來中和沉重悲慘的氛圍,讓觀眾能笑中待淚。而貓的角色在劇本上其實是德哥內心的另一面,所以才會設計神似德哥的貓,給予兩個角色更關鍵的連結。

何應權:我想補充一點,由於德哥是精神病患者,整個故事都是以德哥視角做為出發。所以這些浮誇、不合比例的設計、甚至是與自己長得很像的貓,都有可能是德哥自己的幻想與投射,於是動畫中的角色設計才會如此獵奇。


動畫做了許多場景與人物,這其中覺得最困難的地方是什麼?  

葉順成:其實這是我首次使用 Motion capture 結合 Unreal engine(Realtime Render 技術)做角色動畫,所以在技術上有許多挑戰,畢竟 Motion capture牽涉不同軟體,所以在使用過程中,常常需要解決各種不同的 Bug。所幸這次邀請到專業的劇場演員,劇中有所角色(包含動物)的動作,都是由他發想,這跟傳統由動畫師所創造角色表演不同,以往都是用想像或參考的方式繪製,但這次是依靠演員靈活的肢體語言,去表現各式各樣的情緒,這帶給我很多啟發,原來「表演」其實有各種不童的可能性。

也由於這次動物設計蠻獵奇,所以在表演上常常會遇到不符合人體力學的動作,這時只能藉由 Realtime Render 技術,即時去看演員的動作放在角色身上會是甚麼模樣,並加以修正改進,以此創作動物角色的演出。

談談劇中的歌曲?

葉順成:在創作過程中幸運地遇到一位才華洋溢的年輕音樂創作人-薛德勇,他負責兩首歌曲的創作,並自彈自唱。配樂的製程,主要是由何應權先完成填詞,再交由薛德勇負責譜曲,因此對方是依據詞的內容自由發揮,我很喜歡歌曲中的「藍調」風格,為動畫增添了滄桑的的氛圍!

何應權:在動畫中我最喜歡的就是肥雞之歌,主要在劇本發想時,肥雞的設定就是一個歌手,牠每天被困在籠裡,所以牠的歌唱一定是很悲傷的。所以寫劇本時我很想讓肥雞唱一首關於食物的哀悼,像一首亡靈歌,同時也講出人類無盡的慾望。


開頭有提到「香港動畫支援計劃」,聊聊這個計畫對你們的幫作?  

何應權:其實它有點像是台灣的「短片輔導金」或「創投會議」,主要由香港數碼娛樂協會運作。它專門提供給動畫創作者資金,可以針對動畫IP或技術開發,另外也會有相關的活動,可以結交各領域的人脈,是香港動畫創作圈很重要的計畫。 

對於今年參與台北電影節,你有甚麼期待嗎?  

葉順成+何應權很感謝台北電影獎的評審們,從沒有想過《六道輪迴之可憐達人秀》會入圍,我們只想做一部血淚交織的故事,希望動畫能讓觀眾與評審感受到一份獨特的新鮮感!

葉順成:其實我和台灣亦有點緣分,2008 年曾經與馬念先先生和 PICKS 樂隊合作動畫音樂作品《垃圾風暴》,而我上一部動畫《沾寒沾凍》深受台灣人歡迎,感謝東森新聞把動畫 PO 到他們的社群,在臉書獲得三百多萬讀者瀏覽一致好評!真的感謝台灣的朋友們。

AECOM 建築顧問公司藉助 V-Ray 之力來實踐與邁向願景
遠距工作者的福音!NVIDIA 最新版本 vGPU 將提供更多工具、提升工作效率

相關文章

 
還沒有帳號嗎? 點此立即註冊!

登入您的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