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www.incgmedia.com/

用垃圾創作精緻的美術視覺!專訪華語定格動畫長片《女他》導演

身為90後的導演周聖崴,一進入訪談,就滔滔不絕地與我們分享創作《女他》時的想法與過程。一直都在拍攝實拍短片的他,首部長片卻以定格動畫的形式作創作,並驚艷影壇,成為上海電影節金爵獎中唯一入圍的中國動畫電影。耗時6年,從大學就開始創作的《女他》,究竟有甚麼魅力能擄獲評審的芳心呢?一起跟著映CG的訪問,來了解導演的創作歷程及想法吧!

周聖崴

1991年出生於中國湖南,就讀北京藝術學院。《女他》為其首部定格動畫長片電影,並入選上海電影節,影片中的美術創作更為上海昊美術館所收藏。大學期間,熱愛美術與藝術理論,在《女他》中,可以看到許多借鏡當代美術風格的創作,以及多媒材混合的運用。


聊聊《女他》動畫電影開始的契機?

《女他》這部電影其實是我送給母親的一個禮物。因為從小媽媽辛苦地在社會上工作,把我拉拔長大,想要用創作來給媽媽一個回報。於是在進入北京大學電影系的第一年,我就有這個創作的念頭,只可惜當時的人脈以及資源,讓我無法創作這麼龐大的作品,於是我花了很多時間,大二寫劇本,大三用撿來的垃圾去創作電影中的裝置藝術與道具,大四、研究所期間作拍攝。耗時六年,一步一步完成《女他》這部動畫短片。  


為何選擇以定格動畫的形式創作?

因為我從小就喜歡做手工,喜歡混搭不同媒材的物件,再來我是學電影的,所以我想把「影像」與「手工」結合起來,發現最適合的創作方式就是定格動畫。它有趣的一點在於,畫面所有的一切皆來自被攝體,透過影像,賦予被攝體靈魂。然而因為我不是動畫出身,所以初期的分鏡設計上,我用了很多電影的理論或鏡頭語言,像是蒙太奇、長鏡頭等等。但當我開始製作後,我也漸漸能掌握定格動畫的手法,不論是畫面的張力表現或動畫的運動方式。因此《女他》中,既能看到定格動畫的形式,也能看到電影的運鏡。

分享一下電影反映出怎麼樣的社會議題呢?

《女他》表面上看似講女性意識崛起的性別議題,但實際上,是藉由性別議題談人的慾望與權力機制,甚至可以理解成兩個種族之間的權力角力。電影中的高跟鞋與皮鞋,不一定要看成是兩種性別,也可以說是兩個不同的種族,只是其中一個種族的個體不甘於被壓迫的現狀,想要去爭取生存的權利,於是偽裝成另一個種族,在經過一翻廝殺與搏鬥後,雖然獲得了勝利,卻也被社會異化,成為了另一個壓迫者。而這樣的異化,其實也反映了某些社會運動下,衍伸出來的一些恐怖的情形,像是 me too運動,剛開始的立意非常良善,在壓迫下爭取自己的權益,但也會產生一些像是如仙人跳一般,指虛烏有的情節。一個社會運動會有好的一面,也會衍伸出壞的一面,所以《女他》的故事是在描述當代的社會現況。 


簡介一下《女他》的世界觀?

最開始的世界只有大自然物質,沒有鋼鐵、螺絲等人為物質。它是一個母性社會,由女高跟鞋所構成,並依靠固定能量就可以繁衍後代的社會。其中有一個女高跟鞋,她的小孩是有殘缺的,其他小孩都是完整無損的,於是遭受到霸凌與嘲諷,導致小孩離家出走,到了另一個新的世界-充滿鋼鐵等人為物質的廢土世界。她不斷用這些東西武裝自己,最後變成了以瓶蓋、玩具眼睛、假牙、鐵鍊組成的怪物。而她在廢土世界建造了一個皮鞋的社會與軍隊,並帶著軍隊殺回原本的世界,殺掉那些嘲諷她殘疾的鞋,並成為這個世界的首領。而她就是《女他》這部電影中,女主角遇到的大boss。上述所說算是電影的前傳設定,《女他》的故事也就此展開。


電影有 80% 的道具都是由垃圾組成,可以談談為何用垃圾作為電影的視覺風格?

剛剛有提到,因為沒什麼資源,所以就發起了一個「垃圾回收」運動,蒐集民眾不要的垃圾,進行再創作。這部分也想要借鏡義大利60年代所興起的「貧窮藝術」,利用垃圾或是不要的材質將它變化成藝術,而這樣的藝術流派發展至今,也與大地藝術或公共藝術結合,創作出無數風靡世界的藝術作品,於是我想將這樣的當代藝術概念,與電影作結合。讓電影的角色或是場景成為一種裝置藝術,可以做成影像,也能擺在美術館作展覽。


動畫中的角色設計非常獨特,聊聊主要角色的設計想法?

主要大多都是以「鞋子」作為人物的外觀,而這樣的設計有三個原因,第一是非常省錢,如同我上題所述。第二是因為大多數的定格動畫都是用「玩偶」作為主角,所以「鞋子」作為動畫主角的概念非常新穎。第三是鞋子是所有物件中,比較能凸顯性別特質的。  


另外,劇中登場大boss的外觀則是以瓶蓋、玩具眼睛等物質組成,在上述所說的劇本設定中,她不斷用物品來武裝自己,因此想要給她獨特的外貌,因此她的設計概念有兩個重點,一個是想營造出恐怖及令人害怕的氛圍,所以用瓶蓋、玩具眼睛、假牙、鐵鍊等物質,作出既古怪又奇幻的造型,另一點是想藉由這些媒材,傳達該角色渴求慾望的性格。  


動畫中的各種媒材所帶來的意象非常有趣,像是用夾子代表蚊子,或用襪子代表金錢,你是怎麼將媒材與意象作連結?

在電影中,每個視覺符號代表的意象是不停在流動的,沒有一種符號是從頭到尾代表一種涵義,比如說像是櫻桃,它剛開始代表著「長期被壓抑的慾望」,但到了電影的尾聲,它變成了消費品,代表著「商品化的慾望」,同樣的慾望的意象,卻隨著故事的發展,產生了轉變。再提另一個符號-襪子,它一開始並不代表金錢,在故事開頭的場景中,它是「有生命意識的生物」,然而到了工廠的場景,將襪子曬乾,它就變成了這個社會交易的貨幣,也就是「金錢」,這個符號的意象轉變有參考過現實生活中的物品-貝殼。以前,貝殼是一種生物,但後來它被人類當作了交易的貨幣。

我認為每個物件的意義本身就是流動的,它會隨著社會進展變成不一樣的象徵,所以我在《女他》中,不會讓每個符號只有一種涵義,它會被打破,並產生新的意象。

by 《女他》導演 周聖崴

分享一下電影中的場景美術設計

《女他》中的所有場景美術設計與一般動畫不太一樣,一般動畫都是先有概念藝術或想法,再創作場景美術,然而我是先蒐集垃圾,然後對垃圾進行分類,再根據材質、形狀做出一個個場景。所以做《女他》的每個道具或場景,就像在創作當代藝術品一樣,是一個藝術家的創作過程。每一個物件或材質的使用,都是身為藝術家的直覺以及創作本能,所以很難去說明。但值得一提的是,我希望每個場景都能呈現繽紛但恐怖的感覺,這兩個感覺並不會矛盾,因為在超現實主義的畫作中,常常在看似自然的場景像是藍天白雲中,置入怪異的元素,讓原本藍天白雲帶給觀眾的舒服感,反而變成了詭異。所以我在工廠的場景設計上,只在中間那塊畫上藍天白雲,其他的牆面都漆成死白,讓整個場景有種怪美感。而大部分場景都有借鑑超現實主義的藝術家作品,比如像達利或馬格利特等。


《女他》整個故事的敘事手法有點類似舞台劇,每換一個場景,就是電影的另一幕,為何會選擇這樣的設計?

這就要牽涉到拍攝的片場空間,《女他》是在我所住的老舊公寓拍攝的,我沒能像一般定格動畫的製作,有好幾個空間能同時開拍,我只能拍完一個場景再卸裝,搭建另一個場景,因為這個限制讓我不得不用舞台劇的形式表現。然而也因為這層限制,讓整個寓言故事有了舞台感。

在燈光設計上有經歷什麼樣的挑戰嗎?

由於拍攝的片場是在老舊的公寓裡,它的電流非常不穩定,所以幾乎每顆鏡頭的色相都不太一樣,但這也不是相機的問題,而是電流不穩以至於燈光的亮度與顏色改變。一開始我還絞盡腦汁地想辦法解決問題,但後來我發現這樣的錯誤反而讓電影中的光線是流動的,形成另一種風格。  

當你在創作上沒有現實的限制時,反而會被想法給囚禁。所以我認為有限制,才能創造出令人驚喜的作品

by 《女他》導演 周聖崴

聊聊《女他》無台詞的聲音設計以及配樂的概念?

《女他》的聲音設計思維是「聲樂合一」,配音、音效與配樂是融為一體,觀眾無法區分哪個聲音是音效哪個是配樂。舉例來說,觀眾在看傳統的動畫片時,是可以知道音樂何時進來了,比方說《神隱少女》的開頭配樂,這也是所謂的「音畫同步」,畫面到了什麼劇情,音樂就會跟著響起,讓觀眾更有帶入感。但《女他》則是另一種思維,有點像是國外電影流行的無調性配樂,它拉掉了主旋律,讓觀眾更專注在樂器的音色上,類似像電影《滅絕》、《異星入境》的配樂。簡單來說,觀眾聽到玻璃杯碰撞的聲音,它是個音效,但聽到中間的段落,它可能已經變成了配樂,到最後這個聲音可能又會變回音效,所以配樂團隊用了許多撞擊聲、純人聲、鳥鳴聲去創作,讓配樂達到「聲樂合一」的效果。

還有一點,《女他》的音效設計是平行於畫面,並帶有敘事功能,比方說將《女他》的聲音抽掉,單純只看畫面中的櫻桃在動,觀眾可能認為就只是櫻桃被動了一下,但如果把原本的水氣泡聲與女人歡笑聲加進去,與畫面結合在一塊,櫻桃的動就有涵義了,它就能夠成為敘事的一部份。為了要讓音效設計能與畫面融合,我當時寫了一篇1萬8000字的聲音論文給音效團隊,裡面詳細地說明了每個聲音的建構、聲音與畫面的連結、它所代表的意義,以及每個聲音的變化。但給配樂團隊的就不是論文,而是故事的情境,讓配樂團隊根據情境自由發揮。

未來有什麼樣的計畫?

這個月有一部新片開拍,是一部以偽紀錄片手法拍攝,並牽扯到新聞畫面、手機錄影等等影像手法,會是一部綜合媒材的電影。對於動畫創作,我會想嘗試以偶為角色的定格動畫,畢竟《女他》我將它歸類在「物動畫」,主角不是人偶而是物件。我喜歡各種創作形式的展現,因此我希望我的每一個創作都能突破舒適圈,並呈現具有實驗性的影像。

我熱愛各種不同類型電影,因為每部電影都能帶給我不一樣的觀影體驗,所以我希望也能帶給觀眾,更獨特的視覺或聽覺體驗

by 《女他》導演 周聖崴

更多台北電影節專訪​

以父子關係為題材結合口白敘事,專訪台北電影節入圍動畫《黃苦瓜》
台劇該如何展開新面貌?專訪《我們與惡的距離》製作人湯昇榮
 
還沒有帳號嗎? 點此立即註冊!

登入您的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