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www.incgmedia.com/

「色彩帶來的影像魔力,每個人都應該懂」專訪調光大師 Kevin Shaw

在電影、影像的製作流程中,從前期拍攝到後期處理,仰賴於各部門間的相互合作,才能讓影像呈現出符合預期的效果。在影片的製作環境中,「調光」都是非常重要的一環,在素材拍攝完後,透過調光師(Colorist)的巧手,調整影片的亮度、色相、彩度,抑或是加上一些特效,也讓影片的品質提升,凸顯視覺和劇情的契合度。

在調光產業擁有 30 年豐厚經驗的 Kevin Shaw,除了在調光領域中從事各式專案,近期更活躍於巡迴培訓、講師顧問工作。在接受採訪的一開始,Kevin 也回憶起調光之路的啟端,「在那個時代,只有實際進入產業才有辦法學到新的東西。」回到 1990 年代,Kevin 為全球領先的調光系統 Da Vinci 擔任起專業培訓講師,多年一路走來,更進一步打造了 International Colorist Academy(ICA)以及針對亞洲地區調光教學所以開設的 Finalcolor Asia 等學院,為更多同領域的工作者帶來國際性的專業培訓。透過這篇專訪,我們將更進一步了解調光領域的奧秘、以及 Kevin 大師對調光的精闢見解!


Kevin Shaw

Kevin 從 90 年代開始從事調色與影視後製工作,在 1998 為當時火熱的調光硬體公司達文西開創達文西學院,後來在 2009 又創立了全球調光師學院 International Colorist Academy(ICA),培訓的對象包括:亞馬遜、英國廣播公司、杜比、柯達、網飛、倫敦電影學院,德國電影電視學院,國家檔案和記錄管理局,英國電視電影學院,遊樂場遊戲工作室...等等。Kevin 更是杜比視界和達文西的專業認證合格講師。2019 年因應亞洲地區線上視覺製作專業人員需求增長,在台灣開設亞洲地區調光教學學院 Finalcolor Asia。

Finalcolor 官網
Finalcolor Asia 臉書粉絲團 


跟我們分享一下,當時是什麼原因讓您進入教育領域?

Kevin: 我熱愛教學,這樣做其實也有點「自私」的理由:教,就是最好的學。我也不斷地告訴我的學生們,最好的成長方法,就是把自己所知的分享給其他人、教別人怎麼做。當別人在問你問題的時候,你會思考,「我為什麼是這樣做的?」如果你的回答是「因為我一直以來都這樣做」,那其實不算是個好答案,這也代表說你還需要試著學新的東西。

而成立 International Colorist Academy 最一開始的初衷,可以回歸到我早年的職業生涯上。在那時,我們進入這一行必須要從助理開始,慢慢地從像是工程師、設計師上學習,而這樣的學習方法也是漸進式的。再加上,現在這個產業的技術也一直在演變,人們可以透過網路資源進行學習;我不禁想到,前面這些在產業累積 20、30 年的前輩們,他們的多年經驗可能容易失傳,因為新一代的調光師都傾向自行摸索。所以最一開始成立 ICA 的原因,就是要將多年以來的經驗帶給新一代的工作者;並且透過教學,也將新的想法、新的工作流程與製作技術,透過課程交流進一步傳遞開來。


對於導演、攝影師、製作人,甚至是贊助商,色彩的魔力對於任何人來說,都該更有沉浸感的。所以從前製的設計到後端產出,每個環節都應該要注意到這一點。色彩的魔力,對任何人來說都是傳遞影像訊息一個很好的媒介。

by Kevin Shaw

對於調光師以外的影像創作者,是否也得具備一定的調光知識與技術?

Kevin: 調光師的工作,是必須同時具備「技術」和「創意」的。技術層面上,因為必須要負責將具有規格的工作傳遞出來,理解空間的色彩學、素材的技術呈現;創意層面上,因為必須要確保理解導演的想法、攝影師的意圖,都要透過調光、調色傳遞給觀眾。這些多少會跟人類的心理學有點關聯,要看到別人看不到的,且也要在別人認定的限制中,做出不同的創意發想。這一切都跟顏色表現有關。​

以調光師來說,您覺得最重要的是擁有什麼特質?

Kevin: 對於影像團隊,像是導演、攝影師等角色,他們不一定要知道怎麼調光、調色,但應該要理解的是其中的工作原理、還有為什麼要這樣做的原因?第一個原因,無非就是讓影像變得更吸睛,人們都喜歡漂亮的事物;第二,就是賦予內容「連續性」,才能讓影像邏輯擁有合理的走向,例如在紀錄片中,不會被影片中的主敘述影響,明白這是講述事實。第三個理由,就是可以透過適當的顏色呈現,將故事內容作強化,可以讓人們對於其中的角色產生同情或是恐懼。所以,知道影像要怎麼調色,並不只是調光師的工作。

Kevin 與映CG編輯訪談畫面

現在有許多軟體、工具都加入了像是「AI人工智慧」的技術, 您怎麼看這樣的應用趨勢?

Kevin: 事實上,有一些調光、調色的工作是非常重複的。例如我在同一個場景中,在一本書上做了調整,可是場景中會有兩、三個不同的鏡頭,在拍攝時可能會因為角度,這些鏡頭得到的光線也就有所不同。這樣的工作,如果可以學著運用 AI 解決掉,那麼勢必會省下大量的時間。

其實從很久以前,軟體中就有像是自動匹配、自動平衡光線的技術了。但是目前來說,運用這些功能可以做到大量複製,但是不能做出主觀的決定。舉例說明,我決定將人物 A 有比較亮的皮膚顏色,人物 B 則是比較暗的皮膚顏色,只因為我想要讓觀眾可以多關注前者,然後暗示觀眾不要相信另外一個角色。這些想法,都是如果沒有「告訴」電腦,就沒有辦法進行的事情。所以在 AI 的時代,我們依然需要藝術家去告訴 AI 要做出什麼正確方向。而影像呈現上不同規格間的切換,我們當然也可以運用 AI 去做出調整,但是這其中的微妙變化,是 AI 目前學習不來的。

有了新的科技、新的創意,就像是燈光,你可以做得很好、也可以讓自己越來越精進,但是如果沒有人願意分享,這個市場的供給是非常狹隘的。所以我認為,這個市場需要加入密集的訓練系統。

by Kevin Shaw
調光工作環境

依照過往的經驗,您認為怎麼樣才算得上是一位優秀的調光師?

Kevin: 最重要的一個認知,那就是了解調光師不是只有一種工作型態。有的調光師是在拍攝現場的、有的則是在做後端校色,有的則是負責修復的工作。從事色彩工作的人做的也不只有一件事情。如果你是在一間廣告代理商、或是稍大一點的公司工作,那麼可能會身兼數職,包含拍攝、剪輯、特效以及校色調光,所以這樣的人也都需要在各方面都要有經驗。在高端的好萊塢市場,調光調色通常會被視作是專業的一個角色,在一個團隊中也會有人負責確認細節、前置作業,所以通常調光師就會更專注在自己的工作上。還有一些比較大的公司,也會有專門研究色彩的科學家,並跟調光師一起去打造新的工具與技術。

無論是在影像工作的哪一個環節,調光的任務,是要知道如何讓影像更有趣更吸引人。在認識色彩原理並且熟悉操控技巧的基礎上,看到一般人不會注意到的細節點,並且懂得運用技巧讓人們相信眼中看到的東西,進而讓觀眾感到驚喜,眼睛一亮。

Kevin Shaw 親自傳授調光知識

對我來說,一個好的調光師,就是不斷探尋還沒有碰觸過的視覺領域。

by Kevin Shaw

更多藝術家專訪

【發車啦!畢製老司機】Ep.1:一畢業就做金鐘動畫!專訪提摩西影像設計師沈家緯
從程式轉 Motion Graphics,巴勒斯坦動態設計師編寫 AE 腳本、實現自我創作!
 
還沒有帳號嗎? 點此立即註冊!

登入您的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