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www.incgmedia.com/

2020 年 AR 產業的三大趨勢:硬體市場興起、內容需求增加、投資上看百億!

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擴大,幾乎所有實體活動都受到影響,大家開始關注如何用虛擬方式去做現實可以達到的事,這時就不得不提到 VR 或 AR 產業。而講到 AR,專業人士都表明 2019 是「AR元年」。相比 VR 市場的蓬勃發展,AR機遇雖多,卻也佈滿荊棘。 VR 陀螺 整合了 2019 年 AR 產業的相關數據,將分析 AR 硬體、內容、投資市場的現況以及未來發展。


AR 眼鏡大幅增加,傳統企業紛紛競逐市場  

從 2019 年開始,有越來越多AR硬體設備如雨後春筍之勢冒出,搶攻市場。除了微軟、Google 等科技產業龍頭,也有AR硬體廠商推出新的產品。而最值得關注的是,在 AR 元年的影響下,大多原本並非AR公司的傳統企業也加入狀況,發布旗下的AR眼鏡或概念產品。例如 Vivo 和 oppo 等手機企業在2019年都發布了自己的 AR 眼鏡設備。手機廠商競逐 AR 市場並非巧合,就連龍頭 Apple 也早已被傳聞要推出新的 AR 硬體,現任 ceo 庫克多次在受訪時,提及對 AR 未來潛力:「AR 是下一個劃時代的產品」、「AR 將改變世界」等等。

除了手機廠商之外,一些傳統領域的企業也陸續加入,針對各不同場景推出不同的形態。如汽車廠商 BMW 宣布推出 AR 智能眼鏡 TSARAVision,以提高汽車檢測維修的效率。還有專門用於飛行員的 SA Photonics Pilot Vision AR 眼鏡,用於游泳的 Form Swim Goggles 和 Imaginationa Factory SwimAR。由此可見,越來越多企業競逐 AR硬體市場,呈現出百花齊放的狀態。儘管 AR 眼鏡對於企業來說,不是必要的戰略佈局,但是隨著許多知名企業的加入,AR 眼鏡在市場上的聲音和關注度卻得到了大幅提升。 

2019年至今 AR 產品一覽

AR 眼鏡搭配手機,將成為新一波的消費潮流?  

提到 AR 眼鏡的銷售,就不得不提 2012 年 Google 推出第一款 AR 眼鏡。原本計劃面向一般消費者,然而當時的硬體形態和體驗、環境等證明,消費者市場不接受該產品。因此,Google 也調整運營方向,轉向產業市場。數年後,名聲大噪的 Magic Leap 發布第一款產品,將重心放在一般消費者,以數十億美元融資作為後盾,構建自己的AR軟硬內容生態,除了硬體研發,在內容開發上投入了不少精力,成功聚集一批優秀的 AR 內容開發者和IP作品,包括《憤怒鳥》、《星際大戰》以及 Weta 工作室開發的《Dr. Grordbort's Invaders》等。但 Magic Leap 的戰不順利,2295 美元的高昂售價、內容生態的不足,讓銷售成績不盡理想,原定 10 萬的目標,卻只銷售 6000 套左右。此外,公司的負面頻出:抵押專利、離職……等。昔日的明星光環反而成為枷鎖,之後 Magic Leap 也不得不將戰略重心轉向企業,以求生存。

兩大巨頭都在消費者市場上慘遭滑鐵盧,以失敗告終。然而在 2019 年,借助 5G 技術的興起,AR 眼鏡消費市場又起死回生,迎來了新一批勇敢的消費者。剛剛提到多家硬體廠商推出新的產品,像是 NRealMAD Gaze 等逐漸改變了環境。舉例來說,在高通的推進下,手機+ AR 眼鏡的分體式形態逐漸成為主流形態之一。而分體式設計有效減輕眼鏡的重量,加上使用手機作為載體,使入門門檻大幅降低,同時手機上龐大的內容生態也為AR眼鏡帶來了更豐富的體驗。

除了硬體形態變化,5G 技術也為 AR 提供強勁的宣傳與銷售之路,同時,也越來越多廠商投入內容開發上。比如,日本通信商 NTT Docomo 向 Magic Leap 投資 312 億日元(約 2.8 億美元)資金,並取得該設備在日本的代理銷售權。 NReal Light 在聯通 400 家線下 5G 體驗中心試點展示,此外,NReal 還與日本 KDDI、韓國 LG U+、等全球運營商合作,推出 5G + AR 應用方案。

手機 + AR 眼鏡已是主流型態

AR 內容將是兵家必之之地?  

目前來看,分體式 AR 眼鏡已是主流形態,搭配手機的應用,不僅降低購買成本,同時也降低學習門檻。消費者只需購買AR眼鏡,便可以通過手機串聯眼鏡進行 AR 體驗,手機的操作不複雜,因此體驗 AR 不是一個全新的操作模式,而是基於已有的技術上搭建的一套使用方案。

在內容方面,過去幾年發展中,手機已經有完整且龐大的內容生態,分體式能搭配手機的內容,讓消費者直接進行AR體驗。雖然手機為AR帶來了內容生態,但這些內容雖然能夠觀看或者簡單體驗,實際上並不能將 AR、MR 應有的價值和魅力展現出來。因此,許多硬體發商也砸大錢聚集了數千名開發者,創建有趣的內容,比較完整的體驗包含《Invaders》、《Create》等,但也是 2018 年推出的。 


投資市場快速轉動,超越 VR 的百億融資 

2019 年 AR 投資市場表現也相當活躍。根據 VR 陀螺的 2019 年度融資報告,2019 年融資共 204 筆,其中 81 筆流入 VR 領域,融資額達 53.2 億。而 76 筆流入 AR 領域,融資額達到 128.9 億,遠遠超過 VR。相比 2018 年,市場對 AR 的投資出現了明顯的增長,儘管 AR 融資數量略輸於 VR,但是實際融資金額卻非常突出,大大超過了 VR 的融資額。其中,有 28 筆投資流入 AR 應用,13 筆投資 AR 技術,11 筆投給了 AR 硬體設備。值得一提的是,《Pokemon Go》開發商 Niantic 在 AR 遊戲方面分別融資 1.9 億美元和 2.45 億美元。

AR 在 2019 年無疑是投資熱點,背後的推動因素就是是 5G 技術的出現,這個消息讓投資者對 AR 市場反應積極。資本在 2019 年也明顯流向 AR 應用的開發,這意味著 AR 眼鏡開始正式應用於更多不同的產業與情況。 


整體來看,消費端 AR 眼鏡市場成熟度遠不及 VR,無論是硬體設備、系統、平台、內容生態,都還在非常早期的階段。在軟體層面,AR 市場的應用也集中在教育、培訓、工業等,很多應用還未完全開拓,因此,產業都在等具有吸引力的內容出示,並震撼全球的視野。  

當年《Pokemon Go》的出現,讓消費者了解 AR 的無限可能,產業都在等下一個《Pokemon Go》的 AR 體驗出示。

本文經 VR 陀螺 授權發布,內容僅有做字詞修改,保留作者所述內容,但不代表映CG 立場。如需轉載請聯絡原作者。 

更多 AR、VR 報導

《大畫特務》裡的開場動畫竟然是"他"畫的!?
玩轉網站動態,打造品牌的行銷利器!專訪版塊設計總監李明
 
還沒有帳號嗎? 點此立即註冊!

登入您的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