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www.incgmedia.com/

【動畫師看電影】從萊卡《大冒險家》認識定格動畫,淺談技術變革與創作思考

提到定格動畫 (又稱停格動畫) ,就不得不提好萊塢製作公司萊卡娛樂 Laika Entertainment (簡稱萊卡)。該公司發跡於 2005 年提姆波頓執導《地獄新娘》,直至 2009 年才推出第一部定格動畫長片《第十四道門》。該片以流暢的偶動畫製作和精緻的視覺特效,吸引全球動畫愛好者的眼光,也入圍第82屆奧斯卡最佳動畫片。10 年過去了,萊卡推出了五部動畫電影,皆獲得業界的讚賞及觀眾的肯定,部部入圍奧斯卡。究竟它有怎樣的魅力,能被業界譽為「定格動畫的先鋒」。映CG 採訪了台灣知名定格動畫工作室旋轉犀牛的動畫師唐治中,一起聊聊萊卡以及它的新片《大冒險家》。


唐治中

原是學視覺設計,因熱愛定格動畫,開始投入創作。現為旋轉犀牛原創設計工作室的動畫師,主要負責分鏡、編劇、動畫、調光、後製等工作。


分享一下萊卡在定格動畫業界有甚麼樣的名聲?

萊卡應該是當今最強的定格動畫工作室,他們的停格、人偶工藝已達到藝術價值的頂峰,就如同3D動畫之於皮克斯,手繪動畫之於吉卜力一樣,停格的第一把交椅應該就是萊卡工作室。雖然他們每一部電影,因為觀眾喜好不同,所以有不同評價。但提到動畫的精緻度、美感呈現、偶戲的動作複雜性,他們都是動畫圈的佼佼者。

原來萊卡是定格動畫界的領頭羊!那想問治中,以往看到的定格動畫都實拍為主,後製為輔,但萊卡似乎是實拍+特效並重,以動畫師的角度,怎麼看這樣的變革?

以動畫師的角度來說,首先我想先談定格動畫跟一般3D或手繪,比較不同的地方。定格動畫的角色動態製作比較依賴實拍,像是要重調動作,基本上就要重拍一次,它不能進後製微調,甚至是從中間在開始。定格只要做下去,就會有連戲的狀況,如果要重新調整幾格前的動作,就必須去複製當時的每個角色、場景物件的定位,會非常複雜且耗時。所以用特效創作可以減少現場拍攝時,動畫師調動作的壓力,以我自己的經驗來說,一人負責五個角色的動態製作,已是最大的極限,如果用特效製作,就可以不用管披風、毛髮、群眾演員等等,基本上可以更專心在單一角色或是兩個角色的對手戲上,做出比較細膩、有層次的角色動態。

針對此次入圍奧斯卡的《大冒險家》,有沒有讓你印象深刻的畫面?

我對主角遇見大腳怪的場景非常印象深刻,除了配色上讓人眼睛為之一亮,主要還是想看萊卡如何去創作叢林中的樹葉飄動,畢竟要製作這樣的動態是一個浩大的工程,但電影呈現的效果十分驚人,讓我嘆為觀止,只是我會希望電影能呈現出,叢林的魔幻感與神祕感,畢竟那是大腳怪第一次登場,若能在場景氣氛中引起觀眾的好奇心,電影會更加好看,但這樣要求似乎有些嚴格(笑)。  

我想治中應該是作為觀眾的角度去看《大冒險家》,那以業界眼光的角度去分析,你認為該片在技術上有甚麼突破? 

《大冒險家》一如萊卡過往作品,有著驚人的視覺效果,靈活的角色動態,氛圍也經營地非常好,讓人沉浸在它所打造的世界觀中。但我發現萊卡近期的電影,有開始朝向迪士尼的動畫表演方式,去做誇張的表情或肢體動作。只是如果要用定格動畫的手法去做,可能會有點難度。然而萊卡突破了動畫形式上的限制,去完成3D動畫才能做到的變形,讓人大開眼界。但以觀賞者的角度,我個人比較擔心,萊卡走的方向,固然突破形式上的限制,但也越來越像 3D 動畫,少了定格動畫的氛圍。當今的觀眾早已習慣皮克斯、迪士尼那樣精緻的 3D 動畫,萊卡以新形式的技術去追趕他們的步伐,也漸漸流失定格動畫的獨特性。

治中談到的部分,我也有所察覺,但我認為創作是一種「選擇」,每個團隊的選擇不盡相同,有的追求如 3D 動畫的樣貌,有的珍惜定格動畫原始表現,重要的還是讓製作手法與故事內容貼合在一起,你認為這個想法如何?  

這可能要回到為何選擇以某種形式來創作,影片的形式或媒材會影響整個風格與tone調。萊卡的停格、人偶工藝也已經是頂峰、趨於完美,公司老闆也願意去投資,去開發更先進的技術,所以萊卡在創作上是相對不受限的。但定格動畫本來就是在受限的環境下創作,逐格拍攝、用偶操作都是一種限制,但也因如此才創造這樣的畫面風格,所以萊卡的不受限反而讓它開始流失定格動畫的獨特風格。另外,我以別的角度去分析,《大冒險家》的票房是萊卡所有電影中表現最差,這可能顯示市場上對於電影的表現是失望的,或許這可能間接證明,《大冒險家》的獨特性明顯不如其他作品。對萊卡來說反而是後退了。

所以對於萊卡現今的突破跟走向,你認為是退步的?  

不能說是退步,同樣是定格動畫創作者,我仍支持他們在工藝美學或技術上繼續突破限制,畢竟他們這樣做,從分鏡到腳本,再到最後呈現,會有越來越多可能性。也許現在還未抓到風格與技術的平衡點,但如果他們哪一天做到既有3D動畫的無限表現力,又不流失定格動畫的風格,這部作品應該會非常受歡迎。搞不好萊卡退回一步,稍微讓一些道具或毛髮做一些材質上的變化,可能就會長出與現在這部片不一樣的氛圍。

剛剛有提到毛髮的材質變化,我想到此次《大冒險家》中主角大腳怪,它既是木偶,也在後製時做 CG 毛髮特效,你怎麼看這樣混合式的角色創作?  

我個人是樂見萊卡去做各式各樣的嘗試,只是我自己身為創作者,可能就不會跟他們走相似的方向。第一是 CG 能力沒那麼強,無法做到如此精緻的畫面,第二是我還是比較喜歡實體道具的樣貌以及真實空間的氛圍,就如同我前面所講,我認為過度加入 CG 可能會流失定格動畫的獨特性。這麼說好了,定格動畫有趣的點在於,它能賦予無生命的道具或戲偶靈魂,讓他變得如生物一樣活動,但 CG 動畫加上去,反而會失去活起來的感覺,會讓人覺得你是創造了新的物體,而不是讓原有物體有了靈魂或活性。就像你看定格動畫時,會感覺到玩具活了起來,它是介於真實與虛幻之間,而不是一個完全虛擬的世界。另外,CG 動畫已經能做到如同真實世界一般,觀眾分不清哪裡是真的哪裡事後治的,所以定格動畫創作者,包含我自己都應該思考這個形式在創作上的定位,我們想呈現什麼給觀眾。  

我想這也反映我前面所說的,創作沒有對錯,在於你怎麼做「選擇」,你如何讓形式、內容緊密聯繫。撇除《大冒險家》,你最喜歡萊卡動畫哪一部片?為甚麼?  

我很喜歡《第十四道門》,電影對於另一個世界的描繪,以及它的美術呈現都非常搶眼,甚至新穎。我認為有點黑暗、哥德風的樣貌是非常適合做成定格動畫,就不知道為甚麼。我想就如同你剛剛說的「選擇論」,只要選擇對的形式,就自然會產出特定風格,為電影加分不少。從《聖誕夜驚魂》、《地獄新娘》甚至是《第十四道門》,都不斷地驗證這個看法(笑)

《第十四道門》

治中提到的論點非常有趣,我印象中好看的定格動畫如《犬之島》,似乎也都非常陰暗,難道陽光、正向的內容,無法應用在定格動畫上嗎?  

我剛仔細思考,發現如果是太明亮、陽光的定格動畫,好像就沒有比較陰暗、有歷史感、有時間感的氛圍,而剛剛談的動畫電影中,似乎都有這些強烈的氣氛,例如說《犬之島》,就充滿垃圾、骯髒、混亂,所以用定格動畫似乎更能凸顯影像的力量,但《大冒險家》就比較陽光一點,可能是萊卡想要挑戰吧!當然身為創作者,也樂見用定格動畫,去實驗不同風格。  

謝謝治中,與我們暢談對於《大冒險家》的想法,並討論定格動畫在創作上的變革,也期待旋轉犀牛的新作。  


本文為 映CG編輯 葉致廷與旋轉犀牛原創設計工作室 唐治中進行對談的文字紀錄,經由雙方授權發布。

更多定格動畫報導

第 92 屆奧斯卡金像獎得獎名單揭曉!《玩4》擊倒《克勞斯:聖誕節的秘密》摘獎
GAME STAR 遊戲之星公布得獎名單!台灣獨立遊戲《Toys Lover~少女們的花蕾》奪雙獎
 
還沒有帳號嗎? 點此立即註冊!

登入您的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