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www.incgmedia.com/

點亮澳門時代變遷下的孤寂,動畫短片《燈塔》導演淺談創作理念與產業概況

攤開第 56 屆金馬獎最佳動畫短片入圍名單,大部分都是來自台灣的動畫創作者製作,唯有《燈塔》是來自澳門創作者之手,回顧歷屆名單,我們也鮮少看見出產於澳門的動畫短片,究竟該片有甚麼魅力能獲得評審芳心?映CG採訪了《燈塔》的動畫導演李沛榮 Jay,來談談動畫的創作歷程,以及對澳門動畫產業的觀察。 

李沛榮 Jay / 動畫導演

曾就讀荷蘭烏特勒支藝術學院動畫碩士班,在當地工作兩年後,回到澳門發展,年初以 Freelancer 身份從事 Motion Design、動畫及插畫類的工作。 

聊聊《燈塔》故事的靈感來源?

在澳門,有一座已經歷 150 多年歷史的東望洋燈塔,它曾經是小城的最高點,聽說地圖上澳門的坐標就是以燈塔的位置而定的,一直到現在,它仍然每晚營運著。我一直都覺得在城市中心存在一座燈塔是一件很神奇的事,知道它的歷史後,就更想用它為主題構想一個故事。而《燈塔》的靈感源於一段小時候的回憶,記得那時,我能夠從家裡的窗眺望東望洋燈塔。天氣好的晚上,射燈的光線甚至能觸及我家外牆,當時的我覺得相當驚奇。雖然到了今天,那個神奇的畫面已不復存在,但幸好我仍能從高樓間觀看燈塔的身影。  


動畫中,隨著時代的變遷,澳門的風景已截然不同,你對時代造成的改變有甚麼感觸嗎?

相信很多澳門人跟我一樣,對澳門近十多年來的巨變有所感觸。動畫中雖然沒有直接明述故事發生在澳門,但對於時代變遷的無力感確實源自我的生活環境。經濟發展為城市帶來新面貌,同時亦伴隨着舊風景的消失,這個似乎無可避免的衝突,教人無奈又惋惜。我希望以自己的方式去留住那些曾經存在的美好,這也是創作《燈塔》的初衷。

而選擇以「燈塔」作為本片核心的象徵寓意,則是認為光象徵著希望。熄滅的燈塔能夠重新亮起,就好像提醒著人們,即使被塵封於黑暗之中,也不要忘記滿懷希望。 


談談《燈塔》的美術風格?

背景主要是以數位手法模仿水粉的筆觸來創作,我個人很喜歡比較乾的媒材,因為乾燥的筆觸能夠營造出豐富的質感,讓畫面的內容更立體,同時使手繪的感覺更強烈。而角色需要從背景區分開來,所以選擇了相對潔淨的方法來表現。當時有參考過日本插畫師 Tatsuro Kiuchi 的作品,個人非常欣賞他對遠景的簡約處理和對材質的運用。  


可以分享一下導演是怎麼規劃短片的色彩計畫?

回憶部分給我的感覺是溫暖和感性的,所以選擇用暖色調來表現。現實部分是城市發展後的狀態,因此希望呈現比較工業化和缺乏人性的調性,所以選擇了用冷色調來表現。關於爺爺去世的那段,藉由黑色調表現主角沉重的心情,畢竟至親的去世就像世界一下子失去了色彩和光芒。  


跟配樂師是如何溝通的?有給他什麼情境或關鍵字嗎?

其實很久之前就看過配樂師參與的電影,覺得他的音樂總能提升故事的溫度,於是在製作初期就聯絡上他。在看過動畫草稿後,他也對這部片有興趣,從而促成了這次合作。在製作期間,我並沒有給他很具體的關鍵字,但我都會一直更新動畫的畫面,他亦會因應畫面內容對音樂做出適當的調整,當每次聲畫合成後,我們都會一起觀看並討論,整個過程中,一直保持緊密的聯繫。  

動畫從前期規劃、製作到完成大約花了多久完成?過程中最大的挑戰是什麼?

製作期大概有8-9個月,但更早之前就已經有了簡單的故事概念。挑戰主要來自兩方面,第一是時間規劃的問題,單是 storyboard (分鏡表)至少改了 7-8 個版本,大概用了 3-4 個月去雕琢,因此後面的製作期變得十分緊繃。  

然而我相信故事始終是動畫的靈魂,所以一定要把這部分說清楚才能開始真正的製作。

by 李沛榮 Jay 導演

另一方面就是人手上,我除了兼顧導演、編劇、場景美術、動畫及合成等工作外,還需要另外聘請兩名動畫師分擔角色動畫的工作。然而,澳門的手繪動畫師可謂寥寥無幾,要風格吻合又檔期許可就更加難,最後只好往澳門以外的地方去找。除了做製作外,我還要處理跟幾名動畫師、音樂人協調、跟進的工作,因此時間真的是相當緊迫,幸運地,我遇到的都是非常熱心盡責的伙伴。  

角色動畫主要是用 TVpaint 配合部分 Adobe Animate 去完成,背景全部用 Photoshop 製作,合成則用 After Effects。  


聊聊你對澳門動畫產業的觀察?

澳門人普遍對本地動畫認識尚淺,在應用上需求不算大,市場上大部分的都屬於 Motion Graphic 或結合 Live Action 方面的製作,客源也通常限於博弈產業及政府。這些現象跟澳門的社會結構和設計教育有很大關係,可以說,現行動畫行業只是起步階段。不過,可以肯定的是,澳門不乏用心創作的動畫人,與《燈塔》同屬「原創動畫補助計劃」的幾部本地製作,在今年初推出後皆獲得不錯的迴響,可見行業的未來仍有很大的發展空間。  

今年有幸入圍金馬獎,我感到相當滿足,當然拿到獎項更是錦上添花。作為一個來自澳門的動畫人,很期待能夠與來自各地的業界人士一同交流學習。

by 李沛榮 Jay 導演

【金馬 56 視覺設計訪談】尋找華語電影的「黑馬」!透過設計看每代影人的追尋
用水墨與金紙創造獨特畫風,專訪金馬獎最佳動畫短片入圍作品《看無風景》
 
還沒有帳號嗎? 點此立即註冊!

登入您的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