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www.incgmedia.com/

赴美求學、工作 10 多年,CG 燈光師 Danka 笑談產業與創作人生

「在美國,我遇過好多剛從台灣來的創作者,即使在不同公司工作,也都會互相聊近況,並給予一些建議與提醒」在電腦的另一邊,CG 燈光師 Danka 不時以爽朗的笑聲,與小編暢談在美國經歷的種種,仿佛我們是多年不見的朋友,讓人備感親切。也因為開朗、活潑的個性,讓她結交許多產業夥伴,進而獲得更多的工作,立足於美國的動畫特效產業,究竟她是怎麼辦到的?跟著映CG的腳步,一起來看看 Danka 的美國創作之路!


Danka Chiang 江玉衡

畢業於輔仁大學應用美術系動畫組,在台灣短暫工作後,前往美國 Ringling College of Art + Design 電腦動畫學系就讀。2009 年先後於 Gravity / Blacklist Digital / Mass Market vfx / Psyop 任職燈光師及 3D 相關工作。2013 年,以接案為主。2016 年,在 DNEG 為電影《星際爭霸戰:浩瀚無垠》製作燈光特效。其他知名作品包括《戰爭機器5》開頭動畫、蘋果聖誕廣告《Share your gifts》等。

個人網站

IMDB

Linkedin


闖入美國的教育環境,打下動畫創作的基礎  

當年從輔大畢業後, Danka 對自己的未來出路沒有明確方向,僅能邊工作邊思考。大約在 2004 年,她在台灣國際動畫影展(現為台中國際動畫影展),看了許多國家的動畫短片,其中對 Ringling College of Art + Design (以下簡稱RCAD)這個學校的學生作品留下深刻的印象,不僅是因為他們的創作非常出色,該學校的老師也正好來台舉辦講座。在一次因緣際會下,Danka 與該名老師聊天,雖然當時英文很不流利,只能請 AAU 學生幫忙翻譯,但也多虧這場對話,讓她了解 RCAD 的授課方式與課程內容,也就此確立了目標。於是 Danka 就帶著熱忱,跳過就讀語言學校的步驟,直接跑到美國就學。

「當時跳過語言學校是認為,自己的英文詞彙已經學了不少,只是缺乏會話與聽力的訓練,深入美國教育環境,就能逼自己去聽去對話,也能省下不少時間。」談到國外電腦動畫學系的課程,Danka 表示,跟某些大學一開始就專注在 3D 創作不太一樣,RCAD 比較偏向傳統動畫教育,從迪士尼的 12 項動畫法則到傳統繪畫等基礎美術、手繪動畫課程都有。特別是就學那年著重在「認知動畫的原則」,所以會學動畫的各項工作-包含從材質、燈光到綁定等等,畢業製作則是一個人做幾分鐘的動畫短片,因此可以說,自己從 RCAD 學習全方位的工作技術呢。 

RCAD 時期生活照

專注於燈光設計,在工作中累積人脈  

儘管學習了全方位的動畫製作,Danka 還是得在創作中找到屬於自己的方向,她表示,曾有老師稱讚過自己的打燈技巧與美感,讓她注意到在這方面的天賦,於是在畢業製作《Deng Long》中,她嘗試了許多的打燈方式,一步一步往燈光師的方向邁進。提到成為燈光師的必備條件,Danka 說:「最重要的還是充足的攝影知識,畢竟燈光與攝影是密切相關的,你必須了解攝影機的擺設,才能知道要架哪個方向的燈。這會影響觀眾看到物體的感受或環境的氛圍。例如說,要製造恐怖的感覺,你就必須由下往上打亮角色,而如果是打 3/4 的燈,角色的臉就會變得比較柔和。」  

0
 Advanced issue found
 

重點是要思考用怎樣方向的燈,去訴說畫面的故事

by CG 燈光師 Danka

就業初期,Danka 在紐約的小型動畫公司從事燈光與材質工作,然而 2010 年,美國動畫特效產業的景氣不佳,Danka 突然面臨到被裁員的困境,她必須在幾週內找到工作,否則就無法握有工作簽證,必須回到台灣。雖然當時的狀況很緊急,但人緣極佳的 Danka,靠著前同事的介紹,很快就找到新工作,讓也深感人脈的重要性。「到美國或世界各地工作,人脈真的很重要,它能幫助你持續在這個產業打滾,像我在當Freelancer期間,很多工作都是之前同事或合作夥伴的推薦。」  

化逆境為轉機,分享申請 O-1 簽證的經驗  

時間來到 2012 年,當時 Danka 從紐約轉往洛杉磯工作,又再次面臨到景氣不好,被解雇的困境,雖然感嘆大環境的變化,卻從事特效工作的台灣好友口中,認識一個專門解決移民、簽證問題的律師。於是她開始準備資料,申辦 O-1 特殊人才簽證。要怎麼獲得簽證?Danka 說明:「首先你要有美國公民身分的代理人擔保,才能申請簽證,再來,要有作品證明及大約10封的推薦信,但我認為這部分比較好處理,畢竟要辦簽證的時候,我已經工作4年左右,在業界累積了不少人脈,像公司老闆或主管,他們都蠻願意寫推薦信。這僅是基本條件,如果有獲得國際獎項肯定,會更有助益。」

提到從台灣到美國工作一事,Danka 分享一些經驗與建議:「我曾聽過一個台灣女生,在國內工作八年,想換個環境重新出發,於是她跑去就讀 AAU,一兩年後就在美國工作,我想這也是比較快能進入美國工作的方式。先從相關學校獲得 OPT 簽證,累積人脈關係,方能找到就業機會,如果一開始就跨海寄履歷,大部分的人資可能都會擔心你能不能過來,而不敢用你。」在找工作方面,Danka 也建議去比較有名的公司,會有較高的機率獲獎,這不僅能讓作品集看起來更耀眼,還能幫助簽證的申請。

與各國藝術家一起工作,結交人脈

在美的接案人生,以實戰經驗克服層層挑戰 

解決完簽證問題,Danka 從 in-house 轉為 Freelancer。除了工作時間更有彈性,她也提到美國的產業趨勢。「在美國的動畫特效產業,Freelancer 是很常見的形式,甚至可以說與 in-house 的比例是 1:1。而接案的優點,在於可以根據案型與經歷的不同,報不同的價格,比起 in-house 給固定的薪水來說,彈性比較大,賺的也未必較少。」加上在業界打滾多年,早已累積許多人脈,不太需要擔心案源的穩定,就算手上沒有案子,也可以主動寫信詢問各大公司。

近幾年的工作經驗中,最特別的就是在 2016 年,去參與《星際爭霸戰:浩瀚無垠》的特效製作,這部電影是由全球最大特效公司之一的 DNEG 負責。最讓她印象深刻的是,跟過往常參與的廣告案相比,電影特效分工很細,燈光師只會專心做燈光,材質等其他工作則由別的藝術家創作,於是「溝通」就變得很重要。舉例而言,建模部門更新內容,燈光部門所有人都要被通知到,才能保持該物體在不同鏡頭的一致性。而在電影製作過程中,Danka 也必須學習新的動畫軟體 Clarisse iFX ,以符合公司的工作流程。「不同公司都有屬於自己的工作流程,有的可能是商業考量,有的可能是創作考量,不論是甚麼,我們都必須從中學習。有了經驗後,才能去克服各式各樣的挑戰。」Danka 也提到做《戰爭機器5》遊戲動畫的經驗, 由於這家後製公司規模較小,Pipeline 系統沒有像專做電影特效的公司那麼強大,導致整個創作流程有點繁雜,但根據過往的經驗,讓她了解要花更多心力在溝通上,才能有效整合各部門的創作,完成專案。


在快速發展的產業,走出自己的康莊大道  

提及近年來的產業趨勢,Danka 發現越來越多影集的案子,15、30 秒的廣告案幾乎沒了。主要是因為 Netflix、Disney+ 等線上串流平台興起,影集需求量增多,讓製作公司開始做影集,進而發包相關特效製作,這也導致特效業沒有所謂的淡季、旺季,因為每季都要有內容產出。另外,科技公司的相關工作也越來越多,像在 2018 年有做到蘋果聖誕廣告《Share your gifts》的燈光設計。  

近年參與影集《星際爭霸戰:畢凱》的特效製作  


回顧過往 10 年,從 in-house到 Freelancer 的工作經歷,Dank a認為動畫特效產業變得越來越蓬勃發展,接到的案子也越來越多。至於未來的計畫,Danka 則是持開放態度。「當老闆有太多商業的考量,不見得適合我,現在的工作與生活是我喜歡的步調。但會想去其他國家看看,畢竟動畫特效產業是無國界的,在紐西蘭、澳洲、加拿大、新加坡都很盛行,像我在倫敦短暫做四個月時,有遇過紐約公司的同事過。所以不排除更多的可能性!」Danka 總是以笑容去訴說一路上的挑戰與經歷,讓整個採訪過程充滿歡笑,編輯認為也是因為她活潑開朗的個性,感染了身邊的同事與朋友,才有如此廣闊的人脈,並在美國動畫產業有自己的一片天。

0
 Advanced issue found
 

現在資訊發達,什麼樣的教學跟經驗分享都有,重點是對於學習不要有任何猶豫,要保持活到老、學到老的態度,才能站穩產業,不被時代洪流給淹沒。

by CG 燈光師 Danka

更多海外職人專訪

CHAOS CLOUD 有多簡單?TILTPIXEL 用哈爾濱歌劇院實測告訴你!
HTC 推 3 款 VR 新設備 VIVE Pro Eye ,配備最新技術、高畫質、精準追蹤效能等優...
 
還沒有帳號嗎? 點此立即註冊!

登入您的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