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www.incgmedia.com/

讓動畫作品擁有百萬點閱率?一探 YouTube 短片播映頻道的運作模式

無論是在 YouTube、Vimeo 等影音平台,或是選擇參加影展、影節,都是動畫創作者們讓作品廣為流傳的最好機會。尤其在 CG 領域,就有專注經營動畫短片放映的 YouTube 頻道,擁有絕高的全球訂閱數,成為許多影人選擇投放的管道。藉由 國外媒體 Cartoon Brew 的案例分析及專訪,我們一同來瞭解第三方播映平台背後的運作模式,以及影人又是怎麼看待這樣的合作模式呢?


主動聯繫上、或是等待平台聯繫

TheCGBrosCGMeetup 這兩個頻道都是主要播映獨立動畫短片,頻道也都以此成為了品牌。TheCGBros 的創辦人 Shaun、Bill Johntson 分享了他們如何策劃他們的媒體頻道,也就是「一半以上的團隊夥伴,時常地搜尋網路上的作品,並且從影展等相關資訊中獲得來源」。當他們發現有適合自己品牌的短片時,TheCGBros 就會向創作者發送「邀請函」。

文章中舉例,來自美國的Lucy Xue 和 Paisley Manga,在 2016 年以自己的學生作品《Course of Nature》,在 Vimeo 平台上被 CGMeetup、TheCGBros 被挖掘。本來在 Vimeo 平台上獲得了 2 萬多次的觀看次數;但就在幾周後,這項作品在 CGMeetup 的 YouTube 頻道中獲得了 750 萬的觀看次數,而在 TheCGBros 獲得了驚人的成績 – 高達 1930 萬的觀看次數。

實際上,TheCGBros 的平台提供了作品的送交申請表格,送交作品申請後,平台將會「根據 YouTube 的規範」來篩選可供播映的作品(CGMeetup 也有類似的表格)。依據 TheCGBros 所說,評估短片是否能夠入選的標準,包括故事性、情節連續性和角色發展,且以滿分 5 分為標準,俺片必須至少要有 3.5 分才能被接受並上架。


吸引觀眾欣賞電影

由於大多數的動畫創作團隊,最多每隔幾年發布一次,使得他們無法建立可觀的 YouTube 粉絲群。CGBros 解析,如今以「個體戶」的角度要獲得一定的網路聲量是比較困難的,而且通常只會限縮在單獨的平台上。對一個作品來說,要被看到,首先就要先被「找到」。對於這樣的第三方頻道品牌來說,他們對於大眾就像是一個「電影院」,是這些創作者的「發行者」。

當然,還有許多平台可以吸引受眾,但不能否認的是,YouTube 仍是現在最大的平台。TheCGBros 和 CGMeetup 的訂戶總數達 700 萬,擁有穩定的觀眾群體。去年,來自德國的 Jenny Harder 憑藉短片《Being Good》在TheCGBros 頻道獲得了 120 萬次數、在 CGMeetup 上也獲得了 430 萬的觀看次數。在 Vimeo 上,該短片的點擊量則低得多,只有 9000 的觀看數。導演 Harder 表示,她對不同的平台投入的心力是一樣的,但發現 YouTube平台的觸及往往能夠更具影響力。

積極推動短片觸及率

儘管這兩個頻道都有大量、穩定的粉絲,但光靠上傳影片,並不一定能帶來「病毒式的傳播」。TheCGBros 的創辦人自己也說道,「沒有任何渠道可以保證觀看數,除非他們用不當手段進行累積。」TheCGBros 也有制定發佈日期、時間的策略,例如運用封面縮圖、敘述內容,確保觀眾對短片首映有最佳的反應。

在社群媒體上推動短片也可以增加機會,無論是在 Facebook、Instagram、Twitter 和 Reddit 上發布訊息,都會有所助益。回顧 《Course of Nature》 的在線發行版,導演 Xue 和 Manga 表示,由於在社交媒體方面缺乏經驗,所以一開始要分享時是有點怯步的。而起初在頻道上的播映,也幫助他們累積起信心。


更容易受到業界的青睞

儘管 TheCGBros 的大部分訂閱群體是「普通觀眾」,但其中也不乏有一些產業的專業人士,例如 CG 和特效工作室、軟體公司、電影公司等。獲得這種曝光量可以使自己的作品和技能曝光,對畢業生進入職業生涯尤其重要。

就在從Ringling藝術與設計學院畢業後,《Course of Nature》的兩位創作者 Xue 和 Manga 將自己的作品放到了 YouTube 頻道上。「這確實幫助我們獲得了一些 Freelance 的案子;而且在一些活動的時候,也很驚訝地會發現,有一些人在線上平台是看過我們作品的。」

而Harder導演的《Being Good》一作,具有可以發展成長篇電影的潛力,由80位來自世界各地的藝術家在空閒時共同創作而成。就在發佈不久後,導演Harder也獲得了動畫藝術總監的職位,「由於這部作品的關係,我們很多團隊成員都獲得了工作機會。」同時,團隊的成員也能將此作宣傳給更多節目、電影團隊,包括 Netflix。


考慮線下的播映管道

而已獲得近 140 個影展影節入圍、35 個獎項的短片《Darrel》,在 CGMeetup 上發佈時,2018 年的觀看次數就已達到了 500 萬。然而在影展、影節中有一定的成績,不一定會帶來同等的線上播映效果。導演 Briones 和 Carabantes表示,若要在線上、線下都同時獲得成功,幾乎可以說是「巧合」,但是都可以帶來獎金收益、產業認可。除了某些影展節日有「獨家授權」的要求之外,一些銷售代理商也會要求一年或以上的「獨家授權」,以便銷售給電視頻道等。

權衡利弊後,普遍電影製片人會選擇六個月、一年或兩年的獨家授權。《One Small Step》的幕後創作團隊–來自美國的TAIKO Studios,就曾為此短片製定了一個非常具體的目標:要拿下奧斯卡獎。「直到2018年9月為止,我們都只在影展和私人活動上演出。它所帶來的價值,似乎超過了僅將其放在網路播映的短期收益。」就在奧斯卡預選賽結束後,這部短片也繼續在線上和許可協議中放映。

就在《One Small Step》滿足「在幾個月內不能公開」的協議後,團隊會將其暫時下線,待合約到期後則會再次將其公開。儘管他們的策略在線上、線下都取得了成功(總計入圍了 69 個影展影節、取得了 31 個獎項),但他們認為,「獨家授權」仍然是創作者非常痛的難題,尤其是剛起步的新銳、獨立創作者來說,都會多少影響到生計。


能否賺取廣告收入?

諸如 CGMeetup 和 TheCGBros 之類的 第三方 YouTube 頻道,通常是通過廣告收入來賺錢的。但是在 Cartoon Brew 的五個案例研究中,有四個是向頻道免費提供短片播映權利的。《Being Good》導演 Harder 說,「金錢是我們考慮的事情,但那時對我們而言並不重要。我們已經支付了所有相關的節日費用,從來沒有真正打算用短片賺錢。因為這是一個充滿熱情的專案。」

當被問及可能的收費或廣告收入分成時,《Course of Nature》的 Xue 和 Manga 說,他們當時都是經驗不足的學生,甚至沒有考慮過進行談判的選擇;所以如果是現在,就會有不一樣的選擇。

儘管現在的各渠道會時不時地進行財務談判,但大部分的短片仍然採用的是「互惠」的模式。當被問到這一點時,TheCGBros 表示,他們以廣告收益來獲得服務運作的資源,「有很多人也會問我們說,為什麼不和創作者分享平台的收益。」創辦人指出,在 YouTube 的世界中,擁有高度的點閱率並不依定會帶來同等的財務收益,「當觀眾觀看 YouTube 中放置的廣告時,他們會依據點閱率來分享佣金。如果他們只看影片但不點擊廣告,則不會產生任何收益。如此一來,我們有時候會賺錢、有時候卻不會。我們永遠不會事先知道會發生什麼。」

對於T AIKO Studios(《One Small Step》的創作團隊)來說,他們也與不同的平台、渠道擁有不同的協議,這些協議也是逐案協商的。由於每個合作夥伴有所不同,所以也要確保合約不能互相侵犯,「創造這部作品的初衷並非是為了賺錢,是為了要來當作我們團隊的招牌,象徵著我們有能力、並且非常渴望創造出這樣的作品,能讓越多人看到越好。」


確定是否獨家播映?

而 Cartoon Brew 接觸的五部短片案例,TheCGBros 和 CGMeetup 頻道都上架了三部,而 CGMeetup 上擁有獨家的 2 支短片授權。創作者(版權持有人)自己在 YouTube 頻道上也刊登了三部;在 Vimeo 頻道上都發佈了自己的短片。TheCGBros 表示,使用權的專有權始終取決於您。

這就引出了一個問題:在更多頻道上放映影片,這樣做是否會有幫助?如果和第三方的 YouTube 頻道達成了收益分潤的協議,那麼將影片上傳到自己的頻道可能會減少收入。短片《Ur Aska》的導演 Hild 補充說,「做為創作者,如果可以在有限度的空間內累積點閱率是更好的,如果不這樣做,很難了解影片的發散範圍。」但是,如果是為了純粹要累積觀看次數,就最好盡可能地擴散平台的播映管道。

而為了要建立明確的品牌聯想,《One Small Step》的團隊也決定將自己的短片放映在自家的 YouTube 頻道中。為了要保持,他們將短片上傳到了官方的 Vimeo、YouTube 頻道,然後在 Facebook、Twitter 和 Reddit 等其他平台上都分享了影片連結。對於團隊而言,這還有一個額外好處:「如果因為授權合約,又要再次轉為非公開,這樣做易於管理。」

Cartoon Brew 得出結論,那就是沒有絕佳的方法可以吸引潛在觀眾。正如《One Small Step》的團隊所說,這一切都取決於當下作品誕生的時機,以及是否符合團隊們的需求。正如所有短片的播映策略表明的,每部電影的目的都有所不同。


參考資料:Cartoonbrew

更多動畫短片系列文章

與幻想朋友一起遊玩,帶你認識觸覺 VR 體驗《PumpingLife 跳動生命》
Issue 42:品牌加值術新進化
 
還沒有帳號嗎? 點此立即註冊!

登入您的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