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www.incgmedia.com/

台灣特效產業怎麼「玩」?專訪《我們與惡的距離》特效指導潘胤余

在上一篇文章台劇該如何展開新面貌?專訪《我們與惡的距離》製作人湯昇榮中,我們了解到身為製作公司,如何協助劇組完成電視劇的創作。而負責特效製作的公司,又是怎麼與製作公司、導演劇組合作的呢?本次由經濟部工業局指導,DIGI+ 數位經濟產業推動辦公室主辦,財團法人資訊工業策進會執行,於 7/10 舉辦「數位娛樂 IP 商機暨影視製作規劃與案例分享」論壇活動,廣邀國際知名的數位內容業者來台交流。論壇中也同時邀請到《我們與惡的距離》綠野仙蹤電影特效的特效指導潘胤余現身分享,這次的專訪中,我們將與特效指導潘胤余一起從《與惡》一作出發,聊聊台灣的特效現況與未來!


潘胤余 

綠野仙蹤電影特效有限公司視覺特效指導。2014年成立綠野仙蹤電影特效有限公司,為大中華地區各式電視電影戲劇投入視覺特效合成的創作,除了國片戲劇的視覺特效製作以外也參與金馬影展、台北電影節影展等動畫製作。近年參與電視 HBO 影集「通靈少女」、「我們與惡的距離」、Netflix 植劇場「夢裡的一千道牆」的視覺特效工作,作品觸及國際。



可以跟我們聊聊這部作品中,團隊主要負責哪些特效工作?

實在前期規劃上,我們就已經有開始跟劇組溝通了。記得印象比較深刻的是,在前期溝通時就有提到可以少做一些電腦、手機螢幕的合成,因為這些東西既花錢又很難看出視覺效果,於是現場實際拍攝的機器螢幕,都是讓真正的畫面在跑。另外在新聞 BAR和每集的片頭上,也有與劇組密切討論如何設計,最終產出不同的版本。

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那顆廣場停滿 SNG 車的鏡頭。一開始我們希望這顆鏡頭可以有不一樣的表現手法,例如說很大的搖臂從空中搖下來,讓整個廣場畫面都是車。但實際討論過後,考慮到這顆鏡頭不需要太大費周章;同時因為只有一台車可供拍攝,加上也沒有輔助的器材可以讓攝影機連續地拍同一個角度。所以最後的折衷辦法,是將鏡頭架在高台上面定住,用移車的方式讓車停在該停的位置。過程中有遇到一個問題是:「要怎麼停,才不會跟另一台車重疊到?」同時因為現場沒有對位機,所以只能採用最傳統的方法。大膽地在徵求劇組的同意下,直接拿起白板筆開始畫,從不同角度才最終完成這顆鏡頭。

SNG 車一鏡的合成前後對比(影像來源:綠野仙蹤)

除了本作的特效工作,還有什麼令你印象深刻的部分?

因為這次是 4K 高畫質的版本。剛好現在團隊的設備環境還在過渡期,所以跑4K 的版本讓工作負擔比較重,尤其在畫面的細節上有更多呈現,所以算圖都要跑很久。但看到後來的成果是不錯的,看著新聞畫面、片頭的呈現,讓我覺得即使是片頭上的文字都會產生一些影響力。雖然自己參與工作時,已經看這些畫面看到不想看了,但自己也還是從第一集追到了結尾。看的過程中還是會覺得很想哭! 



在 4K 的製作上,有什麼挑戰、怎麼克服的?

在 4K 的製作上,有什麼挑戰、怎麼克服的?

我們知道,4K 並不單純是 2K 的兩倍,而是四倍。最簡單的詮釋,就是要用四倍的時間和努力來完成這些鏡頭;當然這樣是比較數學的算法,但是以電腦運作來說卻不是這樣算的。對我們來說,檢查畫面、Preview Render 的時間就要花比平常多兩倍以上的時間。一開始,我們現在的螢幕還沒普及到都有 4K 畫質,所以我們在檢查的時候,會不太確定這個細節是不是有做好。於是我們也準備蘋果的 5K 螢幕拿來播放反覆確認。

您認為,綠野仙蹤特效團隊的最強優勢是什麼?

我們公司比較強項的地方,則是在開拍前就加入劇組在溝通。因為我們也是從現場出來的特效團隊。一般的製作特效工作人員,可能就是在電腦前面做個五年、十年後變成了 Supervisor,但是派他去現場看畫面,遇到的問題可能這輩子都沒有遇到過,只能硬著頭皮去解決這些問題。片場拍攝時常會遇到很多問題,但有些並不是要特效團隊自己要吞下去,而是應該要想方法去解決這個問題。如果你不想,也沒有人幫你想!遇到 就會欺負你,反正就這樣拍了,要做出來就對了。

我們公司的夥伴,本身都是導演組、製片組甚至是美術組出身的的,所以我們會知道現場可能會遇到的問題,以及要怎麼臨場反應。我們去現場常常會跟燈光師和攝影師有一些互動,像是告訴攝影師說快門要怎麼開、去背會比較乾淨;燈光要怎麼打,特效合成的邊界才會比較自然等等。擁有了這些經驗後,劇組們很喜歡找我們前面規劃期一起開會;到了現場,也可以跟劇組一起協調做。這樣一來,除了可以省時間以外,可以替他們想一些省預算的拍攝方式。

 根據拍攝的需求不同,特效團隊也會與劇組溝通工作 (影像來源:綠野仙蹤)
在前期拍攝時,特效團隊會實際參與片場拍攝 (影像來源:綠野仙蹤)

做為在特效產業工作一陣子的前輩,投入這個產業的學生們應該具備什麼特質?

站在公司的立場,第一看重的會是作品,第二則是想看到你的企圖心。如果說你只會去背,你每天一直去背、最後成精了,我會覺得你很棒,因為很專注在做一件事情上,而且越做越好。另外,也會希望作品集的內容是我們沒看過的。之前常常會開玩笑說,去把 Video Copilot 教學全部做一次,變成自己的作品集就可以了。但如果可以將一些新的表現手法放進去,就代表雖然學校沒有教你,但在網路的教學你卻不是只是看看而已,而是有自己的想法,加以融會貫通後呈現一個新的東西。

有些事情一直做會很煩,但同一件事情做了五年、十年,就會覺得習慣成自然。我自己每天都會有一個習慣,常常會 Google 網路上新的作品集、幕後的 Breakdown 等等,常常就把覺得很厲害的保存下來。漸漸地加以分門別類,當我們要和客戶溝通劇本時,就可以實際找出這些參考資料給他們看。即使到了現在,特效片已經很普及了,但還是要做這件事情。一方面是習慣了,一方面是因為特效的技術日新月異,很怕一不注意就會忽略掉新的東西。


如何期許台灣的特效產業發展呢?

回到創作上面的本質,如果你想要拍很多需要特效的戲劇的話,勢必會將一筆花在特效的預算獨立出來,而不是說我只有多少錢。我曾經也拿著劇本跑去問導演說,我們只有多少錢,劇本要不要改一下?導演就真的去改劇本了。往往在特效預算的溝通上,對製片們來說,常常只有兩個選擇。第一個就是我不找你了,去找更便宜的特效團隊;第二就是先求有,好不好無所謂。在台灣的特效產業,常常會看到便宜到很誇張、「一山還有一山低」的情況。我常常思考著,我們真的願意接受這個產業內的的惡性競爭嗎? 這樣子無論是哪個特效團隊,我們永遠都沒有辦法做出好的東西來。

我小時候很喜歡看漫畫,如果今天漫畫人物跑出來的話,那會有多酷。但長大以後,就會覺得如果可以讓專長成真,那會有多棒呢? 我們不妨可以回過頭來,看看一些文化保存下來的東西;如果有朝一日發展成影視作品,那也是不錯的保留方式。希望可以有更多題材帶入影視產業,讓特效團隊也有不同的專長去發揮。也蠻想看到有更多合資的戲劇發生,這樣才能為台灣的小市場多拉一些資源進來,讓故事玩得更大。


怎麼看現在台灣興起的線上學習風潮?

在這股風潮來臨時,就有跟團隊的夥伴們聊過這件事,隨著越多課程在網路普及化,未來這些技術也不會再只是特別的能力。所以公司不能永遠只是守護著同一個軟體或技術,而是要思考往更多方向發展。這些線上課程也非常好,常常有很多學生不知道怎麼打造自己的作品,但透過這些課程,也很期待未來有更多新作品可以慢慢發酵。但還是希望大家不要抱持著,「繳錢去上課,我就可以成為特效大師。」而是要不斷和接收新的東西,才能在特效領域保有競爭力。


更多特效團隊及職人專訪

打造臺灣專屬的 CG 工作坊!專訪夢工廠動畫資深建模師 Jonathan Lin
照亮你的辦公室!五組照明 HDRI 免費下載中
 
還沒有帳號嗎? 點此立即註冊!

登入您的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