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www.incgmedia.com/

注重每個小細節,創造「Invisible art」的特效境界,《火神的眼淚》幕後專訪 - CG 特效篇

在上篇(現場火效及後製 CG 缺一不可,解密《火神的眼淚》幕後 - 產業協作篇),沸騰了映像總監凃維廷分享許多有關《火神的眼淚》是如何透過各團隊之間的協作,完成逼真又震撼的火場特效。在本篇將解密《火神的眼淚》幕後特效製作更多細節的部分!映CG也在本篇專訪獨家揭露團隊製作《火神的眼淚》的後製拆解影片!


沸騰了映像 Film Tailor Studio

成立於2014 年,從事影像剪輯、特效製作,作品涵蓋廣告、電視、電影等類型,2018 年以電視劇《麻醉風暴 2》獲頒金鐘獎美術設計獎。2019年以電影《下半場》入圍第56屆金馬獎視覺特效,2021年在台灣職人劇《火神的眼淚》負責總視覺特效。參與電影作品有《有五個姊姊的我就註定要單身了啊》、《孤味》等片。



透過現場與後製的完美協作,建構出全 CG 製作的電梯井

第九集娛樂城大火是劇中最高潮的一場戲,不僅得突破現場拍攝場域的限制,更要完美詮釋出劇情的情緒張力。在建構本集的火災場景,無一是可以僥倖的,因為可能一點點缺失,就可能造成觀眾出了情緒。總監分享在建構電梯井時,主要分成三個部分去拆解。第一是電梯井底部,第二是電梯口,第三則是電梯井全貌以及頂端火焰燃燒的部分。電梯井底部因為離演員最近,且當初在溝通時導演組有特別強調電梯井底部要有積水,我們特效團隊的考量是製作 CG 的部分離演員太近,特效模擬的難度大幅增加且工序複雜,所以最後溝通結果就是由美術組來協助這部分。

那較為特殊的是電梯口的部分,因當初劇本設定是三樓,但是因現場搭景高度只有兩層樓高,所以在結構上電梯口與電梯井底部是連接的。所以在拍攝溝通時,就是請攝影組借位拍,避開相對的位置。分鏡上,會特別切成電梯口演員,或者是只拍底部演員的特寫。假如有幾個鏡頭是必須去交代相對位置,在規劃上就會分開拍,譬如說底部演員的部分,會讓攝影機吊在現場最高的位置往下拍,當作合成的素材。至於電梯口演員的部分,因為考量到現場光線,最後是直接在現場找了一塊空地單獨拍攝,最後再把畫面合成在一起。像實際上位於二樓的電梯口為了加強細節,能搭設的細節也有限,所以最後電梯門兩側牆壁和周圍的煙霧都改成是 CG 製作,也就是說只有電梯口演員的部分是實拍,其餘全部由 CG 製作。而總監也分享這場戲最困難的部分就是電梯井頂端的火焰燃燒,除了是 CG 製作外,現實中其實也找不到可供參考的相關畫面。所以針對燃燒的狀態、順序及顏色,還有固定架掉落的方式,歷經許久反覆地討論這些細節,才完成這場戲。


除電梯井這場戲外,商場外景製作的特效數目也是很多。因為娛樂城場景是一座商場,無法施放現場火效,所以商場外景所看到的火煙都是後期製作的,在製作上外景與第一集相對來說都較為單純。而較為複雜的是內景,涂維廷說像是第九集一開始進入火場時,劇本設定是吧檯處要著火且有個小爆炸,現場都有施放火效,但是效果沒有很大,所以最後也是用 CG 做加強,比較困難的是導演會希望火勢要沿著通風管的走向去蔓延,這部分就會花比較久的時間去製作。

再來像是水珠滴到消防衣裡頭,導演希望能透過這場戲讓觀眾意識火場的危險性,但因為現場實在很不明顯,所以最後那白煙是 CG 後製的,製作團隊都戲稱白煙像靈魂出竅似的,而最後在電視上看起來誇張的戲劇效果的確是有助於觀眾去辨識這場戲的意義。而劇中娛樂城一外觀爆燃的那場戲,是製作團隊參考導演給的實驗影片一格一格去比對火如何噴出來、噴多遠,才得以還原真實火焰的效果。在火場特效篇的影片中導演有提到,火煙特效有特別做出不同質感的煙,像是外面鑲金邊或像星火一條一條往下墜落,總監分享不同質感的火煙製作過程,目的是利用星火來引導視線,讓畫面焦點回歸到主角身上,同時也可以讓場景增加深度感。考慮到煙的濃度及速度會因現場燃燒物的狀態而有不同,火星的部分會去混搭素材,素材可能會放前景,然後背景或是需要特殊速度感的部分才會用特效粒子的方式去呈現。

以火的主觀去呈現,做出火焰環抱吞噬的震撼場面

由劉冠廷飾演的消防員不慎於娛樂城大火殉職,這場戲讓許多觀眾印象深刻且不捨,關於這場戲的製作,總監涂維廷表示導演希望這顆鏡頭是由火焰的主觀來呈現,且看起來像是火焰的雙手要去環抱劉冠廷,第一顆是走道的火竄出來,第二顆是火焰穿過娛樂區兩側的燈台,再來就是這一顆以火焰的主觀鏡頭往演員的臉衝過去,而在製作火焰的雙手時,就做了許多次才達到最後那個效果。現場拍攝大火穿越的鏡頭時,因攝影機無法直接穿越沙發區及玻璃區,所以他們在走道兩側請兩組攝影組,架了固定的支架綁住攝影機,接著扛著攝影機往前走,最後改成攝影師從沙發椅子後面接手往劉冠廷的方向去拍攝,拍攝過程十分過癮,但在特效團隊眼中是一個更大的工程要去完成。他們把整個內景掃描起來,現場拍攝時以高格去拍攝,最後實際上只擷取了演員的特寫鏡頭,在他的眼睛瞳孔上面再去做火的反射,兩側加些碎玻璃噴過去,所以穿越時的場景其實是用 CG 再還原的。 


揭露劇中隱藏特效:幾秒鐘的畫面,卻更有助於觀眾融入劇情

除以上提到的特效製作,總監涂維廷也與我們分享劇中隱藏的特效。從較為簡單的部分像是大員醫院的招牌及名嘴的新聞畫面。那較為複雜的部分是第一集後半段有場戲,一家三口吃飯其中兒子噎到,之後由溫昇豪飾演的消防員把醫療器具伸進喉嚨,器具就是用 CG 製成。再來是第六集電線走火,因為導演希望電線走火應該從電線的頂端快速往下爬,可能是因為這樣的關係,所以現場沒有辦法做出這樣的效果,就改由特效做。最後是第九集的部分,由陳庭妮飾演的消防員爬上去關東梯的背景、現場煙霧瀰漫的效果及室內火景氣窗的窗景,因為都是在棚內進行拍攝,所以這部分也是合成後貼回去的。其實都是一些小細節,觀眾比較難以去察覺。


總監凃維廷也分享了印象較為深刻的吊扇掉落那場戲,其實現場美術組有製作吊扇道具機關,讓它可以在拍攝途中掉下來,但因吊扇掉落的時間不好控制,加上機關不太牢靠,所以最後這一顆鏡頭改用全 CG 來製作。好處是特效表演的空間較有彈性,且不用受限於拍攝的結果,如果特效團隊要針對已拍攝的畫面去加強特效,其實會限制在已拍攝的畫面上,像是吊扇掉落的時間,或者是拍攝的角度,因為覆蓋面積過大,所以最後以全 CG 製作。而在天花板燃燒時有兩層 CG 煙,一層是閃燃火焰往前推擠的煙霧效果,一層則是天花板在燃燒時一直往上堆積的煙,像這部分也是團隊之前在資料採集上的功勞,特別是導演組提供許多消防局現場畫面資料或者是實驗影片,他們通常是根據這些素材去推敲出特效的效果。有趣的是,為了製作出吊扇燈泡破掉的真實感,製作團隊還特地去超商買燈泡敲破後,再掃描加回去。涂維廷分享這些細節在畫面上可能只是幾秒的事情,但光是反覆推敲細節,也是花了不少時間,目的就是希望可以達到「Invisible art」的特效境界。


延伸閱讀:現場火效及後製 CG 缺一不可,解密《火神的眼淚》幕後 - 產業協作篇


從《STAND BY ME 哆啦 A 夢 2》幕後製作,看日本 3D 動畫製程-角色場景篇
現場火效及後製 CG 缺一不可,解密《火神的眼淚》幕後 - 產業協作篇

相關文章

 
還沒有帳號嗎? 點此立即註冊!

登入您的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