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www.incgmedia.com/

強迫症必看的療癒系動畫短片《椅島》!旅英台灣動畫師分享創作理念與製程

看到「歪斜」的事物,你是否也有想把它「矯正」的衝動?相信在動畫或設計產業的創作者,多半有這般強迫症,受不了某些生活上的「歪斜」,想要將其導正。不過如果我們看的是人們「內心的歪斜」,你還會想要「矯正」嗎?來自台灣動畫師創作、啟發於村上春樹《挪威的森林》書中一句話的動畫短片《椅島》,將帶你正視每個人內心的「歪斜」,運用簡單的動畫手法,治癒你心中對於「正常」的焦躁。


Ivyy Chen 陳鈺螢

目前居住在倫敦,畢業於國立臺灣藝術大學多媒體動畫藝術學系及 Kingston University London 插畫與動畫系雙學士。目前專職於動畫及插畫創作。在設計公司 Scriberia 擔任 Lead Animator,合作對象包含 Google、Facebook、Twitter、牛津大學等。此外,也嘗試獨立接案,製作了 Adobe 跟 Nintendo 的案子。並以身為工作狂為傲,對創作有著無限的熱情。

Web

Instagram


《椅島》工作人員名單

導演/編劇/製片/分鏡/美術設計:陳鈺螢

動畫:莊鎮豪、陳鈺螢、曾意如、黃亮昕

動畫協助:岩大衛

上色:曾意如

作曲:布雷弗莎菈  Sarah Playford

聲音設計/混音:張易婷

贊助單位: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 


聊聊《椅島》故事的靈感來源?  

Ivyy:故事靈感來自四年前,往實習公司的路上,剛好我從 Kingston 畢業不久,花了很多時間完成畢業作品,也順利在喜歡的兩間公司拿到了實習,心境上突然覺得平靜且滿足,腦海裡浮現有一張椅子緩緩立起的畫面。那一瞬間,我意識到自己過去壓抑了很長一段時間,原來過去的自己是「歪斜」的,於是便萌生了《椅島》的故事。  

我想做一部讓觀眾可以放鬆的作品,在不長也不短的 6 分鐘中,找到與自己內心重新連結的機會。

By 動畫導演 陳鈺螢

「歪斜」在短片中是個非常重要的主題,當初為何選擇「椅子」作為主角?  

Ivyy:「歪斜」啟發自村上春樹《挪威的森林》書中對療養院的概念。在這社會中,或許每個人都有一點點「歪斜」,沒有所謂的「完全正常」,只是歪斜程度多寡的分別。我也想像不到「完全正常」是什麼模樣,或許也會變成另類的「歪斜」吧!

椅子對我而言不只是功能性的產品,同時也是保存許多的回憶及歷史的容器。在創作中,我一直在找尋屬於自己的位置,這讓我聯想至椅子。如果有張屬於我的椅子,讓我休息、放鬆、並產生歸屬感,我的心也會安定許多。動畫中,每張椅子的設計、產地、保存狀況以及擺放的方式都於無形中透露跟椅子主人有關的信息。 

歪斜就像是個特色,沒有人有資格替別人矯正。

By 動畫導演 陳鈺螢

根據開頭村上春樹的語句,可以了解導演把「島」作為每個人內心世界的一種具象表達,然而在這個島上出現一個白白的巨人,那又是象徵什麼? 

Ivyy:白白的巨人象徵了看待「歪斜」的不同視角。一種想要矯正或提供幫助的心情,可以看作是自己內心,在沮喪或焦慮時,急於想要讓自己恢復「正常」。或是,看到了身邊的親友因生活而感到挫折,很想要幫助他們。又或者是在這個社會中瀰漫著所謂的「常態」,像是一隻無形的手來矯正你,告訴你這樣做是「不正常的」。

繪製《椅島》時,我一直在主觀跟旁觀視角間轉換。一下子急著想讓自己再次「funtional」,一下子想替身邊辛苦人做些什麼。然而在那個當下,我也不知道做什麼是最適合的,因此想藉由《椅島》來溫暖他們,讓他們知道自己並不孤單。

分享是怎麼規劃短片的色彩計畫?  

Ivyy:藍色調是憑直覺而繪製的,而粉橘色調反倒做了不少的嘗試。主因是我很仰賴自己腦海中的想像,像是動畫中出現的某些物件,都是我想像它們會坐落於《椅島》上,自然而然地畫出來。但有時對故事的想像不夠成熟,設計的過程也會很勉強。換句話說,如果現在要我用《椅島》的風格或是顏色來畫非故事中的物件,我應該會畫不出來。

在島上沒有所謂的白天及夜晚,也不一定有時間的概念。藍色和橘色分別代表著情緒的起伏。藍色或許是憂鬱也可以是平靜,橘色或許是開朗也可以是焦慮。 


Animation上,有許多藝術家的幫助,在溝通上你如何傳達你所希望的動作呢?不同藝術家對動作的詮釋有讓你驚喜嗎?  

Ivyy:特別想感謝同是臺藝大出生的核心動畫師莊鎮豪和上色師曾意如,陪我一起走過四、五個月的製作期。我大多是在下班後開始創作《椅島》,一路畫到半夜,也由於倫敦與台北的時差,讓我能夠在睡前整理好 feedback 並寄給他們,讓他們能夠馬上動工。後來因為時間的壓力,也很幸運地找到更多幫手來完成細節跟修改,是非常難得的合作關係。

合作的過程中,其實我多數的 feedback 都是「我想要這個畫面在慢一點」、「再慢兩倍以上」。因為每一個畫面對我而言都是「視覺上的 ASMR」,我想要描繪的不只是動態,而是許多生活的片刻。讓我最驚喜的是第一張畫面-倒下的椅子在草原的中間。它是鎮豪繪製的第一卡,所以一開始我有些緊張,但看到他回傳的草稿,草非常溫柔地飄動,螢火蟲緩緩飛入,當下非常感動,也給了我信心,讓我對這部作品的想像更成熟。 


動畫從前期規劃、製作到完成大約花了多久完成?過程中最大的挑戰是什麼? 

Ivyy:前期規劃的獨立作業磨了快兩年,但嚴格來說我只花了一個月多畫分鏡跟設計,接著就開始上班了。拖了一年後拿到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的補助後,才繼續動工。重新開工後,我發現自己的風格有些微地轉變,所以又花了兩個月把每個畫面重新設計,包含新的筆刷跟材質。動畫製作的部分,團隊大概花了四個月。

最大挑戰應該是自己獨立作業的時候吧(笑)!因為我對很多畫面及細節都有一定程度的想像,故事也是挖掘自身情感而產生,所以對這個作品有很親密的連結,每次遇到卡關時,都必須靠自己慢慢解決問題。幸虧團隊很信任我,給我很大的尊重,也一同繪製出我想呈現的畫面。

在製作過程中主要採用哪些軟體製作?與我們詳談某一段的動畫從分鏡、原畫、上色到合成的過程? 

Ivyy:在 Photoshop 設計,動畫全部都在 TvPaint 上完成,最後進 After Effect 合成。風吹動含羞草,葉片合起,巨人的手漸漸入景的場景是我最喜歡的畫面之一。我當初選它做動態測試,也是全片最早完成的。當時我在速寫本裡畫好分鏡,進 Photoshop 設計,接著在 TvPaint 裡,開始原畫及上色。在我的經驗中,緩慢的動畫通常比速度感很快的動畫難一點,畢竟要顧慮到物件的形狀及連續性,像是巨人四隻手指握緊的速度不同,這些細節也會要在動態中展現。所有的動畫通常會比原先想的還需要更多的補間。完成後,分層輸出 png 連續圖檔,再到 After Effects 裡面合成。

當初跟配樂師溝通時 有給他甚麼關鍵字嗎?你們是怎麼合作的?  

Ivyy:音樂的雛型在製作初期就已確定,在畫分鏡時,我邊聽 Sigur Rós 的《Svefn-g-englar》邊創作。我想要創作出很空曠、很靜謐,像是在腦海中對著自己細聲地喃喃自語的感覺。所以不偏向傳統的動畫配樂,而是讓配樂成為可單獨獨存在的作品,並讓人感到舒適。後來,透過朋友的介紹,我找到了皇家音樂學院畢業的 Sarah Playford。她很擅長環境音樂的創作,在溝通前期,我有畫了一張情緒曲線圖給她當參考。雖然我不太理解編曲的結構,但我試著以音樂在情緒上的張力進行溝通。當時,我也剛好開始學鋼琴(非常初學哈哈)。有時我會坐在鋼琴前錄幾個單音傳給她,這也成了影片開始後一直重複出現的三單音。  

對於想要前往國外求學或工作的讀者朋友,你認為需要考慮好什麼事項? 

Ivyy:生活在國外一定有許多不太如意或是意想不到的挫折,要熟悉他國語言及文化,並巧妙地運用在學校、工作及社交關係中,加上很多難以言語的潛規則及第一次,實在不容易!出來後會開始離舒適圈越來越遠,但同時也代表著自己一直在進步成長、逆風而行。調整好自己的心態,並抱持著開放的心情,我相信你會收穫滿滿的。  

要訓練讓自己的心臟夠強大!

By 動畫導演 陳鈺螢

就創作而言,有沒有你喜歡的作品或藝術家?  

Ivyy:我很喜歡韓國動畫導演 Jeong Dahee 的作品,她的作品中帶著哲學及文學的色彩,十分耐人尋味。此外,我也很喜歡韓國插畫家 Jungho Lee 的繪本《漫步》。  


極致穩定的 MSI 第 10 代行動繪圖工作站,為專業建築師發揮高效產能工作而生
從世界最大的動態捕捉資料庫,免費下載 200 個 Mocap 動作

相關文章

 
還沒有帳號嗎? 點此立即註冊!

登入您的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