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www.incgmedia.com/

【台北電影節】開啟感官新體驗,專訪實驗動畫短片《Puppy Love》導演

觀看今年台北電影獎最佳動畫的入圍短片,我們發現到有兩組實驗動畫入選,一部是以鉛筆素描風格,訴說人內心波滔洶湧的情緒的《藍色獨白》,而另 一部則是用蠟筆、色鉛筆、電繪等多種媒材組合,去開啟觀眾五感覺知的《Puppy Love》,由此可知評審對於實驗動畫的注重。映 CG 這次邀請《Puppy Love》導演-陳怡聞,分享短片的創作理念與幕後故事,而在訪談中讓人一驚的是,這部短片竟是大學的畢業製作,究竟她是怎麼創作的呢?一起來了解她的想法吧!

延伸閱讀: 【台北電影節】困在膠帶內的人類潛意識行為,專訪動畫短片《藍色獨白》導演


陳怡聞 Chen I-Wen

畢業於台北藝術大學動畫學系。喜歡狗。



Puppy Love》故事靈感來源?

陳怡聞:《Puppy Love》是我在北藝大的畢業製作,起初的創作脈絡不走向典型敘事動畫,比較偏向實驗動畫,靈感源自於對青少年社群的片段觀察。加上本身有養一隻邊境牧羊犬,也花了相當時間認識牠像人類般的反應,才有想把人與狗的交流放進創作中,傳達出一種無須語言,即可讓人領會的情感關係。

聊聊你為何會想以實驗動畫的形式創作? 

陳怡聞:過往我比較專注在靜態純美術上,對實驗動畫的創作輪廓相當模糊。直到大二時修了德國動畫師 Raimund Krumme 的課,他帶我們看了各式各樣、不同手法的實驗動畫,因而開拓了視野,想做動畫的想法也跟著浮現。在大三的聯合製作課程跟另一位導演洪嘉彣創作了《劉》,踏上實驗動畫的創作之路。


談談《Puppy Love》與過往作品《劉》的相似點以及相異之處? 

陳怡聞:《Puppy Love》跟《劉》在創作時程上蠻接近,兩部動畫的共同點都是藉由意識流的手法編織,探討細微感官覺知。方才提及的《劉》是跟另一個導演共同完成,一起受到日本導演寺山修司的《田園之死》(又譯《死者田園祭》)以及美國超現實實驗動畫師 Suzan Pitt 作品的影響,是以女性視角出發,試圖以劇場戲劇的觀看視角描繪故事。我們當初合作是由聊天出發,梳理出較為零散日記式的草稿,再從分鏡開始著手而成動畫,雖然《劉》的鏡頭只有 50 幾顆,但其實我們畫了 2、300 顆鏡頭,再從中挑選並拼湊出動畫的故事全貌。《Puppy Love》的故事是先由幾個小故事,挑選出角色性格,加佐來自生活中對人類伴侶脆弱性的觀察,紀錄成一行文字、一張插畫等,才生出故事。我將這些瑣碎的紀錄轉化為一張張的圖像(分鏡),並運用一些情慾符號,去製造戲劇的張力,引發觀眾的感官共鳴。更精確地說,《Puppy Love》放棄鏡頭運動,是帶有特定主觀暴力視角的蒙太奇,期望能以視覺帶領觀眾經歷色情又可愛、最後還帶點辛酸苦味的小旅程。 

《劉》
《劉》
《Puppy Love》

剛剛有提到《Puppy Love》是由小故事所組合,可以分享最初的故事內容嗎? 

陳怡聞:每個故事都跟細微「感官覺知」有關。第一個故事大綱是,有 一天主人醒來,發現自己跟狗狗長很像,而狗狗也同樣發覺這件事,為了區別彼此,於是跑去刺青,刺一個皮卡丘的圖案在身上,然後回家被媽媽罵,而刺青就是觸覺感知的行為。 第二個故事是,同一位主角跑去接電話,結果電話另一頭的人一直罵她,主角被罵了 2 分多鐘,電話才掛斷。而「罵」是一個強烈的聽覺能量傳遞,所以主角其實在故事中,接收了長達 2 分多鐘的熱能。第三個是有位蘋果人騎在山路上,結果遇到一個水坑,它試圖想要避開水坑,結果水坑突然變成一座大湖,它就摔車了。 之後湖中跑出了仙子,詢問蘋果:「請問你摔的是金蘋果、銀蘋果還是普通蘋果。」 蘋果很生氣,將蘋果頭拔起、丟向仙子,結果仙子摔到湖裡面,變出金仙子、銀仙子以 及普通仙子,結局是金蘋果、銀蘋果、金仙子、銀仙子開始桌打牌,這是運用經典故事互相消費的惡意有趣情節,偏向一種視覺的刺激。《Puppy Love》原先要運用上述故事做成有趣短片集合,但後來發現這樣的形式無法傳達出強烈的感官效果,才將這些故事打散,重組合成一部短片。 

Puppy Love》的畫面主要是以 2D 手繪風格所構成,其中有蠟筆以及電繪兩種不 一樣的媒材,可以談談為何這樣選擇? 

陳怡聞:會區分兩種不同形式-蠟筆與電繪,主要想傳達給觀眾,兩個不同角色的感官覺知。電繪主要是表現,作為訊息接收者-「狗」的感受,至於蠟筆或色鉛筆的運用,是表現蘋果人(初戀小女生)眼中的世界。電繪比蠟筆看起來更整齊一點,能夠在視覺上有區隔,在影像語言上,還是以暴力、強烈的畫面,引發觀眾的共感。 


從訪談中聽起來,你的創作過程其實蠻隨興的,但畢業製作還是會有老師的審查吧, 你有面對過反對的狀況嗎? 

陳怡聞:雖然《Puppy Love》是畢業製作,但指導教授並不會在題材或技術上有所限制,反而鼓勵並給我很大的空間去發揮。例如看完每個階段的報告後,她會丟給我敘事類似或題材相近的作品作為參考,並不會駁回故事提案與分鏡,教授提供的是保護傘,因為教授本身也是藝術創作者,而創作必須存有創作者相當的主觀意識或是私人情感主張,如果去除這些要素,那就不是個人創作。 


配樂與動畫非常契合,在跟配樂師討論前有給他們甚麼關鍵字嗎? 

陳怡聞:配樂主要是同為北藝的學生製作,我先把做到一半的分鏡腳本給他,並在面談時稍微講述創作想法,將音樂設計全權交與他,而他針對視覺提供參考音樂作為音樂想法,討論後,共同決定出《Puppy Love》配樂方向,接著由他自由發揮。音樂做出來後,我再根據音樂補齊後半段的分鏡以及節奏整理,讓圖像可以跟音樂同步,達到共同期望的效果。 


就創作而言,有沒有你很喜歡的作品或藝術家? 

陳怡聞:除了寺山修司,還崇拜 20 世紀畫家雷內馬格利特,不只是喜歡他的畫,更憧憬他的創作思維。外界多半都認為他是超現實主義畫家,但他的創作不完全只是超現實,他會隨著年紀的增長、旅行的所見所聞、在藝術界打滾的經歷,去嘗試不同繪畫脈絡手法,創作後來大家所能指認的立體主義、裝飾風藝術、達達主義...等等,只是他不同時期的作品,都沒有超現實主義那個時期這麼所為人知。 

有參與甚麼樣的國際影展嗎?從中有甚麼收穫?

陳怡聞:因為疫情影響,許多國外電影節、動畫展都移到線上舉辦,所以目前能與觀眾面對面交流的機會只有 2019 渥太華國際影展。這個影展經驗讓我感覺非常特別,它提供了創作者與觀眾更直接的交流與互動,不像傳統制式的映後座談,在放映前,會先讓創作者與觀眾打招呼,映後,會在電影院外舉辦一個小型派對或是交流空間,讓觀眾能與創作者面對面交談,分享對短片的想法或是感受,或者是動畫創作人們之間的作品交流,幾乎每天都有派對,非常熱鬧。 印象深刻的是,影展尾聲,在晚上交流會現場,除了提供學生們交流的派對空間,還有動畫人的集體速寫活動,也有獲獎影片的映演。觀眾以及藝術家對放映的動畫,是以類似學術研討會的方法交流彼此意見,會去解構動畫的呈現方式,什麼樣的影像能是動畫,或是探討短片想表達的議題, 比較不偏向用商業化的角度解析動畫。例如說,有的藝術家會用錄像加以剪輯創作一支讓大家都覺得有趣的動畫片,觀眾們會直接在影後提問,近距離認識創作者,探討動畫藝術發展的各種可能。 

2019渥太華影展參展照片(右為香港動畫創作者-黃炳,已確定作為2020渥太華影展的評審之一)

對於今年參與台北電影節,你有甚麼期待嗎? 

陳怡聞:很榮幸這麼古怪、帶實驗性的作品,能夠被評審肯定,進而入圍台北電影獎, 讓我更有動能繼續往動畫之路邁進,也很期待能與觀眾以及其他動畫創作者交流。就粉絲的角色,最有興趣蔡明亮導演的作品以及《返校》劇組,它們的作品都很精緻,很好奇、想知道他們拍片的秘辛。 

燃燒心裡的《阿基拉》魂!義大利角色設計師改作經典神角色,展現個人風格
【發車啦!畢製老司機】EP.12 獲國際電影節肯定,《NoWhereMan》動畫團隊分享製程、國外公...

相關文章

 
還沒有帳號嗎? 點此立即註冊!

登入您的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