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www.incgmedia.com/

「做合成最有趣的地方,就是多樣化的挑戰!」專訪旅美合成師姚珮

「一直都很喜歡電影,大學想要考電影系,爸媽那時候只會跟我說,做電影不會賺錢啦!」即使此刻在地球另一端接受採訪的姚珮,仍然不時可以感受到豪邁的笑聲和活力,而她的這份開朗也是其來有自,從銘傳數媒系畢業後,她仍然懷抱著對電影產業的熱情,毅然決然地前往紐約視覺藝術學院(School of Visual Arts)攻讀 Computer Art 碩士。透過這篇專訪,我們將一探姚珮在美國特效產業的種種經歷,以及,她又是怎樣抱持著熱情,在美國持續發光發熱?



銘傳大學數位媒體設計系畢業後,前往紐約視覺藝術學院就讀 Computer Art 碩士。從小就將電影、音樂視作重要的靈感來源,目前正於美國洛杉磯特效工作室 Van Dyke VFX 擔任 Lead Compositor 一職。

個人網站

IMDB

LinkedIn 


難忘的工作經驗

「一直都很喜歡電影,大學想要考電影系,爸媽那時候只會跟我說,做電影不會賺錢啦!」即使此刻在地球另一端接受採訪的姚珮,仍然不時可以感受到豪邁的笑聲和活力,而她的這份開朗也是其來有自,從銘傳數媒系畢業後,她仍然懷抱著對電影產業的熱情,毅然決然地前往紐約視覺藝術學院(School of Visual Arts)攻讀 Computer Art 碩士。

就學期間讓她最為印象深刻的,就是在學校時所上的 Maya 課中學習 Coding 的知識,「老師是很厲害的人,他會常常直接丟一個主題給我們,叫我們課後想辦法找到解決方法;因為那時候也不太會 Coding,所以常常想破了頭!」而這樣的學習方式,也讓姚珮開始領略到「自主學習」的影響力,讓她受用至今,「在 SVA 學習還有一件很棒的事情是,他們會特別開求職工作坊給學生,讓你知道要注意哪些事情,是真的對國際生幫助很大。」回想還在學生的時期,姚珮直言實習是她學習最多的一段時期,「SVA 教會了我們很多概念,就像是把學生培養成藝術家一樣。但是從是特效的這個工作,說是藝術也是,但也很吃重技術,所以實戰還是相當重要的。」

「因為很想要留下來,壓力很大啊,而且簽證也是很棘手的事情!」畢業之後,姚珮也面臨到大多數人會面臨到的去留問題,「那時候也是搶破了頭、什麼職位都丟!」後來在因緣際會下,進入了特效工作室 Shade VFX 擔任合成師。她回想起自己的求職經歷,「那時候我的 Reel 裡面大多都是 Modeling 的作品,可是就會有一些做合成的公司找上門來,我覺得就會是一個機會。」進一步獲得認可的,則是她對於工作的態度,「即使沒有相對應的經驗,我想很大的原因,是因為我表現出了很大的熱忱,就是讓對方覺得我就是這件事『非做不可』! 」

她回想起剛開始找工作的歷程,也甚是有趣,「我找工作的時候就是做了一個清單出來,然後會定期去檢視一下不同公司投遞的狀況,如果有任何的 Update 就會再次主動寄信給人家,煩久了就會知道你是誰了!」玩笑之餘,姚珮肯定地說著,「但其實還是會想要去大公司見識一下,也就是一種人生解成就的感覺!」期許的背後,也多的是現實景況的挑戰與掙扎,「因為我們是國際生,所以在公司轉換上,沒有辦法想換就換,因為一開始給的約期都是一個月、甚至是兩個禮拜的 Freelancer 做起,對於簽證來說並不是很方便。」


在找工作上,如果沒有辦法面對面的話至少就是狂寄信,真的沒有找到實習的話,還是可以把自己的專案做好一點;因為很多公司也不是最在意你這個人怎麼樣,而是想要看你東西做得好不好。

by 姚珮

姚珮 Demoreeel


懷抱電影夢 進入特效產業

  就在進入第一間公司後,姚珮也參與到了第一個工作案子《大娛樂家》的工作,那時候印象很深刻的,就是幫主角柴克艾佛隆在馬戲團晃來晃去的場景,上面掉的鋼絲一個一個去除掉,接著 Retime 畫面、對上音樂的節奏, 「還記得那時候有一個特寫鏡頭,就是緩緩從側面轉到正面,有一條很粗的鋼絲吊在上面。本來不是我的鏡頭,卻從 Senior Artist 那邊拿到那個鏡頭,那時候才剛工作六個月!」瘋狂加班下,姚珮一心只想要將東西臻至完美,「也是因為到處去問比較資深的同事,拼命問他們的意見,在這過程中也學會了很多東西。」此外,靠著 Google 找來的教學,姚珮一步步跟著摸索,在做中學、學中做的過程中充實自我。

對我來說,每個特效鏡頭需要的東西不一樣、難度也不同,解決方式也有千千百百種。做合成最有趣的地方,就是在於多樣化的挑戰!

by 姚珮

「我非常喜歡這種互相幫助的感覺。但我也有聽過大公司的例子,大多數人對於工具共享這件事情是比較保守的,反而在小公司比較可以學到更多東西。」姚珮分享著其他朋友的所見所聞,進一步詢問她對於美國的求職動態,她巧妙地反問,「你們採訪過這麼多工作者,會不會常聽到找工作就是『靠關係』?」她坦言,在 CG 創作的圈子還是相當看重人脈經營,「大家都會說第一份工作可以認識同事、認識 Producer 等等的,但是除了要跟同事們打成一片外,基本的技術、美感,這些功夫還是不可少的!」

工作之餘,姚珮與朋友們打成一片

 沉浸在特效的世界中,無可自拔

從畢業到現在的兩年多內,姚珮也陸續參與了許多電影、影集的製作;有一次和律師討論簽證申請,對方卻給出,「你做的這個職位,在電影最後的 Credit 名單有這麼多人,要怎麼樣才能讓別人知道,你的工作是很重要的?」她好氣又好笑地想著,「沒有我的話,這個鏡頭就不存在了啊,難道不重要嗎?」而轉念一想,即使特效工作的複雜度不易被人理解,自己還是在完成一個個鏡頭中,獲得十足的成就感。

「遇到有比較挑戰性的鏡頭時,就會蠻興奮的!也因為我們公司比較小,所以總監分配鏡頭的時候會比較隨興一點。若是團隊有接到比較棘手的鏡頭,我就會主動說那不然給我好了!」對姚姵來說,工作有趣的地方則是在於不斷地主動迎接挑戰;除了抱有熱情,她認為,從事特效工作最重要的還是在「保有初心」,「我會常常看看電影、別人的 Showreel 去激勵自己,就會立下目標也想要變成這樣!」

對我來說,每個特效鏡頭需要的東西不一樣、難度也不同,解決方式也有千千百百種。做合成最有趣的地方,就是在於多樣化的挑戰!

by 姚珮

她笑著說,如果多挑戰完成一些比較有挑戰性的鏡頭,也可以在反覆的職業倦怠中找到延續下去的熱情。「做工作這件事情,就是久了就會容易膩,但如果可以認識不一樣的人,讓你有一些新的體驗的話,枯燥乏味的事情也就不會這麼無聊了!」天性開朗的姚珮,也曾一度陷入「工作狂」的境界;還在紐約時,也曾為了鑽研工作而陷入加班的循環,「其實在轉換工作的時候會有點不適應,會想要可以一直工作,連朋友都說我有病了,哈哈!」

隨著人生的階段變化,姚珮近期也將工作以外的自己,浸入音樂、遊戲的世界中,「工作每天都在做,就會很需要受到一些刺激、感動,才能支持你的人生!」但也從這位熱情的女還多了一份對於夢想的執著,「希望在美國工作生活之餘,也可以逐漸發揚台灣的文化,讓台灣跟世界接軌。」在國外生活的這幾年,她也看到了許多在國外共同努力拚搏的朋友,「台灣其實是很有人才的,如果可以讓更多人知道的話,就能夠把台灣的軟實力帶出去!」在訪談的尾聲,她給出對自己這樣的期許,「世界這麼大,我也會想要去別的國家工作看看,兜一圈再回來。」

更多海外職人專訪

「在客戶的既有需求上,試著再多 Push 一些吧!」專訪俄羅斯動態工作室 Petrick Studi...
免費下載爆炸、煙霧特效畫面與音效,瞬間提升影片質感
 
還沒有帳號嗎? 點此立即註冊!

登入您的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