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www.incgmedia.com/

「不只是在後期打造奇幻視覺,而是從前期參與並提出解決方案」從《天能》特效製程,看創作思維的變化

全球影迷引頸期盼,由克里斯多福諾蘭執導的《天能》,終於在 8、9 月時陸續在亞洲各地上映,不僅迅速在各國獲得票房冠軍的佳績,累積 3.07 億美金票房,還掀起了「時空鉗形攻勢」的討論。作為商業大片的名導,諾蘭以不愛用 CG 特效而聞名,此次的《天能》也使用不到 300 顆特效鏡頭,然而這不表示特效公司的工作會輕鬆許多!特效公司如何與團隊進行前期溝通,攜手美術團隊巧妙打造現場特效並融合 CG 特效,帶給觀眾真實且目不轉睛的視覺效果,仍是製作的關鍵。此次將跟著外媒 befores and afters 與特效總監 Andrew Jackson 的角度,一起了解《天能》的幕後製作


100% 用實拍的堅持  

曾操刀《敦克爾克大行動》、《瘋狂麥斯:憤怒道》的特效總監 Andrew Jackson,在受訪時,就明確表示克里斯多福諾蘭對拍攝方式有特別的偏好。Andrew 表示:「如果能 100% 用實拍是最好,但如果不行,那實拍 + 2D 整合的效果,是他第二會考慮的方案,而涉及擬真的C G 特效才是第三。」然而好萊塢商業大片的製作,多半能用 CG 特效即用 CG 特效,這也是克里斯多福諾蘭之所以與眾不同的地方。於是劇組都要盡可能去打造出可以實拍的方法,可能是用微觀模型,或是直接用上真實的道具,例如買一台波音 747 並撞毀它。

在飛機撞毀機場的戲中,唯一用到 CG 特效的地方,就是移除畫面上不必要的小細節,例如電纜。除此之外,包含波音 747、建築物、火焰、塌陷灰塵,全部都是真實的,從這場戲來看,克里斯多福諾蘭真的貫徹 100% 用實拍的堅持。Andrew 強調,前期製作有提出許多方案,但諾蘭認為,以實拍方式創造畫面,不一定會比 CG 特效昂貴。於是團隊購買了不會有其他用途的舊飛機、在布滿殘骸的舊機場搭景,拍攝了飛機墜毀的戲,最後清理了現場,沒有人員傷亡,沒有任何缺失。 Andrew 說到:「事實證明,這也不是瘋狂而昂貴的拍攝方式,而是一個非常明智的解決方案!」 

Warner Bros. Pictures 提供

以實景整合特效的模式,打造壯闊戰爭畫面  

提到電影較重要的特效場面,Andrew 認為是接近結局的戰爭場面。其中幾顆直升機的畫面是讓 SFX 部門創建微縮模型,實拍而成,並在後製上加幾台 CG 直升機。然而電影中大部分的直升機都是真實存在,拍攝團隊租借了四個,並將它們重新粉刷一遍。但A ndrew 也提到,前期製作時看到一個直升機非常靠近的預覽鏡頭,當時就有準備較大尺寸的 CG 直升機,作為後備方案,儘管諾蘭導演最後沒有派上用場,但這也都證明《天能》團隊的本領,不論實拍還是 CG,都有辦法完成這項艱鉅的任務。 

Warner Bros. Pictures 提供

另外,那場戰爭戲中,有一棟建築物爆炸,但在兩個不同時序中,它顯現的爆炸效果不一。從主角角度看,建築底部已經過破壞,建築頂部完整無缺,然而從另一個時序觀看,同一座建築物,其底部完好無損,而頂部則被毀。關於此場戲的拍攝,團隊打造兩棟 1/3 比例的大型建築模型,以兩種時敘角度、兩個不同的鏡位錄製了兩次爆炸的效果,一個是炸毀底部,另一個則是炸毀頂部,再加上一些灰塵的逆轉 CG 特效,才達到電影要的視覺效果。Andrew 說到,儘管都是實拍作業,但以這個案例來說,是特效與美術團隊共同完成,將現場特效融合 CG 特效。

Warner Bros. Pictures 提供

以前期預覽了解「鉗形攻勢」拍攝方式  

《天能》最核心的時間理論-「鉗形攻勢」該如何拍攝、製作,讓團隊傷透腦筋。Andrew 說明,在汽車追逐場景中,某一些動作是順敘發生的,某一些行為則是倒敘發生,所以創作者必須用更前瞻的角度去看這個場景的所有事件,讓它不論是順敘時看,或是在逆轉世界觀看,都是合情合理的。這樣的呈現方式,你很難用文字去跟人討論它是如何進行,畢竟文字是沒有時間性,但電影創作要讓所有團隊成員明白要畫面要如何呈現。於是團隊用 Maya 對這些戲中關鍵場景,做了預覽影片,讓所有團隊成員可以了解畫面的呈現,以及故事是怎麼發生的。Andrew 更仔細解釋:「預覽影片不只是用攝影機的角度去觀看故事,而是更宏觀地看整個場景,每個角色的精確位置,每個物件、行動的發生、甚至是每個時間點的安排,弄清楚所有細節,才能製作這場戲。」  

Warner Bros. Pictures 提供
Warner Bros. Pictures 提供
Warner Bros. Pictures 提供
Warner Bros. Pictures 提供

「思考這些戲,就像一場場頭腦風暴一樣!」Andrew 補充,因為一顆鏡頭可能同時會有兩個時序的行為,而諾蘭希望能減少後製下的苦功,所以能用順敘角度拍攝,幾乎都以此進行,如果不能才用另一個角度拍攝,再用後製翻轉。例如汽車追逐戲,就改裝幾台車,並訓練司機開著倒退的方向,讓一個鏡頭可以看到兩個時序的車子運動。 也因此,每次拍戲都需要大量的特技排練,一組是順敘時的動作,一組則是表演反向的動作,而每位特技臨演都展現出令人信服的反向表演。然而在某些戲中,也會增加士兵的數量或調整一些人的動作,但這些 BUG 並不多,團隊在拍攝期就準確捕捉到導演需要的畫面。另外,Andrew 笑著表示:「看到鏡頭裡一群人在倒退,但在電影中卻變成前鋒,實在非常有趣!」

在拍攝前,特效團隊早以錄製許多動作反轉的樣貌並交給特技部門,讓特技臨演以及演員去學習要如何在順敘時間點做反向的動作。Andrew 說到:「約翰大衛華盛頓與特技臨演的表現實在太驚人,他們以極具說服力的方式在順敘時間點做反向的動作,你根本不知道原來哪些動作是正常,哪些其實是倒過來的動作,一切都非常真實。」 


倒轉的不只有人,還有其周遭所有元素的互動  

「鉗形攻勢」,讓團隊重新定義了拍攝的方式,但逆轉的不只有人的動作,還有車輪上的灰塵等環境物件的互動。Andrew 提到,逆向的環境元素動態,例如主角第一次看到子彈逆行,基本上都是用特效製作,在前期製作時就必須給導演看預覽,然而用粒子模擬製作特效並不難,重點還是在該動作是否符合現實的時間規則。「當一個倒敘的物件在順敘的世界中移動時,它會對周圍的環境產生什麼影響?它的影響會產生怎樣的效果?對於諾蘭來說,《天能》並不是魔術或幻想,而是必須建立在某個現實基礎下」因此特效團隊不只是在後期時製作奇幻視覺效果,更多時候是在提出其他可行的解決方案,去思考團隊如何拍攝。「不論是實拍還是 CG 特效,重要的是完成導演內心所想的視覺效果呈現!」Andrew 結論。 


本文經 befores and afters 授權發布,內容僅有做字詞修改,保留作者所述內容,但不代表映CG 立場。如需轉載請聯絡原作者。 

任何產業都能 AR 遊戲化!鬼島工作室深入高雄,連結在地打造獨一無二的 AR 體驗
受《阿基拉》啟發,踏上 Cyberpunk 創作之路!法國概念設計師分享科幻場景的製作心法

相關文章

 
還沒有帳號嗎? 點此立即註冊!

登入您的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