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www.incgmedia.com/

擬真肖像大師談如何用 V-Ray GPU 渲染超逼真人像

自從 Ian Spriggs 第一幅 CG 自畫像吸引全世界目光以來,已過六年。從那之後他又陸續創作了 22 幅肖像畫(包括我們的 Chaos Group 實驗室主持人 Chris Nichols),並在世界各地舉辦了關於新舊技術融合講座,他的作品還登上過幾本雜誌的封面。 現在,這位才華橫溢、一絲不苟的藝術家又重新創作自畫像。

現在,這位才華橫溢、一絲不苟的藝術家又重新創作自畫像。這一次,他以新的視角來創作,利用 V-Ray Next for Maya,從 CPU 渲染轉換到 GPU。他也嘗試新的實驗性的領域。不使用單一的參考圖,而是基於他在人像作品中養成的直覺,創造出與先前作品非常不同肖像。我們聯絡了 Ian,聊聊如何實驗性地創作自畫像,轉換使用 GPU 渲染,也談論了如何將過往的深度知識帶到未來。


原文 / Henry Winchester
翻譯 / Hammer Chen
繁中整理 / 映CG Media


影片來源:Ian Spriggs YouTube


說說你新的自畫像背後的創作靈感吧?

Ian Spriggs: 過去,我的作品都是受大師啟發的。因此,作品的靈感都是來自於Rembrandt 或 Caravaggio 的作品,因此我之前的肖像畫也非常注重這些。但我覺得,如果你必須不斷地從已經完成的作品中獲得靈感,永遠無法創造出新的東西。因此我會把以前的人像作品稱為我的「系列一」人像作品。

為了做出新的肖像,我努力的找尋新想法。我們有新的技術、新的工具使用方式,我不想用這些來反映我們昨天所做的事情;我想呈現出我們今天所做的事情。我需要讓我的藝術作品向前發展,就像技術向前發展一樣。想讓現有的作品往上提升,而不僅僅是模仿已經完成的作品。

你的作品很有電影感。可談談這方面嗎?

IS: 我的確對電影攝影和燈光類型很感興趣,並試圖通過這種手法來發掘自己的風格。但我盡量不像以前那樣使用參考圖。例如,《Portrait of Erica》的靈感來自於畫家 Hans Holbein 的一幅畫作。以前我至少會找一張圖片作為創作肖像畫的參考。現在,我盡量不要仰賴參考圖,因為如果一昧地看著參考圖,那就不會是什麼新東西了。 我的想法是「不知道該怎麼走到那一步,但我會想辦法找到的。」我不認為依靠參考圖可以幫助我創造原創作品。


那麼你是如何在沒有參考圖的情況下完成作品的?

IS: 我一邊創作一邊找靈感。我以前都是找幅參考圖,然後把我的主題擺出類似於這幅畫的姿勢。但在這幅作品中,我和我哥在今年初聚在一起,整整一個晚上,我們拍了上千張照片,嘗試了不同的燈光,不同的東西,比如說我們能想到的一切,不斷嘗試,看看會發生什麼。

如果你看那張肖像,後面牆上的燈光幾乎就像一面鏡子。其實,我只是站在鏡子前,燈光其實就是我拿著的那面鏡子的反射。這很有趣,因為沒有多少人發現。而且由於不完美的鏡面,讓燈的形狀扭曲了一點,鏡子其實是一塊金屬板,所以才會有一點變形。


所以你手持那盞照亮你的臉的燈,是嗎?

IS沒錯。我拿著一盞燈在我的面前,當你看到我腦後方的光,實際上是燈光的反射。沒有人真的會質疑這一點。但如果沒有嘗試新的、不同的東西,例如鏡子和不同的光線,我永遠不會發現新的構圖方式。不過,我並沒有一一地複製照片,姿勢和表情都有一點不同。是我把幾張照片拼湊在一起得到最終畫面。

Ian 的第一幅自畫像,2014 年 © Ian Spriggs

 圖片來源:V-Ray 官網


你覺得從你的第一幅自畫像開始,學到了什麼?

IS這個問題很難回答,因為這就像我身為藝術家的進步,是非常緩慢的。很難看清我到底有什麼進步。但是,把兩者進行比較也是很好的。我注意到的一件事是,當我把新舊作品併排比較時,新的肖像更有自信。我的上個作品是我第一張自畫像,儘管我還是很喜歡,但我覺得畫中顯得沒那麼自在。新作品中,我更面向鏡頭,臉上的光線更多了,沒那麼退縮害羞。

你去年在 Total Chaos 上見到 Paul Debevec 和 Scott Eaton,有什麼收穫嗎?

IS他倆為未來的藝術家鋪了路,為很多人開啟大門。從他們兩個人身上看到這一點真的很有啟發,而且突然間我很想做這樣的事情。這兩人完全不同,但他們基本上思維一致。我很想和他們站在同一條戰線上。我正在嘗試找出屬於自己的道路,以及要怎樣做。


Podcast #233 | 專訪 Ian Spriggs, Paul Debevec 與 Scott Eaton

Ian、Paul 和 Scott 在去年的 Total Chaos 上與播客主持人 Chris Nichols 一起討論了 GPU、光場(light fields)和 AI 如何改變 CG 藝術和數位人物。請點擊收聽這場精彩的討論。


你和 Scott 在古典藝術的影響和技法一定有很多共同點……

IS Scott 最酷的是,他是解剖學老師,教了很多年的解剖學。我就是這樣認識他的。最近,他跳到了深度學習(Deep learning)領域,這對他來說是很大幅度的跨領域。完全改變了他原本的熟悉的。他發現了一些新的東西,這也是讓我真正受啟發的地方。這就是為什麼我改變了自己的肖像畫風格,想看看自己能否像他一樣實現這種蛻變。

我不是技術人員,所以我使用的是V-Ray預設的設定。我很少調整V-Ray Next for Maya 的預設參數,就算有也只是一兩種而已。

by Ian Spriggs / 3D 角色藝術家

你在這幅人像中切換到了 V-Ray GPU 渲染—轉換時有遇到什麼問題嗎?

IS沒有,其實沒有。我只是把設定切換到了 CUDA 模式。我不是技術人員,所以我都使用 V-Ray 預設的設定。我很少調整 Chaos Group 提供的 V-Ray Next for Maya預設參數,就算有也只是一兩個參數而已。

影片來源:Ian Spriggs YouTube


你現在完全用 V-Ray GPU 進行渲染嗎?

IS是的,我想是的。新版本支持 RTX 的 V-Ray GPU 渲染器非常酷,幾乎是即時渲染。你可以馬上調整滑桿和材質,並得到即時回饋,真的很棒。

有了 V-Ray GPU 工作流程,可以更快地進行更多的迭代,這樣就可以做更多的修改。因為可以做更多的修改,所以最終會得到更好的完成品。

by Ian Spriggs / 3D 角色藝術家

你的硬體配備是如何的?

IS聯想(Lenovo)提供我一台工作站,然後 NVIDIA 為我配置了幾張顯示卡。剛開始我用了三張 Quadro P6000,還有一張 Quadro P1000。我開始使用那些很棒的工具,然後他們又幫我升級到 RTX 6000。而我目前使用的是一張 P4000 和兩張 Quadro RTX 6000。V-Ray GPU 的工作流程要簡單得多。可進行更多次反覆修改;因此可以得到更多的回饋。儘管人像創作花費的時間還是大致相同,但我可以進行更多次的修改與渲染。我的工作流程是:先渲染,然後修正那張渲染效果圖,然後我再次渲染,把問題修掉—關鍵在於修復問題,而非直接構建作品。有了 V-Ray GPU 的工作流程,做更多的迭代會快很多,這樣我就可以做更多的修改。而且因為我做了更多的修改,最終會得到一幅更好的肖像畫。

影片來源:Ian Spriggs YouTube


你的下一個人物畫作會是怎樣呢?

IS我也不知道!我很想知道,因為我已經找到了需要的所有工具。我也不知道會做出什麼,但我知道會是原創作品,以新的方式來看待數位人物。因為我來自一個大家庭,當疫情封鎖結束後,我很想為侄子做一幅肖像畫。一直以來我創作時會避開小孩,小孩很複雜,但在未來一年裡,我想嘗試著去解決這個問題。看他有沒有耐心。如果我給他拍幾張照片,也許過了五分鐘後他會說:「我不幹了。」


用 V-Ray Next for Maya 的 V-Ray GPU 更快地創建出您最棒的作品,進行更多的實驗。現在就來試試吧。

【發車啦!畢製老司機】Ep.7:分享從企管轉動態影像的自學經驗,淺談 Cyberpunk 與音樂-專...
打造知名迷因《教父》版《動物森友會》狸克,CG 藝術家分享 ZBrush 雕塑經驗

相關文章

Issue 57
2023 / 12月號:The Magic behind Visual Effects 迷人的視效魔法,特效製作的眉角

非常興奮向大家介紹這期映CG 雜誌的主題「The Magic behind Visual Effects:迷人的視效魔法,特效製作的眉角」。這一期我們深入挖掘了視覺特效在影視、動畫作品中的神奇之處,以及背後的製作秘辛。透過全方位的報導,將視效藝術家們的心血、技術創新,以及行業現況呈現在您面前。
還沒有帳號嗎? 點此立即註冊!

登入您的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