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www.incgmedia.com/

當《西遊記》八戒撞進 Cyberpunk 世界《未來宅急便》,專訪 studio2 導演-科幻設定篇

由邱立偉導演所率領的台灣動畫團隊 studio2 ,不僅曾以《小貓巴克里》入圍金馬獎最佳動畫長片,也以多項作品囊括國際影展獎項。新作《未來宅急便》以主角八戒為軸心的科幻小品影集,將帶給觀眾完全不同的體驗。整個故事跟著未來快遞員八戒及夥伴們的腳步,看這些身處高端科幻世界人們的生活,究竟會有什麼樣的奇聞軼事! 跟著專訪一同走入導演對於未來的想像。


邱立偉

動畫導演,同時也是獨立動畫工作室 studio2 創辦人,出生於台南。擅長在作品中,融入台灣的元素,創造充滿風味的原創動畫。許多作品獲得國內外多項獎項,其長篇作品《小貓巴克里》更入圍第54屆金馬獎最佳動畫長片。


一切開始的契機?

邱立偉:2017年《小貓巴克里》剛拍完時,我開始思索下一部作品。我覺得「每部從導演本身出發的創作,其實某些程度都跟他的生命經驗有關。」我的奶奶其實是個非常虔誠的基督徒,她每天奉行戒律,而她所期盼著的就是死後能通往天堂。然後我開始思考,人活著到底是為了現在,還是為了死後,我們此生算什麼,於是我想提出的創作初衷是「此生,或者說此刻跟你在一起的人是最重要的。」而這段期間我讀了一些文獻,不管是基督教還是佛教或其他宗教都有,然後有天讀一讀,居然開始讀起了《西遊記》。  

播出時間: 5/12 起,週一至五下午5點 公視 13 台


約莫 2006 年我在紐約當駐村藝術家時,有次搭地鐵看見旁邊坐著一位非裔彪形大漢,對面坐著一位比較高的拉丁族裔,那時候就在想在地底下那麼多層,車廂裡燈光又忽明忽暗,且是民族大鎔爐的紐約,如果有古代人穿越到現在,看到這個場景,會不會意外地把它描述成十八層地獄等等。我覺得古典奇幻文學的一些描述,其實可以從其他角度來發想,假設《西遊記》寫得是未來,某種程度上是成立的。無論是分身術、浮空投影或是觔斗雲等等,都有可能是描述未來世界,所以在發想這個故事的時候,我想做個不太一樣的嘗試。

《西遊記》主軸其實是到天竺取經,它就像部公路電影,而公路電影的特徵就是我們有個目的地,但是最後不管有沒有到達都變得不重要了,最重要的是這個旅程本身。於是我便開始動筆《八戒》(暫定片名)的電影故事,其實我們在寫劇本的時候,都會需要先建立所謂的人物小傳,盡量把角色塑造地立體一點,角色背後又會是什麼樣的故事支撐起他的信念;所以塑造八戒也一樣,會從他的人際關係、價值觀、生活等等開始,越寫就越覺得八戒這個角色太有趣了,因此覺得可以把八戒的日常生活,包含職場、人際關係,家庭關係等等寫成一部電視影集,所以《未來宅急便》可以說是由《八戒》的人物小傳而衍伸,量身打造的計畫。  


八戒角色表情設計圖

整個系列將以八戒為主角,請分享一下主角群背後的發想跟職業選擇的理由?

邱立偉:八戒應該算是全華人都知道的角色,而我喜歡他的理由是相對以力量取勝的悟空的菁英主義,或是對未來有憧憬的唐三藏的理想主義,八戒所展現出的慾望、厭煩、掙扎等情緒,反而最像是我們一般人。而八戒在我們的設定裡面是比較有街頭智慧的,因為從小就在街頭上長大,常會耍一些小聰明,有時候也就容易弄巧成拙。至於職業的選擇,除了是承接當初構想《八戒》電影裡的設定外,也是因為我對於物流產業其實非常好奇,同時也很感興趣。我覺得物流產業不僅是傳遞物品,同時也傳遞一些訊息。比方如果有人寄了一份包裹,就一定有人收包裹,這當中可能就有故事。而被寄出的如果是封最終沒被寄達的道歉信,那又會是什麼情況。它其實存在一些間接的訊息傳遞。《未來宅急便》裡的物流業是類似於連結人與人之間關係的媒介,當然也包含以前對於郵差的情懷。

現在很多科技大廠,開始思考用無人機來寄送,而物流與人這個關係也因此又轉換了一層。所以我覺得這個行業蠻有趣的。假設未來無人機運送到達一定的程度,但是在過渡時期仍有些無人機沒有辦法處理的事情,還是需要人力來協助,而這個人力部門其實會是一個沒有未來,且僅存於過渡時期的單位,因為當無人機的技術更成熟了之後,這個部門就要被裁撤了。那既然是這樣的單位又會派誰去呢? 我的想像裡可能是個等待退休的主管,或是平常總愛惹事的小夥子像是八戒,他們都會被調去比較邊緣的部門。那這個待退主管,因為工作已經是他生活的一部分,所以他會把生活跟工作結合得非常緊密,而他的設定又是一隻水獺,從水獺在水中生活,衍伸至他喜歡泡澡,再進一步到辦公室都會放個泡澡的木桶等等。

水獺小房間色彩計畫圖
劇照

其中還有個靈感同樣源自《西遊記》的角色,名叫史派德,源自蜘蛛的英文 Spider ,顧名思義出自《西遊記》蜘蛛精。他是一位機器人,也因為是蜘蛛精,所以他有 8隻手,有這麼多隻手就可以處理很多事情,那他肯定是個事務型的機器人,再接著他故障時,會跟蜘蛛一樣吐絲,雖然吐出來的可能是機器的廢棄物。因為是在新舊交錯的時期,也應該說科技不斷地在發展,但是新舊的概念始終是相對的,所以有新的就會有舊的。那會被分到這個邊緣部門的,肯定就是以「好吧……我們還是派一個機器人給你們處理事情。」的心態,所以他會是舊款,還常常故障的機器人。  


影集的設定在未來,因此需要打造許多交通工具,你們如何設計這些交通工具呢?

邱立偉:因為八戒是一個送貨員,所以他的交通工具我們花了比較多功夫設計。八戒飛船的設計,想像源自《西遊記》裡面,它們一行人所騎乘的那匹白馬。然後設想他平常會怎麼上下貨,怎麼上下船,然後他的貨會放在哪裡,所以如果有特別留意的話,會發現很多東西都是非常生活化的,比如他駕駛座邊就有一台小風扇,也掛著一些吊飾等等,因為八戒花了很多時間在這艘飛船上,所以就會布置得像他的房間一樣,會很個人同時富有生活感。

 而這艘飛船最有趣的,其實是 AI 機器人老甲,他沒有實體而是透過浮空的螢幕呈現一張面容,他常常會跟八戒對話,而且他的特色之一是非常喜歡使用成語,雖然常常誤用。因為我覺得使用成語對非母語的人來說,應該是很困難的。然後去設想那如果是 AI 機器人,他又要怎麼用成語。而老甲的配音,我們也有請配音員特別用現今的 AI 語音方式配音。


揭開科幻影集《未來宅急便》幕後面紗,專訪 studio2 導演-編劇與動畫製作篇
Netflix 攜手亞裔創作者,預計 2023 年推出三部動畫作品

相關文章

 
還沒有帳號嗎? 點此立即註冊!

登入您的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