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www.incgmedia.com/

以散文敘事手法與療癒定格動畫,打造奇妙生命篇章,專訪 2022 金穗獎與台北電影節最佳動畫片入圍《島影》

長期鼓勵學生與新銳創作者的金穗獎,將於 2022 年 6 月舉辦實體與線上影展,邀請影迷觀賞台灣與國際亮眼的短片創作。實體影展將於 6 月 3 日至 12 日在台北光點華山電影館舉辦,線上影展則在 6 月 3 日至 30 日,而頒獎典禮將於 2022 年 6 月 11 日揭曉得獎名單。映CG 特別專訪入圍 2022 金穗獎與台北電影節最佳動畫片《島影》,如何以散文形式,賦予短片生命力,展開一場奇妙又殘忍的奇幻之旅。

延伸閱讀:榮獲學生奧斯卡銀牌,動畫界台灣之光余聿專訪


余聿  
踩影子停格動畫工作室 導演

2013 年畢業於國立政治大學廣播電視學系,並雙主修哲學。畢業後進入共玩創作擔任偶動畫師。2015 年秋季,進入南加州大學,攻讀電影學院動畫學系碩士,繼續鑽研定格動畫。兩年內分別創作了 《視線》、《家家酒 》兩部動畫短片,分別獲得第 39 屆及 40 屆金穗獎的肯定,2017 年開始製作《雛菊》,在 2018 年分別獲得學生奧斯卡銀獎,入圍洛杉磯短片節及釜山動畫影展等國際影展的肯定。畢業之後加入 Netflix 定格動畫長片的團隊,擔任《聖誕夜驚魂》導演 Henry Selick 的動畫助理,隨後擔任《鬥陣特攻聖誕特別篇》的製偶師。新作《島影》入圍 2022 年金穗獎與台北電影節最佳動畫片。


誤打誤撞走進定格動畫世界

從小受《聖誕夜驚魂》、《笑笑羊》等定格動畫薰陶,導演余聿從沒想過有一天能親手製作自己的定格動畫,她笑說:「這一切都是誤打誤撞。」就讀政大廣電系的她,在大四畢業製作時開始嘗試停格動畫,受當時指導老師王亞維和傅秀玲老師的鼓勵與支持。接著也進入共玩創作實習,參與改編自台灣漫畫家王登鈺作品的《夢遊動物園》製作,與前輩們學習很多相關知識與技巧,展開了定格動畫創作之路。

《島影》設計圖

首次以散文形式,描繪一段奇幻又殘忍的生命循環

余聿先前作品大多以人類為主角,鮮少嘗試以非寫實生物為主的故事。導演表示:「以往科幻類作品大多都會融入驚悚元素,所以這次打算做一個比較療癒的故事。加上自己以往描述故事都偏向短篇小說的形式,但以動畫短片來說,其實很多創作者會以詩集或散文形式來製作,所以我打算給自己一個挑戰,嘗試以散文形式做一個短篇故事。」

《島影》劇照

《島影》講述主角苗仔和影子一趟尋找自我之旅,一路上苗仔所遇見的奇妙生物,每一族群都代表著他者,如同人為群體生物,無論如何選擇都會受他人影響。藉由苗仔的視角,觀察不同族群之間的相處模式,並探討在無法不被他人影響的世界裡,該如何堅持自己所愛。最後,苗仔也意識到整個世界就像是一個無法逃脫的循環,但為了保有現在眼前珍愛的事物,是否仍然值得放手一搏。

《島影》劇照

以果實為主角,闡述大自然的生生不息

故事講述一個生命循環,因此原先就設定主角苗仔為一顆果實,最後再長成一棵樹。余聿笑說:「雖然當初大家都說苗仔的外觀看起來比較像是羽毛,但其實我製作的水滴狀果實。」片中苗仔遇到的奇幻生物,其中有一個是吃小孩怪獸「肚蛙仔」,余聿則表示,此角色的靈感來源是來自於親子關係中的情緒勒索,並藉此表達父母對孩子的要求與影響,而整體概念也可延伸成家族對個體的影響。片中大肚蛙仔想要吃小肚蛙仔,小肚蛙仔不讓牠如願,大肚蛙仔就哭,而比較奇妙的是小肚蛙仔卻也欣然接受這種情緒勒索,為了大肚蛙仔而活的感覺。余聿也補充:「造型靈感取材自我的童年陰影,小時候看 Discovery 頻道,池塘快乾枯時,蝌蚪會互吃對方,期望趕快長大變成青蛙,才能生存下去。因此牠們外觀會有點像青蛙。」

主角苗仔製作
獨眼鳥製作

以眼球長出黃花呈現詩意與奇幻,取代殘忍與血腥

《島影》中主角的眼睛十分靈活且順暢,余聿分享眼球有兩種做法,一種是實際製作眼窩,並在裡頭放入眼珠,由於眼窩做地很圓,所以眼珠可以在裡面轉動。仔細看甚至可以發現眼珠中間有一個洞,那個洞就是給動畫師插針逐格拍攝。另一種則是直接用貼的,像是「吃小孩怪獸」大肚蛙仔的眼睛就是以一張紙呈現比較像是拼貼的效果。片中有一幕令人印象深刻,當苗仔碰上獨眼鳥這族群,因牠們都只有一隻眼睛,所以苗仔為了融入牠們拔掉自己另一隻眼睛,隨後長出黃花。余聿表示:「以黃花呈現是因為不想讓畫面這麼殘忍及血腥,也不想讓眼睛那一塊變成一個空洞,所以用了比較詩意的方式來呈現。原本是想讓那個洞長成一個植物,但後來拍攝出來的結果,看起來有點不太適合,所以就改成以肉芽色開成一朵花的方式呈現。」導演分享:「動畫師就是動畫中的演員,所以我覺得困難之處在於如何呈現角色情緒,技術面反倒還好,只要你找到能夠逐格拍攝的材質,都可以製作成停格動畫。」

《島影》設計圖

運用「假運鏡」與「分層拍攝」,呈現出天空雲層高低差

身為果實的苗仔,無法曬太陽,因為曬太陽會發芽,長成一棵樹,接著樹會吸收苗仔的影子,影子又會變成苗仔,是一個不斷循環的過程。這部分為呈現出天空雲層的感覺,余聿以平拍方式,從上往下拍攝,接著經過一層層共有四層的玻璃,每一層玻璃都放置棉花,製作成雲層效果。運鏡則是以「假運鏡」,實際上相機是停在原地,而擺放在玻璃上的物件則是往下移動,以呈現出往上衝的感覺。導演也分享,通常停格動畫越緩慢的動作會越難拍,像是棉花有點像牽一髮動全身的概念,所以拍攝時,得用長竹籤輕碰一下,而不是整隻手進去場景內擺設,呈現效果也會比較細膩。

《島影》劇照

放慢故事節奏,加入更多情感,打造奇幻的生命故事

《島影》從前期發想到製作完成,大約花了近兩年的時間。由於此次算是余聿首次以不同形式創作,所以本片在規劃上與以往作品有所不同,她會先構想一些主要畫面,才去思考如何呈現以及期望得到何種效果。加上,片長將近 20 分鐘,故事節奏就會比較慢一點。余聿笑說:「其實我是滿急性子的人,所以之前作品大多都用 2、3 分鐘就講完一個故事了。但這部片得刻意把節奏放慢,加入更多情感,所以分鏡有畫地比較細緻,有些動作拆解甚至在這時期就已經出來了。」製作上,除偶動畫外,片中光束有些是拍攝後再合成上去,影子有些則是 2D 動畫以及透過綠幕實拍合成。由於這次是以妖怪、小怪獸為主要角色,所以動作表演花了很多時間與動畫師討論,甚至參考很多動物的影片。

動畫師廖珮瑜工作照
動畫師蔡易錦工作照

先前作品大多是獨力製作,這次則邀請兩位很有經驗的動畫師蔡易錦與廖珮妤一起合作,創作上互相給予很多自由,其中有些片段製作地很好,我就會讓她們的表演能再長一點,跟別人合作算是滿有趣的一次經驗。

by 《島影》導演余聿

建立每個角色的專屬樂器,達到畫龍點睛的效果

《島影》的聲音與配樂是由燒聲娛樂實驗室負責,並由兩位配樂師張易婷與陳立唐統籌。張易婷是余聿大學同學,先前許多支獨立作品都是由她協助配樂,由於先前兩人合作過,有了一定的默契,這次製作上很順利。《島影》有許多奇幻生物,所以雙方有針對每個角色討論其代表樂器,仔細聽甚至能聽到每一階段的故事,都有搭配一個主要樂器。余聿笑說:「配樂師們很喜歡《島影》的故事,他們很用心地配作。一開始看到規畫,真是嚇了一跳,因為找了很多樂手現場錄音。」她又補充,片中獨眼鳥在跳舞時,由於當初已先拍攝好跳舞畫面,自己有配了一個類似三三拍的音樂,這一段她就有特別要求配樂能對到舞蹈表演,其餘地方幾乎都是讓兩位配樂師自由發揮。

配樂師張易婷工作照
配樂師陳立唐工作照

圖片由 余聿 提供,文章由映 CG 所有,如需轉載請聯絡我們。  

《糖豆人》與《鬼滅之刃》Switch 平台移植!編輯精選 25 款 6 月上市遊戲,發售日期與上架平...
issue 51: 一鍵登入 GAME WORLD

相關文章


還沒有帳號嗎? 點此立即註冊!

登入您的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