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www.incgmedia.com/

一探充滿神秘「色彩」的影像工作,專訪旅美調光師 Cynthia Chen

在映 CG 第46 期雜誌「流光溢彩:The Art of CG Lighting」中,我們邀請到目前居住在美國洛杉磯的 Cynthia Chen,分享了她在調光師職涯的心路歷程。在新一集的 Podcast 「CG鬧什麼:Now What?」中,Cynthia 進一步分享了她在調光工作上的職涯思考,以及有趣的趨勢觀察。她以目前自由工作者的型態從事調光師一職,擁有超過 5 年的經驗, 提供客戶一條龍式的剪輯、調光服務。她曾就職於 Technicolor,參與製作奧斯卡提名及金球獎最佳動畫長片《大冒險家》、美國電影學會獎佳片《李察朱威爾事件》等。

  完整訪談可免費收聽 Podcast

Podcast 節目於每周三、每周日 20:00 更新最新一集,在 Apple PodcastSpotifySound On 上皆可訂閱。  


Cynthia 的成長過程,彷彿是在不斷進步的數字影像世界中,透過自我摸索一同成長。也因為受到父母的薰陶,讓她從小就對於色彩和科學產生喜愛。她回憶,「小時候家裡買了 SONY 的照相機和錄影機,我幾乎是一做完功課,就開始研究設備的說明書,可以說是到痴迷的程度!」而對於色彩的敏感度也隨之增加,內心總有一股渴望和衝動,想要進一步將色彩應用轉換到影像中。

從福州大學的數字媒體藝術系畢業後,冥冥之中,彷彿有一股力量帶領她走向更聚焦的職涯道路上,「在做本科的畢業設計時,我就特別希望能讓片子能像照片後期一樣,能夠更自由地調整我想要的色彩風格。」

現今,看起來自成一格的「調色」專業領域,對於 Cynthia 當時所處的時空背景卻是比較新穎的領域,其中的專業知識也鮮為人知。輾轉之下,當時知道有 Da Vinci Resolve 的調光調色軟體,卻也缺乏有專門的教學資源可以參考。在大學畢業後,Cynthia 前往美國 AAU 大學攻讀電影研究所,在就學期間中獲得更多的學習資源;除了邊修習電影後期課程外、也自學調色,更自費到洛杉磯參與了 International Colorist Academy(ICA) 的培訓,取得正式證書。回到學校後,也獲得許多同學邀請為電影作品做剪輯、調色工作。這樣的模式,也從就讀研究所期間開始根深蒂固,成為了她現於 Freelancer 工作的業務雛形;直到現在,許由於 Cynthia 所提供的服務能夠一站式地滿足剪輯、調色工作,成功吸引了許多客戶上門。 

(延伸閱讀:創辦 ICA 學院的調光大師 - 「色彩帶來的影像魔力,每個人都應該懂」專訪調光大師 Kevin Shaw

2017 年到了洛杉磯求職後,Cynthia 先是前往了 Roush Media 工作,展開了調光師的職涯之路。雖然規模不算大,但是擁有頂尖的設備,包含自己的影院、調色間和機房。「在這裡,我學習到了相對標準的工業流程,了解到即便是做 DIFinishing ,也有很多不同的分工。」相對來說,調色更只是其中的一個環節,並橫跨不同的軟體。」在第一份扎實的工作經驗下,Cynthia 觸及了幾乎所有的工作流程。像是機房的軟體管理、素材資產管理、DI Online Editing (院線片套底、剪輯)、DI 調色,甚至陪客戶導演QC成片,到做數位電影封包(Digital Cinema Package)等等。完整的工作流程參與,都讓她更加確定,調色是她最為熱愛的工作。

她回憶,在學習的過程中,還把自己的筆記整理成了一本員工手冊,供新人實習生閱讀使用。而當時的老闆也投資引進了業界內較為昂貴的的調色系統,在前輩的指導下,開始接觸學習專業調色軟體 Baselight。 

而 2018 年底,在機緣巧合下,Technicolor 的副總裁找到 Cynthia,邀約她加入團隊中擔任調色助理,更要求會使用 Baselight,「面試的時候我見到了業內著名的調色師 Maxine Gervais 和她的團隊,並一拍即合。」此後,她加入了 Maxine 的團隊,並參與了奧斯卡動畫入圍長片、金球獎最佳動畫長片《大冒險家》。接著,更參與了 Clint Eastwood 導演的《李察朱威爾事件》、Netflix 影集《彌賽亞》、長片電影《雪戀三部曲》

Cynthia 表示,Technicolor 作為一間電影工業裡的老牌公司,不僅擁有世界上最好的設備,還有最優秀的一批人才。在分工上,連接換設備都是由專門團隊負責,調色師只需要專心坐在 DI 調色間裡,在使用者界面中工作,她笑著比喻道,「那樣的工作狀態,就有點像手術醫生一樣!」但正是因為在分工細緻的環境中工作,每一個人的要求也都會更高、壓力也會遞增,「如果是在一間小公司中做錯了事情,老闆通常會容許你再次學習;但在大公司中,做出同樣的事情可能就沒有第二次的機會了。」


在 Technicolor 工作的這段時間,專業上,我學會了更深入的技術,對自己有了更嚴苛的標準;在工作場合社交上,我學會了如何專業地與調色師或調色助理溝通、與技術支持部門溝通,以及如何與後期製片還有客戶溝通。看到很多資深前輩解決問題的方法,也讓我深有體會。

by Cynthia Chen 

Cynthia Chen 的 Showreel

聊起過往最為深刻的電影專案參與經驗,則是一部名為《Forgiveness》的心靈驚悚的電影。近似於《1917》、《鳥人》的電影敘事形式,帶有一鏡到底、更帶有特效的特色。雖然非為「真正的」一鏡到底,而是在僅有 13 個鏡頭的數量上,製作工作上會更為挑戰。不像普遍的製作流程中,可以逐一調整每一個鏡頭,因此只要一動顏色,就會讓整部片一起更動。Cynthia 為此設置了一個流程,先將所有的套底特效、鏡頭都匹配好了顏色後,接著在時間軸模式(Timeline mode)上使用關鍵幀的形式進行調色,也讓最後的工程文件佈滿了密密麻麻的關鍵幀。「總的來說,這是一個很容易搞砸的專案,一旦搞錯關鍵幀,就可能要花更多的時間來解決問題。」但也為了要讓色彩是連貫的,Cynthia 需要和導演在調色過程中,一次次地坐下來、共同調色,「就像是在做一場漫長的音樂會,每次調色都只能往時間正向行走、不能回頭。」

目前從事自由職業調色師已有三、四年的 Cynthia,也因為在工作經驗上累積了固定的客戶群體,因此打算花更多的精力經營自己的工作室。她指出,以 Freelancer 的型態工作,與在公司當固定職員有非常大的不同之處,「在公司裡工作,只需要做好自己負責的一小部分事情,並將工作發揮到極致;相對來說,Freelancer 所要考慮的事情也就更多了!」與其說是獨立作為 Freelancer,不如說是更傾向個人事業的模式,因此從工作室建設、宣傳到項目談判,到實際的項目至做與最終交接,都要獨力完成。身兼 Artist 之餘,還要當自己的製作人、技術管理及公關宣傳,一忙到不可開交,還要去尋找助理加入工作。

在 Podcast 的訪談中,Cynthia 詳談了自己在工作流程上的步驟及思考,並給予了聽眾在調光工作的職涯建議。她認為,調色師就像畫家一樣,是可以擁有自我風格的。她進一步表示,「美感和技術可能不衝突,但是風格和客戶需求卻有可能衝突。也許你的風格並不是客戶想要的,所以要在客戶需求的基礎上融合自己的風格。」具體來說,只要給客戶一個符合影片需求的理由,在某些情況下,風格是需要被「推銷」的。逐步在專案上的累積,一旦在產業內的名聲更廣泛後,也就可以更強調自我的風格,甚至有些客戶會是衝著風格而尋求合作。

「和客戶合作的話,很重要的一點,就是要有服務精神,並且要思考如何在他們的預算下,同時也符合自己對質量的追求的前提下進行合作。」Cynthia 認為,緊密的溝通、對色彩感覺的「翻譯」也很重要;因為調色依然是作為藝術創作的一部分,好看與否,並沒有固定標準,「像是有些客戶不一定會對色彩名詞很了解,這種時候,就要藉助參考片,同時耐心地使用一些有效的『翻譯』來提高溝通效率。」對於協調工作上,她也說道,有時候可能會遇到內部的意見紛歧,像是導演製片和攝影指導同時在場提出不同意見的時候,也要運用智慧,避免不必要的矛盾衝突。

「因此,不管是 Freelancer 還是公司職員,個人的性格都是很重要的。」Cynthia 結語,在創意產業的合作中,也因為要和許多擁有豐富想法的人合作,擁有好的性格、富有創意輸出能力的人,更能帶來更好的工作氛圍,並吸引更多的合作者。 

Freelancer 的工作雖然不穩定、但是時間非常自由,時間和項目安排得當的話,收益是會超過在公司工作的。

by Cynthia Chen 
短時間打造擬真的火煙特效!Houdini 外掛 Axiom 免費下載中
以絢爛的光影色調,衝擊你對顏色的既定想法!探索數位科幻圖像背後的絕美故事

還沒有帳號嗎? 點此立即註冊!

登入您的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