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www.incgmedia.com/

已精選 

「當人們認為配音還是一門藝術,它就很難被取代。」專訪《辛普森家庭》「荷馬」資深配音員魯蛋叔叔,一窺他如何縱橫三十年精彩「聲」涯

5 月初的春夏總是夾雜著些許的汗水與涼風,在這陽光明媚的一天,小編與攝影團隊驅車前往松山文創園區旁的擎天信使音樂製作有限公司,採訪台灣資深配音員「曹冀魯」。一踏進門,他便熱情地歡迎我們的到來,彷彿是認識已久的朋友,絡繹不絕的歡笑聲,也為本次的拜訪揭開序幕。過程中,他與我們分享了職涯一路以來的點點滴滴,更大談產業生態的轉變,以及近年來生成式 AI 崛起,對於配音員的影響。

延伸閱讀:自製樂器、柳琴、中阮、吉他多種樂器的編織,專訪王顥書為動畫短片《黑洞人》配樂作曲的幕後故事


資深配音員
曹冀魯

又稱魯蛋叔叔,台灣資深配音員,現任台北市配音人員職業工會理事長,以及魯蛋叔叔聲創工作室負責人。曾配音過許多知名戲劇及卡通角色,代表作有《怪醫黑傑克》黑傑克、《麵包超人》細菌人、《名偵探柯南》毛利小五郎與怪盜基德、《海綿寶寶》章魚哥、《辛普森家庭》荷馬、《探險活寶》老皮等等。

Facebook

Instagram

Youtube


與廣播電台結下的奇妙緣分

將時間倒轉回 2018 年,當初以一句台詞「皮諾可,這個直接電死。」因而在網路上聲名大噪的魯蛋叔叔,為大眾帶來了滿滿的問號與驚嘆號,許多人驚覺平常只會在銀幕裡看到的角色,竟然活生生地跳出來說話。而將時間拉到現在,雖然魯蛋叔叔這個名字已經耳熟能詳,但它的由來卻鮮為人知。「雖然我最早是配音出身,但其實電台產業的經歷也相當資深。」,他解釋:「1994 年我正在幼獅廣播電台工作,當時有個兒童節目叫《輔迪甜甜圈》,裡面的三位主持人都是我配音的。其中一個就叫做『魯蛋叔叔』,這個角色是採用我原本的聲線,另外兩個角色『小寶』和『大呆』則是比較偏耍寶與笨笨呆呆的聲線。」2013 年,他決定成立自己的工作室,因為想用可愛又好記的名字,所以放棄本名曹冀魯,改以人生配音處女作的角色魯蛋叔叔來命名。「兩者之間剛好都有個『魯』字!」他笑著說道。


從電台主持人、配音員到華語教師的斜槓人生

魯蛋叔叔是台灣現今的頂尖配音員之一,說到一路上精采的職涯旅程,他慷慨地與我們分享當初踏入配音行業的契機,他解釋:「我最早大學四年級就在配音了,當時甚至連華視訓練中心都還沒成立。恰巧有一家錄音室拿到一批原『聲』進口的港劇錄影帶,由於那個年代的配音員大多都是從各個電台所挑選出來的導播級菁英,使得在年紀稍大的情況下聲線會過於老態,所以到處在尋求年輕的聲音。」某天,他碰巧看到錄音室開了配音班,於是燃起興致報名上課,最後也成功倖存下來,他笑說:「其他同學上完課後早就陣亡了,老實說我自己真的是千挑百選的菁英(笑)。」退伍後,他聯繫錄音室老闆尋求工作,當時老闆問自己想做什麼,他回答:「我想做電台。」於是老闆撥了通電話,引薦給當時在劍潭活動中心裡的幼獅廣播電台,因為對方看中了自己活潑的個性,最後成功錄取並負責主持青少年與兒童節目。

我們知道,廣播電台的音頻可以分成 *AM 以及 *FM ,他表示當初節目就是以 AM/每天 3 小時,現場 Call-in 的形式播出,甚至是全台首例。儘管音質較差,但仍非常受歡迎。他前前後後共待過十個電台,且都當上管理階層的職位,但有鑑於對配音還是抱有極大熱忱,所以當時都是白天配音,晚上處理電台工作,甚至一度還在政治大學裡教華語。「當時我的主力配音工作是在一個叫做立即購的購物頻道,那時連東森和 MOMO 都還沒成立,我是他們的簽約配音員,『傑克,這真是太神奇了!』這句話最早就是由我配音的。也因為這份工作,讓我發覺狡兔一定要有三窟,所以最忙的時候是早上在政大教書到中午,下午 1 點配音,晚上 6 點在電台工作到 12 點,這樣的生活大持續了六年。」他說道。

※ AM(調幅):音質較差,廣播範圍較廣

※ FM(調頻):音質較佳,廣播範圍較小

過往身兼三職的他,有段精彩的斜槓人生

上下班從不打卡!揭曉配音員的工作日常

配音與其他常見的工作相比,是一門非常特殊的行業,因為配音員沒有一個固定的工時,更沒有所謂的上下班打卡,而且都要透過媒介(錄音室)才能接到案子,魯蛋叔叔說道:「基本上,配音員並不能自己決定工作量的多寡。我常常說它就像在買賣商品一樣,是錄音室來選擇你,而不是你來選擇錄音室。」針對配音員的作息分配,魯蛋叔叔以自己所處的戲劇卡通類別,且工作都排滿的情況來舉例,時間主要會分成早班、中班與晚班三個部分,早班通常會在早上 9 點半開始錄製,再來下午 1 點接續中班,晚班則是晚上 6 點半開始,而且過程中不一定都會待在同一個地方。每個時段錄音室都會設定該有的工作量,比如早上有 4 集卡通,那就得全數錄完才能結束,且因晚上時間較多(黃金時段),所以工作量也會比較多。另外,雖然配音員的休假制度同樣跟著政府勞基法走,但何時休假還是得看錄音室的安排。

魯蛋叔叔的配音日常

錄音技術雙面刃:單收與雙收

在 90 年代,配音都是透過 Betacam 攝影機來錄製,由於無法分軌,所以得找所有配音員一起參與,俗稱「群收」;但得益於科技的進步,錄音器材變得越來越專業,錄製的效率與速度也大幅提升。踏入台灣配音圈三十幾年的魯蛋叔叔對此非常有感觸,他解釋:「比如一集韓劇需要用到 7 名配音員,那就必須全員到齊,但錄音室沒辦法坐那麼多人,所以會分兩批進行,最後錄完『*雜聲』再一起下班。」雖然群收一個晚上往往只能錄兩集韓劇,但它的好處就是進步很快,因為新人能在現場觀察前輩的情緒、語氣與反應,直接吸收經驗。隨著器材更新可分軌錄製,配音生態漸漸改成「單收」的方式,也就是錄好各自的部分後再把音軌接起來,儘管效率提高且工時更少,但對新人來說就少了一個學習進步的機會。「現在想當配音員會比以往更辛苦,因為錄音室不太會找新人,大家都想找資深、基本功紮實的配音員,來節省寶貴的時間。」他坦言。

※雜聲:畫面的背景聲,比如軍隊呼喊聲、賣場人來人往的人聲等等。

現今配音已邁入單收模式,效率快也更方便

術業有專攻!一窺配音的三個大面向

目前,配音主要分成三大類 – 戲劇卡通、廣告和電玩。以戲劇卡通與電玩來說,它們的特色是非常吃情緒與臨場反應,因為配音員都是現場才拿到稿子,所以必須要在邊聽原聲邊看畫面的情況下,對著演員的嘴型念出台詞,這關係到強大的分工能力;而廣告本身則較不注重對嘴,只要口齒清晰、語氣良好地把商品介紹唸出來即可。談到最受關注的薪資問題,魯蛋叔叔透露三者的計算方式都不同,他說:「首先,每個配音員的行情都不一樣,這非常重要。戲劇卡通會以集數來給付薪資,電玩則是以時間來計算,以小時為單位起跳;但廣告就比較特別,它會因為電視、廣播、社群媒體等曝光媒介的不同,而有不同的報價,但基本都是以 5、10、15、30 等秒數為標準。」此外,他提到廣告配音的另一個特別之處,就是比較偏向打工性質,也就是單支單支呈現,比起戲劇或電玩這種長篇幅的作品來說較無保障,也難累積到代表作。

魯蛋叔叔也與我們分享目前手邊的專案,他表示電玩配音的工作量有日漸增長的趨勢,比如前陣子才剛結束《失落的方舟:Lost Ark》,他透露這是個規模龐大的專案,總共用了 98 位配音員。「一般來說,我平時負責的專案主要分成兩種,第一種是我原本就有在接的,像長壽卡通《辛普森家庭》荷馬或《海綿寶寶》章魚哥等等,第二種就是看合作的錄音室承接什麼樣的專案。」他說道。坐落於松山文創園區旁邊的「擎天信使音樂製作有限公司」,是魯蛋叔叔長久以來的合作錄音室,最近除了承接多部電玩配音之外,還有一部非常特別的作品,也就是停播快十年左右,近期又重新進入觀眾視野的長篇動畫《Bleach 死神 千年血戰篇》,他指出 5 月才剛錄完三季度的《相剋譚》。

《失落的方舟:Lost Ark》
《Bleach 死神 千年血戰篇》

提攜後輩不遺餘力:「有天份的璞玉不好找 !」

由於配音員都是現場才拿到稿子,可想而知擁有隨機應變與快速消化資訊的能力,絕對是必備的技能。針對如何培養並磨練出一名合格配音員,魯蛋叔叔表示這絕對不是一蹴而就的事,他解釋:「台灣配音圈採師徒制,如果想進這個行業,其實大部分都是透過上課的方式,才有機會被看見。像我們台北市配音工會每年都會定期開設訓練班,讓有興趣的人來嘗試,如果資質夠好也訓練有佳,我們就會推薦給一些錄音室。」一開始,他們會以「*跟班」的身分和資深前輩或「*聲音導演」一起見習,過段時間確認沒問題的話,就會從配角開始配音。當被問及開班成效的好壞,他看似語重心長卻又豁然開朗地回答:「當然不好!」

他認為配音是一門藝術,而藝術非常看重天分,因此「口齒清晰,發音標準」就是一個進入配音產業的度量衡,只要能做到這兩點,機會就是比其他人大。儘管無法保證每位學生都能過關,但他仍時常提醒這些成功倖存的新血們,除了天分之外,努力也很重要。「當你把自律變成一種習慣,那你離成功就不遠了!」即使像魯蛋叔叔這樣資歷很深的配音員,開車時他仍時常聽收音機跟著講話,或散步時看到招牌就唸出來,透過平時的累積訓練口條、語速與反應能力。

※跟班:配音學徒,通常零收入且無固定時長,獲得師傅同意後才能開始配音。

※聲音導演:又稱領班,負責指派配音員錄音角色,並確保過程可順利進行。

透過配音訓練班,尋找好的聲音璞玉

跳脫思維!為聲音表演注入生命力

細數一些經典的卡通角色,如《怪醫黑傑克》黑傑克、《海綿寶寶》章魚哥、《辛普森家庭》荷馬、《探險活寶》老皮等等,都是出自於魯蛋叔叔。回首過去三十幾年的配音生涯,積累了幾十部卡通與韓劇。對他來說,《辛普森家庭》荷馬是最印象深刻的角色。「我認為荷馬已經是另外一種層次了,它之所以如此受台灣人歡迎。聲音表演如此本土化,就是因為連劇情、字幕也是我們自己改編的!」他說道。《辛普森家庭》確實受到了許多人的熱愛與迴響,撇除劇情時常穿插台灣時事外,最為人津津樂道的就是荷馬滑稽又無厘頭的聲音。他指出,以往錄音室在接案時不太會改變角色聲線,導致配音模式一度死板,但《辛普森家庭》是由魯蛋叔叔工作室直接負責,他希望能讓大家更了解這部卡通的笑點,所以大刀闊斧地改編了字幕與腳本,並讓配音員自行決定角色的聲音表演,最終廣大的好評也讓他獲得了滿滿的成就感。


另外,《探險活寶》老皮也是一個非常特殊的角色,從他嘴裡說出的一口廣東國語,是在卡通上從未看過的聲音呈現。「其實最初並不是這樣決定的。」魯蛋叔叔坦言,原本客戶希望他模仿藝人王偉忠的聲線來配音,但他認為這是對配音員的不尊重,因為模仿從來就不是配音員該做的事,所以他建議這次讓他來決定該如何呈現。最終,廣東國語的獨特口音不僅讓客戶非常滿意,也讓許多觀眾都拍手叫好,《探險活寶》也成為一個成功案例,讓後來的《天兵公園》、《天才阿公》、《蓋酷家族》等作品,都逐漸將「怪腔怪調」視為卡通配音的核心。


一人分飾多角的秘密武器

目前,台灣配音圈普遍都是一人分飾多角,常常在一部卡通裡每位配音員就需同時錄製 4 至 8 名角色,有時甚至還會到 10 幾位角色。對喉嚨來說,無疑是相當大的壓力。魯蛋叔叔坦言,因為戲劇、卡通都是以集數來算錢,所以配音圈時常會有這種「同工不同酬」的情況發生;首先錄音室會找一些配音員來試音,接著再交給客戶做篩選並決定人選,因此單一人負責多名角色已是常態。談到要如何在眾多角色的聲線中做出區別,他和我們分享了一個好用的小訣竅:「我們會用『情緒』去做包裝!比如在同一場戲中,你要為兩位同年紀的女人配音的話,你就得去揣摩角色的個性,比如是高傲或溫柔,根據這項再適時變換語氣。」以魯蛋叔叔的入行年代來看,當時是日本長壽卡通的巔峰期,包括《哆啦 A 夢》、《蠟筆小新》與《櫻桃小丸子》等等,常常一配就配十幾年,基本上觀眾已經非常熟悉他們的聲音了。他也感慨表示:「但我想這就是過程吧,誰沒年輕過!」儘管自己幸運踏上這波浪潮,但他仍建議新進配音員還是需多配點角色,如此一來才能累積代表作,讓聲音被別人記住。


漫長「聲」涯如何安全下莊,這兩點是關鍵

俗話說:「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與其他產業相比,配音的工作壽命更是特別長,從幼童到白髮蒼蒼的例子皆大有人在。針對保養喉嚨的方法,魯蛋叔叔表示只有兩點需要遵守,第一是作息規律,只要一熬夜或睡眠不足,隔天聲音就不會乾淨。第二是不要抽菸,因為聲帶的血液循環會受到影響導致水腫變形,而且處於一個乾燥的狀態。「喉嚨作為我們的武器,一定需時常保養才能用得長久,就如同投手必須懂得保護手臂一樣。狀態不好就不會有錄音室來接洽,這是必然的。因此配音員要有好的從業態度,讓自己的聲音與注意力維持在最佳狀態。」他直言。此外,他透露很多人也曾問過自己,到底什麼時候會退休,但他卻笑著回答:「讓上天來安排!」。隨著年紀增長,聲音自然會變得越來越低沉,因此他認為不同角色就該找合適的人來演繹:「每個人都要知所進退,我都已經 60 歲了,總不能一直讓我來演 16 歲的怪盜基德吧!」


關於配音員與商業價值的那件事

不論是廣告或影視作品,邀請明星、演員甚至是網紅來擔任配音也是業界常態,如《花木蘭》花木蘭(李玟)、《汽車總動員》閃電麥坤(吳建豪)、《蜘蛛人:穿越新宇宙》蜘蛛人(柯震東)等等,都是非常鮮明的例子。「要懂得換位思考,這只是非常單純的商業行為,如果我是客戶的話,也會這麼做。」魯蛋叔叔指出。電影公司或片商為了讓宣傳效果更好,通常都會找知名演員或明星來配音;以更直白的方式來比喻,假設一位專業配音員能影響 2000 人,那麼明星可能會達到 200 萬,甚至 2000 萬人。儘管如此,由於他們的專長並不是配音,在需維持宣傳效果與聲音品質的狀況之下,配音員通常會受邀前去擔任指導,他透露:「大家也知道配音員並不是一眨眼就能練成,因此作為一位聲音導演,我想出一個最速成的方法,就是我唸一句對方唸一句。語速和情緒我都設定好了,你只要模仿我、跟著我唸就可以了,剩下的就是給足自己信心,全都包在我身上!」

為了宣傳作品,片商通常會找明星來擔任配音

藉由轉型,讓產業生態百花齊放

聊到配音產業的生態轉變,撇除從群收變單收,使得新進配音員越難進步以外,更大的是收入變少的問題,魯蛋叔叔解釋:「以電視台為例,因為現在看電視的人越來越少,所以廣告量全都挪到網路上。為了生存,他們只好一直重播韓劇或卡通,加上新的作品越來越少,導致配音員收入也跟著減少,大家的競爭就變得更激烈。」目前,線上廣告和戲劇卡通配音員總共有 100 多位,被問到需要幾位才能填補產業空缺,他回答:「台灣市場很小,也許只要 50 至 60 位就夠了。除非影視產業能再次蓬勃發展,否則不需要非常大量的人數。」為了預防配音員走投無路的窘境,他一直在思索要如何走出另外一條康莊大道,因此他都會鼓勵這些新進後輩,多嘗試往聲音相關的方面發展,比如 Podcast 或網路直播等等。為此,他甚至開發了一款桌遊,並邀請幾位知名配音員共同參與,以卡通角色的聲線進行遊玩,為的就是希望這些好聲音能不受限縮,讓更多人聽到。


無懼 AI 影響!聲音才是人類最寶貴的資產

近幾年來,生成式 AI 如雨後春筍般開枝散葉,間接影響了全球影視、製造、高科技等各產業鏈,針對 AI 是否會關係到配音員的生存與否,訪談尾聲魯蛋叔叔這樣跟我們說:「會,但不多!雖然台灣還沒碰上這樣的問題,但一定會有影響,不過恐怕只有廣告配音或電視旁白會先受到波及。」這番話的背後涵義不難理解,當我們在瀏覽社群媒體時,其實就已經看過許多 AI 配音的電影解說或短影音了,不會覺得它們突兀或出戲的原因,就是因為廣告和旁白本來就不太注重在情緒和語氣。「雖然現在 AI 也可設定語氣了,為什麼卡通戲劇比較不受影響呢?」他坦言,因為聲音的後製會耗掉大量時間,光是說出一句話 AI 也許就得用上 5 至 10 分鐘甚至更久,而配音員只需要一秒鐘就可完成。再者,台灣的配音費用其實並沒有想像中高,通常收費越高的工作才更有機會被取代,因此對戲劇卡通來說,AI 生成在費用與效率上都是筆不划算的交易。

當人們認為配音還是一門藝術的時候,它就很難被取代。

by 資深配音員 魯蛋叔叔
魯蛋叔叔表示,目前配音員還不必害怕會被 AI 取代

文章授權聲明

  • 專訪
  • 文章為映CG所有,如需轉載請標明出處
Blender Market 10 歲了!官方推出超殺感謝祭,一天領一個免費外掛,共十款讓你無痛入手...
動畫大師新海誠 20 週年經典鉅獻《雲之彼端,約定的地方》6 月 21 日重返大銀幕!

相關文章

還沒有帳號嗎? 點此立即註冊!

登入您的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