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www.incgmedia.com/

【奧斯卡專題】電影《1917》五個精彩的特效亮點,看團隊如何用後製完成「一鏡到底」

攤開今年奧斯卡最佳視覺效果獎,有以全 CG 技術震撼業界的《獅子王》、不藉由動補設備,卻能讓人變老又變年輕的《愛爾蘭人》、全球影史票房冠軍的特效大作《復仇者聯盟:終局之戰》、帶來磅礡史詩的星際大戰最終章《Star Wars:天行者的崛起》,還有一部集結金獎團隊,並在英國奧斯卡 (BAFTA) 拿下最佳導演、最佳劇情長片,以一鏡到底拍攝手法製作的一戰電影《1917》。究竟這部電影到底有甚麼魅力,讓評審以及業界人士都為之瘋狂。外媒採訪了視覺效果主管 Guillaume Rocheron,來談談《1917》五個驚人的特效畫面製作。

延伸閱讀:Netflix 電影《愛爾蘭人》幕後直擊,一窺名導馬丁‧史柯西斯與團隊如何打造逆齡特效!


《1917》全片以一鏡到底的方式拍攝,這也意味著所有環節都必須在錄製時達到完美,方能呈現一戰壯闊、史詩的場面。於是攝影總監 Roger Deakins 安排無數攝影機,並在片場上進行了排練(排練了24週)。其他工作人員,包括美術設計師 Dennis Gassner 和 SFX 現場特效主管 Dominic Tuohy,也跟著參與排練。雖說是「一鏡到底」,但實際上仍需要後製團隊將某些鏡頭拼湊在一起,並在關鍵時刻提供特效,像是令人驚嘆的飛機失事場景、男主角在河中的旅程及戰爭畫面等等。  

劇中關鍵的老鼠也是用特效完成

一、後製的藝術,完成一鏡到底」的影像拼接

後製第一個面臨的挑戰即是讓鏡頭能順利接起來,並且看起來無剪接點,視覺效果主管 Guillaume Rocheron 表示,讓兩隻影片接起來時,總要考慮幾件事,例如你要讓相機看起來是一致的,所以要適時將鏡頭變形、用 2D 混合或變成完全 3D。另外,電影的所有呈現必須非常自然,不能讓觀眾感覺到演員刻意的走位,或是鏡頭運動卡卡的,所以團隊不刻意隱藏剪接點,或讓角色消失在鏡頭中。舉例而言,若讓演員走到樹後,讓樹成為影像的剪接點,這是一個好的拼接方式,但《1917》從未這樣。「如果要讓影片接起來,我們要確保演員的手臂、腿或臉始終在鏡頭中。導演 Sam Mendes 不想有刻意的轉場,那感覺好像是藏了什麼東西,因為如果我們這樣做的話,觀眾會發現!」Guillaume 補充

電影部分鏡頭的剪接點是在演員臉部的特寫鏡頭,要讓這個接點看起來自然,首先要改變設定,進行很多變形和重新投影工作。通常團隊都會拍攝 A 版本和 B 版本,並在兩個版本拍攝相同的動作,接著準備一個合成工具來進行排列,當中並無使用任何運動控制器進行拍攝,而是將兩個鏡頭重疊。接下來,後製會進到 Nuke 進行 2D 變形以利於鏡頭間的融合。有時可能需要移動鏡頭或調整光線,才能接起來。或者是以不同方式連接,以主角的手臂舉例,可能會先換成別的版本的鏡頭幾秒後,再轉為原本的。

另外,roto 和 prep 後製團隊也幫助電影打造真實的特效,因為《1917》大多是在自然場景中拍攝,很少藍幕輔助。像是在無人區奔跑的場景,完全沒有藍幕,所有一切都是 roto 團隊從無到有生出來的!電影有 91% 場景需要特效協助,而大部分都是 roto,有時他們以強硬的方式插入特效,有時則是用替代的方式。  

 

攝影總監 Roger Deakin 嘗試了很多攝影運動,有些鏡頭令我感到嘖嘖驚奇,明明都是用攝影機拍攝,卻能穿過這麼大的區域。當時彩排時,攝影機與演員的互動,簡直是在跳芭蕾舞。

by 視覺效果主管 Guillaume Rocheron

二、結合不同 CG 技術,讓飛機失事更寫實 

視覺效果主管 Guillaume 最喜歡的 VFX 鏡頭-就是飛機失事墜毀的場景。它不僅是背景,而是運用特效去影響角色的動作。首先觀眾會看到三台飛機混戰,接著才是飛機在主角身旁墜毀,然後主角從飛機上將飛行員拖出,之後飛機在他們背後燃燒五分鐘,該特效場面是許多不同技術的結合。當戰鬥機飛行或朝著角色墜毀前,它是 CG 飛機 ( 3D 模型)。在墜入穀倉時,會需要破壞的流體、粉塵 CG 特效。隨後的墜毀畫面是藍幕特效,實際場景只有飛機跟穀倉的一小部分,經由後製將其點燃。Guillaume 說明:「原始鏡頭只有演員的表現,沒有飛機。接著第二版才加入 CG 飛機以及藍幕特效。之後當主角站起來去救助飛行員時,是第三版的創作,團隊製造出火焰特效,完成這個特效場面!」 

通常在製作飛機墜毀特效時,只需要建立反應鏡頭 (reaction shot) ,就會讓場面看起來非常真實,但在「一鏡到底」的製作下,團隊會受到很多限制,因此無法使用。因為這一切都跟錄製時間有關,CG 墜毀比較適合在 4 秒鐘內完成,但這個場景有 10 秒以上,於是就要花更多心力去製作,然而當完成 20 秒的 VFX 時,像是完成了不可能的任務。Guillaume 表示:「這部電影打破團隊過往熟悉的工作模式,不得不提出新的創意並去實驗它,方能完成導演想要的效果。團隊都是邊做邊實驗,畢竟《1917》與一般特效電影完全不一樣。」 


 三、穿越廢墟,打造魔幻光影

提到電影最緊張刺激的畫面,莫過於主角必須穿越 Écous t廢墟,躲避敵人的追擊,到達前線執行任務。Guillaume 認為,SFX 現場特效主管 Dominc Twohy 與 Roger Deakins 的緊密合作,讓主角奔波於毀壞的建築物的畫面,顯得格外美麗,他提及:「兩位大師設計了閃焰效果裝置,讓移動的閃焰照亮建築物的陰影,然而該裝置必須在拍攝的 22 秒內移動 130 英尺,才能製造出攝影及導演追求的巨大陰影,於是團隊將這些龐然大物放在佈景上,變成光源的一部份。看起來非常壯觀,我從沒看過用如此特殊的裝置來打燈。」  

緊接著,主角會看見充滿藝術感的燃燒教堂光影,這邊的光影是用 VFX 和實際燈光作結合。攝影總監 Roger Deakins 擺設了許多可堆疊的燈。它們能以不同的速率閃耀,看起來像是火。特效團隊要做到就是將火光效果原先攝製的背景消除,並憑空建造一個教堂,讓火光效果轉移到教堂。Guillaume 補充:「我們在法國發現了一座教堂,並進行了掃描,模擬該教堂的內部摧毀與起火的樣貌。」由於電影本身在 Shepperton 片廠進行拍攝,僅製作一小部分的村落樣貌,所以特效團隊也必須建構許多建築,創建出一個被戰爭摧毀的村莊。  


四、創造危險又湍急的河景  

提到電影令人棘手特效場面,Guillaume 認為是主角從村莊跳進河裡,並在河中經歷危險旅程的那段戲。因為實拍的場景,都不是在真實的河裡。跳水的部分,主要是在 Shepperton 片廠運用藍幕拍攝,至於河裡,主要是在倫敦奧運使用的水球場- Tees Barrage 國際白水中心拍攝。Guillaume 解釋:「為了讓演員在安全、可控制的環境中拍攝,我們只好租借水上中心。」因此實景捕捉的重點在於演員在河中的演出,其他都必須依靠特效。然而團隊不僅要創造環境以及水的流動,還要做「一鏡到底」的拼接,這部分非常複雜,因為它必須確保演員、水與濺起的水是相融合的。於是原始版本中主角水的互動,到第二版時會經由 CG 特效調整或延伸,再來就是不斷地修改與調整。

除了上述挑戰,導演還希望河水是讓人感到危險,它不僅是流水,還要有尖銳的岩石。但即使團隊處於受控環境中,也不想用實體的道具,冒險嘗試過分危險的事。因此,SFX 現場特效團隊在河底部安裝了一堆氣泵 (幫浦),使水能反彈到實際上不存在的岩石上。之後,再讓後期特效團隊添加了岩石,創建幾處凶險的場景。


五、氣勢磅礡的最終戰役  

最後,Guillaume 提及電影最大的戰爭畫面製作:「這裡不僅有用 CG 特效,其實也很多臨演、攝影機及真實的爆炸特效,然而涉及實際爆炸,所以攝影組必須盡可能地一次完成拍攝。」於是為了讓攝影機能跟得上主角跑步的速度,團隊必須在吉普車上拍攝。另一方面,這邊的鏡頭也有一些接點,可以讓兩個不同的場景連接起來,並在不同的鏡頭間進行融合。「我們之前做過類似的事情,有些炸藥沒有在拍攝時爆出來,會以補拍的方式合成上去。通常是拍攝完隔天,我們回到了同個地點,拍攝了那些爆炸。」Guillaume 也特別提到,自己最喜歡的爆炸景象,其實是在鏡頭後爆炸。因為攝影機會進到煙霧裡,畫面會給人一種不確定、不安定的氛圍,這才是真實的戰爭氣氛!


本文經 befores & afters 授權發布,內容僅有做字詞修改,保留作者所述內容,但不代表映CG 立場。如需轉載請聯絡原作者。  

更多奧斯卡特效報導

能與女房客進行肌膚之親!18 禁戀愛冒險遊戲《Together BnB》讓人品味愛的酸甜
【奧斯卡專題】一窺電影《獅子王》背景裡的幕後動物明星!
 
還沒有帳號嗎? 點此立即註冊!

登入您的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