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www.incgmedia.com/

【台北電影節】真人電影導演如何製作動畫長片?專訪《廢棄之城》導演易智言與製作團隊,暢談故事創意面

台灣原創動畫電影《廢棄之城》,於去年獲得第 57 屆金馬獎最佳動畫長片,並於今年入圍多個國際重要影展,其中包括具動畫奧斯卡獎之稱的「法國安錫國際動畫影展」與歐洲最知名的「德國斯圖加特國際動畫影展」,也入圍今年台北電影節四個獎項,將於影展期間再度放映。值得一提的是,這也是易智言導演首度製作動畫長片,究竟真人電影導演與動畫團隊的合作會擦出什麼不同的火花呢?映CG 特別專訪導演-易智言(以下簡稱易導) 、監製-李烈、美術指導-郭景洲、製片-楊紹昌 ,與我們暢談這 13 年創作過程中的點點滴滴,讓我們一起了解吧!

延伸閱讀:【金馬 57】耗時 13 年、花上億打造台灣動畫影史最精緻畫面!《廢棄之城》導演易智言的夢之旅


導演:易智言 (以下簡稱易導)

曾以《危險心靈》獲得金鐘獎最佳連續劇,也以《行動代號:孫中山》拿下金馬獎最佳原創劇本,2011年《廢棄之城》的劇本獲得金馬創投企劃案的百萬首獎。是台灣知名影視編劇、導演,2021年擔任台北電影節的主席。代表作有《藍色大門》、《危險心靈》、《行動代號:孫中山》。

監製:李烈(以下簡稱烈姐)

台灣知名女演員,後來轉居幕後擔任監製職務,打造許多知名國片,包括《翻滾吧!阿信》、《艋舺》、《總舖師》、《返校》、《消失的情人節》,並獲得第47屆金馬獎年度傑出台灣電影工作者獎之殊榮。

美術指導:郭景洲 (以下簡稱郭巴)

在動畫產業多年,曾擔任《魔法阿嬤》的構圖,有非常豐富的動畫創作經驗,也憑藉《廢棄之城》入圍2021台北電影獎最佳美術設計。

製片:楊紹昌(以下簡稱 Vance)

資深動畫工作者,曾擔任《姆姆抱抱》 (MuMuHug)台灣原創動畫影集、《那個午後的冒險》動畫短片之導演,獲得許多國際動畫影展的肯定。其原創動畫《妖怪金幣》(Monster Coins)獲得2009東京國際動畫展優秀賞之肯定。


啟發自伍迪艾倫的小段子,架構天馬行空的劇本

回顧《廢棄之城》創作起源,易導認為自己只是想創作一個有趣的故事,直到劇本獲得一些獎項與青睞後,才開始有製作動畫的念頭,恰好天時地利人和,遇到了這些優秀的動畫創作者,《廢棄之城》才逐漸成形並完成。而他也分享創作劇本時的靈感發想:「在 10 幾歲時,曾讀過一本由美國知名導演伍迪艾倫撰寫,講述他年輕時講單口喜劇時的腳本合輯。這本書的每篇故事都沒有完整的起承轉合,像是幽默的小段子。其中一段故事是,「伍迪艾倫一直有個困惑,即是世界上一定有個洞,內含所有人曾遺失的雨傘、原子筆、打火機,不然世界上為何總有東西不見。」另一則故事是,「伍迪艾倫女朋友戴了一副耳環,後來左耳環不見了,於是她女友把右耳環隨手一丟,並說左耳環不見,一定是躲起來了,而右耳環可以帶我找到它藏身的地方。」這兩個段子啟發了易導創作《廢棄之城》的概念,那就是「世界上一定有某個地方,專門聚集這些遺失或丟棄的物件,提供他們逃難、躲藏的場所。」 

創作不是一開始就有明確的想法與概念,而是透過自己的生命經驗作為啟發,在寫劇本或是製作過程中,一步步建立起來。

by 易智言 導演
最早的故事版本,也包含走失的小孩、沒有人照顧的老人會來到廢棄之城,後來因為製作上考量而取消。

角色的靈魂,來自劇本、角色設計、動畫指導 

《廢棄之城》講述魯蛇小樹意外來到廢棄之城,直到遇見正向、積極的塑膠袋「阿袋」,他們倆展開一場驚心動魄的冒險。不論是真人或動畫電影,易導在創作角色時,會先塑造人物特質與背景,再構思角色遇到什麼情境或衝突時,會有什麼反應與抉擇。在劇本創作階段有一定方向後,到了拍攝或製作期間,也會因為演員的詮釋而有所不同。易導舉例,在創作《藍色大門》劇本時,對孟克柔有一些想像,而桂綸鎂帶來的特質以及表現,會逐步讓這個想像變得更立體,更真實、更有人性。當製作動畫時,就必須依靠角色設計師、動畫指導與動畫師提供的詮釋。讓這些動畫角色變得更有生命力。 


透過魯蛇角色,強調自省與轉變 

易導的電影大多都是以青少年為主角,去刻劃年少輕狂所遇到的種種難題。然而主角小樹卻跟以往正向角色不同,既沒有特長、也沒人喜歡、性格膽小猥瑣,是不容易刻劃的角色。易導也說明:「我從來沒有意識到角色討不討喜,我思考的是人物刻畫地完不完整。小樹是我寫過最黑暗的青少年。但人們內心都有黑暗的一面,像是我曾在青少年階段,也曾生出如果某人能去死的想法。這些人性的黑暗面經常出現在青少年身上。」對比過往的《藍色大門》、《危險心靈》,故事大多是在探討社會制度對青少年的為害,然而到了《廢棄之城》,則是想要表達儘管這個社會有非常多不公不義、儘管青少年處於一個不利於他們存在的環境,但若要改變現況,就必須自省。本片透過小樹,更深入探究青少年的自省與轉變。 


當實拍思維進入動畫製程 

《廢棄之城》由電影製作公司(影一製作所)網羅各方人馬,籌組動畫團隊,不是像其他動畫作品較常是動畫公司養自己的團隊,做自己的動畫。所以一開始組織前期團隊,先將文字劇本轉換成視覺化,前期團隊開始創作許多角色、場景美術設計概念圖,繪製數以千計的分鏡腳本,並請演員錄好配音,編輯成動態腳本(Animatic),然後委託西基製作成3D電腦動畫。西基針對動態腳本中的每顆鏡頭做分析拆解,然後製成一份鉅細靡遺的 Break Sheet,裡頭包含每顆鏡頭的時長、使用 3D 資產內容與數量、特效、製作運用的技術…. 等細節。隨後,就展開漫長的討論、來回調整修改的製作旅程。經歷這般龐大的旅程,烈姐也感嘆:「因為完全不懂動畫製作,所以要從頭開始學習。作為監製,判斷劇本進而評估製作費是非常重要的工作,但在《廢棄之城》中,我完全沒有概念,只能邊做邊學,跟著專業動畫人士了解動畫每一段製程,想辦法在預算內,以最高規格盡力完成電影。」 

然而動畫電影與實拍電影不同,實拍電影的敘事節奏多半在拍攝後才剪輯完成,但動畫電影則在前期動態腳本階段,就必須預先確定每個鏡頭的長度與電影敘事節奏。於是易導不斷觀看劇本,刪掉重複的劇情與錦上添花的情節,打造出情感動人與緊湊冒險的電影。美術執導郭景洲(郭巴)也提及在分鏡創作上的小故事,由於導演是拍真人電影出身,所以會有很多實拍的鏡頭思維,像是每顆鏡頭都有其敘事目的,不能浪費任何一顆鏡頭。於是他召集所有分鏡師,讓他們坐在投影幕前,易導會針對每個畫面提出具體想法,讓分鏡師在現場繪製出來。「儘管這個會議,讓大家都壓力很大,分鏡師有及時繪畫的壓力、易導也有將想法明確說清楚的壓力,但透過現場即時的繪製、討論、修改,就能更明確呈現導演內心所想的畫面節奏。而雙方也常常在這個創作過程中激盪出原先自己沒有的想法,因而在創作路上獲得成長。」郭巴補充。 

儘管之後進到 3D Layout,還是會依照 3D 場景實際情況作適當場面調度的調整,但因有先前 2D 腳本扮演電影藍圖功能,已將導演腦海中的構想用視覺化的方式呈現,因此令之後動畫製作的每一個步驟會更順利

by 美術指導 郭景洲

易導也在採訪中與我們比較實拍與動畫的不同。他認為:「現場實拍常會有意外的化學反應,只要當下做出選擇,就能立即看到成果的優點,相反的動畫製作需要花多一點時間,每下一個決定,可能需要幾天後才能看到成果,因此導演的事前準備必須非常充足。」儘管易導曾在 UCLA 做過動畫,也在拍廣告時常運用動畫製作,卻仍是首次從頭到尾執行完整的一部動畫電影,過程中學到非常多動畫知識,印證了不同的導演方法。 

動畫導演更像是專制的國王,需要做非常多明確的決定,交給動畫團隊去創作,才有可能打造奇幻卻又合乎邏輯的情節與畫面!

by 易智言 導演

《廢棄之城》將在 10/29 正式上映,想了解動畫製作面,請點另一篇文章:【台北電影節】耗時 13 年打造獨特視覺美學!一探電影《廢棄之城》動畫幕後製作


圖片由 影一製作所 提供,文章由映 CG 所有,如需轉載請聯絡我們。  

【台北電影節】耗時 13 年打造獨特視覺美學!一探電影《廢棄之城》動畫幕後製作
邀影迷同遊虛擬世界!高雄電影節預告 「XR 大觀」 精采作品,首度線上展場搭配 VR 設備租借

相關文章

 
還沒有帳號嗎? 點此立即註冊!

登入您的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