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www.incgmedia.com/

Wētā FX 以 320 顆特效鏡頭,打造驚險刺激的蝙蝠車雨中追逐戰,一窺《蝙蝠俠》幕後

再度重啟的《蝙蝠俠》於 2022 年 3 月 3 日全台上映,本片由《猩球崛起》系列導演麥特李維斯執導,並與《飢餓遊戲:自由幻夢》編劇彼得克雷格,根據 DC 漫畫角色改編劇本。本片找來《天能》羅伯派汀森飾演蝙蝠俠、HBO 影集《美麗心計》柔伊克拉維茲飾演貓女、《紳士追殺令》柯林法洛飾演企鵝人、《自由之心》保羅迪諾飾演謎語人,並找來《007:生死交戰》傑佛瑞萊特飾演高登以及《黑豹》安迪瑟克斯飾演管家阿福,可說是集結許多超強卡司。本次 映CG 特別專訪 Wētā FX 視覺特效總監 Anders Langlands,與我們聊聊特效團隊如何打造令人血脈噴張的蝙蝠車街頭追逐戰。


Anders Langlands

Wētā FX 視覺特效總監,參與過《蝙蝠俠》、《查克史奈德之正義聯盟》等特效製作,曾以《絕地救援》榮獲第 88 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視覺特效提名。

IMDb


團隊總共製作幾顆特效鏡頭?製作期多長?內部團隊如何進行分工?

Anders Langlands:Wētā FX 為《蝙蝠俠》製作 320 顆特效鏡頭,從 2019 年末開始加入團隊,後遇疫情稍微停擺,直到 2021 年初又再度回到製作,於 2021 年 12 月完成。團隊由視覺特效製片 Sophie Cherry、合成總監 Beck Veitch、CG 總監 StephenTong 與動畫總監 Dennis Yoo 等主管領導各自團隊。由於我們已多次與導演麥特李維斯和視覺特效總監 Dan Lemmon 合作過很多次,所以我們對於彼此都很熟悉,也有一定的默契,所以整體合作下來十分融洽且有效率,是很好的經驗。


能否分享蝙蝠車街頭追逐戰如何製作?

Anders Langlands:實際上,這場戲是到製作後期才追加的工作,起初是由另一間特效公司製作,但後來有些工作被調換了,所以我們必須盡快應對這項挑戰。這場戲涵蓋許多不同類型的工作,每個工作都會有它會面臨到的挑戰,每一顆鏡頭就像是一塊小拼圖,集結而成才能完成這場戲。

Courtesy of Warner Bros. Pictures/™ & © DC Comics

為了順利進行拍攝,我們甚至將英國 Dunsfold 機場半英里長的跑道打造成高速公路,由於這一顆鏡頭需要製作場景延伸,以呈現出高速公路另一側的車流量,所以我們打造了 50 多台汽車組成的車陣。而劇組更是著手製作近乎每一顆鏡頭的版本,儘管這些鏡頭之後會由全 CG 製作,他們仍然為每一顆鏡頭拍攝了一些具有代表性的東西,這對後期製作動畫、效果、燈光都有很大的幫助。另外,我們也與導演一起製作了電影初剪版本,使用 postvis (視效預覽)來規劃每場戲所需的 CG 元素。當時有些片段的故事節奏,導演不甚滿意,特別是企鵝人猛踩剎車後最終導致巨大爆炸的那場戲,所以動畫總監 Dennis Yoo 領導團隊,在 postvis (視效預覽)中進行了多次迭代以完善故事內容。

Courtesy of Warner Bros. Pictures/™ & © DC Comics

在場景高潮部分,特效團隊在 Houdini 中做了很多複雜的破壞工作,例如:一輛卡車撞上高架橋,另一輛車撞上分隔島,甚至企鵝人的瑪莎拉蒂跑車還飛馳而過。而「雨」是這部電影的關鍵元素,整部電影很顯然幾乎都在下雨,替這場公路追逐戲增添不少危險,並在高潮點打造出驚險場面。由於現場拍攝時都沒有下雨,所以效果團隊添加了下雨、霧氣,以及雨滴撞擊地面的飛濺效果與擋風玻璃上的水滴等,團隊也特別使用著色器模擬雨滴的光散射,以獲得逼真的雨效果,這也是我們製作這部電影最具挑戰性的部分。


在後期合成時,團隊重新創建了相機內特技,能詳細說明一下嗎?

Anders Langlands:攝影指導 Greig Fraser 使用了一種稱作「黏性過濾器」的技術,他們在鏡頭前塗上一些密封膠狀物,製造出特殊的光暈,特效團隊將此效果運用在實拍鏡頭上,建構相似的光暈效果,以達到一致風格。

Courtesy of Warner Bros. Pictures/™ & © DC Comics

你們為本片製作蝙蝠洞與市政廳兩個主要場景,哪個製作起來最為複雜?

Anders Langlands:這兩個場景都有屬於各自的挑戰。嚴格來說,蝙蝠洞是製作起來較為複雜的環境,尤其是讓燈光與攝影指導 Greig Fraser 的風格保持一致,並且只用幾顆鏡頭就能表達導演想要傳達的故事。另外,我們也針對這場景製作高達數百隻的蝙蝠。

Courtesy of Warner Bros. Pictures/™ & © DC Comics

你們是否有為本片製作隱藏特效?哪一顆鏡頭最難拍?又是如何解決?

Anders Langlands:我希望這一切看起來都是隱形的!我們針對打鬥場景做了許多增強效果,像臉部替換,我們將特技替身 Rick English 的臉置換成羅伯派汀森。由於我們沒有足夠時間和預算製作完整的臉部動畫,所以我們將 Rick 的臉扭曲成羅伯派汀森的混合體。但真正困難之處反而是在最終合成階段,我們製作了臉部動畫,渲染出羅伯派汀森的靜態 3D 頭部,並鏡頭追蹤 Rick 不同表情,接著在 2D 中混合這些表情,最後製作出臉部動畫。


隨著技術日新月異,有什麼新技術會在特效產業扮演重要角色?

Anders Langlands:現今特效領域最重要的技術就是 LED 虛擬棚,目前越來越多作品使用此技術取代以往的綠幕技術,所以通常處理相關技術的團隊會很忙。


《蝙蝠俠》可於院線觀看


圖片由 Wētā FX 提供,文章由映 CG 所有,如需轉載請聯絡我們。  

專家齊聚交流智慧新興科技,以台灣軟硬實力打造智慧建築元宇宙
從建築繪圖到概念藝術,阿根廷藝術家以 Photoshop 創造與機器人共存的美好未來

相關文章


還沒有帳號嗎? 點此立即註冊!

登入您的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