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www.incgmedia.com/

《月老》、《捍衛戰士 2》與《奇異博士》視覺特效師分享職涯秘訣!

製作多部好萊塢大作,例如:漫威《美國隊長》及《奇異博士》與經典續集《捍衛戰士2》,不僅好萊塢電影,還參與國片《月老》製作。映CG 在第 48 期雜誌中專訪視覺特效師莊凱安,暢談製作影視特效的秘訣及職涯分享,此篇專訪則特別邀 ILM 特效師莊凱安,與我們分享參與過的專案,以及進入影視特效產業的秘訣。

最完整的特效職人訪談,都在第 48 期雜誌,本篇節選採訪部分內容。


莊凱安 Dave

畢業於美國 AAU 舊金山藝術大學,曾在 Houdini 開發公司 SideFX 實習,在職業生涯中也任職於 Method StudioDNEGMPC 等多間公司,並參與製作過《美國隊長》、《奇異博士》電影及多部廣告,並從三月開始到 ILM 新加坡分部任職。

Vimeo


可否簡單分享一下自己學習特效的經驗與建議?

莊凱安:一開始在台灣學習時,我上網做了很多功課,並參加數位內容學院的密集課程。其課程十分充實且精彩,即使之後到美國唸書,依然認為臺灣學習到的內容比在美國學習的還要多。由於當時學校並沒有專門教基礎 Houdini 操作的老師,所以大多是從網路上學習或與同學交流,其中令我受益良多的就是 CG Workshop。現在網路上的教學資源越來越多,以 Houdini 來說,現在有 applied Houdini Rebelway 可以取得第一線的 Houdini 的教學資源。如果學習上遇到了困難,其中也有一些臉書社團或是論壇,可為你解惑,包括 Houdini forum、odforce,或是 SideFX 官網。進入特效行業,最重要的就是要做好被退回的心理建設。有個資深前輩開導我們說:「不要怕人家給你回饋或修改意見,因為大家都是想把東西做到最好。」

ASUS 廣告 / 液態金屬、粒子、煙特效

與我們分享當初應徵 ILM 的經驗?一開始進到公司,都在做些什麼?

莊凱安:去年因為疫情爆發,我結束加拿大手邊的專案後,便回到臺灣,期間也陸續做了幾個專案,後來 ILM 的新加坡分部在 LinkedIn 上開放了一些工作職缺,加上當時新加坡疫情有控制下來,所以就應徵那份工作。在面試的過程中歷經許多波折,甚至一度被通知未錄取或有可能要在別國的分部工作,而且當時新加坡的工作簽證有 ATP(航空通行證)留給疫情控制比較好的國家,在名單內的國家會比較好辦,所幸臺灣有在裡面,最後也順利得到那份工作。我待過很多間特效公司,一般來說,剛進到特效部門,公司會先給比較簡單的東西來做,通常是已經有人做好設定,再由我們接手來做,再來就是熟悉公司的工作流程與學習獨有的工具或軟體。


分享一下,製作過程中很享受與最困難的專案?

莊凱安:以電影來說,會喜歡做大型專案,雖然做的過程通常都蠻痛苦的,可是做完時的成就感也很大。另外,其實我也很享受在 COMPUTERFACE 做的廣告,因為其行程特別快,又能夠創意發想,與同事相互討論鏡頭該如何設計。而且假如做的不是魔法類的效果,要做物理類的特效的話,沒什麼特別的。例如煙,就是要做到像。做過這麼多專案中,之前比較常做到的是火、煙、粒子、魔法、破碎等效果,水比較少,所以接下來蠻想嘗試做看看。至於製作過程中最為困難的特效,就是當主管不清楚自己要什麼,或是與鏡頭不太吻合的時候,我們得先證明此想法可能行不通,再找其它的方式慢慢把成果做到可以的狀態。另外,因為我比較常做電影,我們經常要做一些已有動畫師調好的物件的鏡頭,像是導彈的煙或是車子的拖尾煙,有時候在動畫師的鏡頭裡是正確的,可到特效裡面的位置會跑掉,這部分在製作上也是很困難的。通常到特效製作時,不一定每次都能再回去動畫師那邊重調,就變成我們要想辦法解決。像流程上的問題,就要靠更多的溝通,透過遠端找各部門的人來開會、不斷地溝通討論,才能把東西做出來。

MSI 滑鼠廣告 / 編織效果與煙特效

隨著串流平台興起,影視特效需求上的改變與面臨的挑戰?

莊凱安:包含 ILM,現在很多 Netflix、Disney plus 也都有自己的影集,都有很多特效可以做,以前可能只接電影的特效公司,也開始會接串流平台的影集。對特效部門而言,最大的困難就是渲染時間,曾參與過專案要求算到 4K,當時就有一個 frame 可能就要算到一至兩天,那也只能等。而讓大家更有效率的方法就是我們先不跑 4K,反而先跑 2K 的版本,在渲染時間上就不會這麼誇張,等總監批准後,在周末時再跑 4K。目前 ILM 是使用 RenderMan 來渲染,去年 Method Studio 也是用 Render Man,我進去時都還沒用到 GPU 算圖,回到台灣接案時,還被問說怎麼國外都沒在用 GPU,那不是要算很久,像 COMPUTERFACE 就是用 RedShift 算圖,製作《月老》時也是用 GPU,不過我覺得最大的原因是國外特效公司農場夠大,在這個情況下也不太可能買這麼多顯卡,相對來說台灣比較多小公司,反而可以顯卡 GPU 算圖。

《月老》電影特效製作 / 白鹿動畫

分享一下,近期參與的專案和作品?

莊凱安:近期國外專案有《捍衛戰士2》。而在臺灣則是與 BITO 合作雲門舞集的廣告,以及在 COMPUTERFACE 做 MSI 與 ASUS 的廣告與光雕投影。另外,也參與了國片《月老》的特效製作。回台灣時,在映CG 舉辦線上講座中認識到白鹿動畫特效,因而與白鹿合作。白鹿動畫在《月老》的特效製作中只是某一部分,大多的視覺特效還是由罡風創意製作,而我接的是白鹿的鏡頭,之後還請大家多期待。

《捍衛戰士2》電影特效製作 / Method Studios

圖片由 莊凱安 提供,文章由映 CG 所有,如需轉載請聯絡我們

2021 線上 ZBrush 雕刻大賽
臺灣原創大爆發,IP 轉譯創佳績!獲文策院專案支持,動畫《勇者動畫系列》將推出第二季!

相關文章

 
還沒有帳號嗎? 點此立即註冊!

登入您的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