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www.incgmedia.com/

【奧斯卡專題】打造迷人的生死世界觀,譜出動人的生命樂章!皮克斯動畫《靈魂急轉彎》幕後製作

由《腦筋急轉彎》導演 Pete Docter 以及黑人編劇 Kemp Powers 聯合執導的皮克斯原創動畫《靈魂急轉彎》,日前已正式在台院線上映,而歐美地區則是已上架 Disney+ 的方式公開播映。《靈魂急轉彎》不僅是皮克斯成立 34 年,首次以黑人作為主角的動畫片,片中對於人們靈魂死去的地方「作古畢業班」與投胎的場所「投胎先修班」,有著非常天馬行空的幻想,讓不少動畫迷為之瘋狂,紛紛給出超高好評,影評人與媒體也稱《靈魂急轉彎》為皮克斯近年最棒傑作,宛如《腦筋急轉彎》與《可可夜總會》的結合。究竟皮克斯動畫如何打造如此超乎想像的靈魂世界觀與可愛角色呢?一起跟著外媒的報導,探索皮克斯的創作超能力!


書寫人生的課題,將無形概念轉化為有形角色  

提及電影對於生死的概念,導演 Pete Docter 表示,他近期一直在思考人生的意義與重要性,他提到:「我一生都想成為動畫師,因此當朋友出去踢足球或約會時,我關在房間中埋首製作動畫片,這也是為什麼我就讀迪士尼創辦的學校-CalArts,並在1990年畢業後,來到了皮克斯,參與《玩具總動員》的創作,接著執導《怪獸電力公司》、《天外奇蹟》以及《腦筋急轉彎》等電影」儘管導演認為製作動畫電影是他的天命,但有時候會想自己的人生真的只能製作動畫電影嗎?「如果所有一切都能夠選擇,我會選擇這樣的生活嗎?我會希望這樣地活著嗎?」而導演內心產生的糾結與矛盾,正成為《靈魂急轉彎》的故事概念。

有了故事概念後,隨之遇上最大的挑戰就是「概念設計」,團隊必須找到一種有趣且新穎的畫面表現方式描繪靈魂。導演解釋:「我們在世界各地進行許多研究,包括東西方各宗教的教義,然而經過統整與歸納,我們發現一個基本的想法-即是將靈魂描述為氣態、非物質性,甚至是像是空氣一般的無形存在。所以我們最大的問題是,要如何將非物質的描述,轉化為有形的動畫,該如何『吸氣』?」而負責短片《Lou》、《Smash and Grab》的製片 Dana Murray 則分享皮克斯進行發想會議時的過程,當時許多藝術家都紛紛提出一些有趣的想法,然而團隊的共識是需要更多人性化的特徵,例如可表現出情感與態度的臉部特徵。就像 Pete Docter 早期的概念插畫那樣,不僅有臉,也給人一種短暫的感覺。她繼續說道:「如果靈魂能夠充分展現人們內在的潛能,那麼也許能用色彩來表現,團隊為此開發全新技術,讓動畫師能添加線,進而定義可能過於模糊或看不清的邊緣。幾個月後,團隊終於打造出理想的靈魂角色設計。」  

當生命課題遇上了爵士音樂,碰撞動人的花火  

《靈魂急轉彎》不只描繪主角喬與靈魂22號在「投胎先修班」的故事,還運用「另類的靈魂交換情節」,讓靈魂 22 號附身於主角喬現實世界的身體,而喬的靈魂則附身於貓身上,一起在人類世界展開人生大冒險。Dana Murray 表示:「喬的角色概念即是表現出生命的希望,他必須對某個志向富含激情,可能是動畫、科學或經濟學等等,團隊提出許多不同的職涯設定,但都沒有很肯定,直到命運般的那天,有人向我們介紹爵士樂傳奇人物賀比漢考克。」而爵士樂正好能與電影想表達的概念完全貼合(不要立即判斷,接受你所得到,然後轉變成有價值的事),於是將主角設定為黑人爵士音樂家。

確立主角的職業背景後,皮克斯找人 Colbert 深夜脫口秀的樂隊主領、黑人鋼琴家 Jon Batiste 為本片的爵士樂作曲、編曲、演奏,還邀請《社群網路》的配樂家 Trent Reznor 及 Atticus Ross 為「投胎先修班」製作音樂。儘管兩組人馬的音樂截然不同,卻與電影畫面完美貼合,達到音畫合一的高妙境界。 


藉由田調展現生活氣味,以豐沛研究拓展奇幻視覺  

既然主角是黑人爵士樂手,那電影必須深刻描繪爵士樂界和非裔美國人的共同經歷,因此皮克斯找來黑人編劇 Kemp Powers 作為導演,為喬設定詳細背景,方能打造出他生活的地方。「喬與我有許多共同點,歲數相近、家鄉也都在紐約、我也曾當過音樂家,甚至我還以爵士巨匠查爾斯明格斯作為我兒子的名字。」Kemp Powers 補充說道。於是 Kemp Powers 帶領動畫團隊,去蒐集關於主角喬生活可能會遇到的場景,像是帶到布魯克林區的理髮店,在參觀皇后區的一所公立學校時,還遇到一位充滿激情的中學爵士樂隊老師,甚至進去了曼哈頓的幾個爵士俱樂部。Kemp Powers 表示:「儘管我的研究與個人生命經驗幫助了團隊發展喬的故事,但《靈魂急轉彎》不只是描繪生活,而是如導演與製作所說,因此也不能把我的經驗當作每個黑人的生命經歷」於是團隊依舊找了許多顧問合作,為創作過程增添多元觀點。 

在視覺靈感上,皮克斯研究了一些在英國具有影響力的藝術家和漫畫家,像是 Ronald Searle 的素描。製片提到:「我們希望讓《靈魂急轉彎》的人類世界與《玩具總動員》或《海底總動員》皆有所不同,因此團隊選擇以鮮明風格著名的圖像為參考,並將其轉化成皮克斯特有的設計風貌!」團隊還研究瑞典極簡主義的雕塑,讓角色和靈魂世界有著更現代化的外觀,另外團隊也參考不少電影,例如《陰陽界生死戀》、《Heaven Can Wait》和一部 1940 年出品、劇情晦澀難懂的《青鳥》,用來當作關於來世體驗的參考。  


以新技術打造「忘我」彈琴戲,為動畫表演注入生命力  

提到動畫製作,皮克斯動畫師 MontaQue Ruffin 也分享他們如何製作喬彈琴談到「忘我」境界的那場戲。MontaQue Ruffin 說明,第一步是必須為主角喬建立符合人體力學的彈琴姿態。「幸虧團隊找來黑人鋼琴家 Jon Batiste 做配樂家,錄音時我們會去看他怎麼表演,因此喬彈琴的動作,幾乎是參考配樂家的舉止。」而皮克斯影片拍攝組會從多個角度拍攝 Jon Batiste 彈琴的模樣,包含手指的特寫,動畫師逐格參考,並將表演放在喬身上,最後這些參考鏡頭都被大量用在正式片段。  

除了將其動作作為參考,皮克斯還挑戰更難的技術,MontaQue Ruffin 表示:「配樂家彈琴的參考影片能讓動畫師在任何幀上暫停,查看手指放在哪裡,但是其中幾幀會因手指移動速度過快而模糊,因此團隊獲取 Jon Batiste 的 MIDI 音頻信息,將其導入的 3D 軟體 Presto,這能幫助團隊根據音樂,去推敲配樂家所彈奏的每個鍵,團隊將其作為動畫製作的視覺輔助。」一旦確立了手的位置,團隊就能為手指分層,假設手的位置不正確,畫面與音樂即會產生不協調的怪異感。

若要讓彈琴的動作看起來真實,除了需要的正確姿勢,另一個挑戰則是賦予角色靈魂,讓他彈奏時是有生命力,而不像是機器人,例如Jon Batiste的演奏確實非常有個性。MontaQue Ruffin 解釋:「每位鋼琴家都有不同的演出方式,參考影片僅是製作畫面的基礎,表演還是必須交給動畫師。彈琴最重要的是時間的間隔,當主角在彈奏時,每一幀的距離、手指的間距以及按下琴鍵的用力程度,都會顯示主角的音樂能力與程度,必須為其注入個性,才能做出屬於主角喬的彈琴習慣與魅力。」 

Grant Alexander 的概念藝術

疫情導致全球人心震盪,藉由動畫溫暖你我  

2020 年是一個奇怪又充滿麻煩的一年,皮克斯希望能藉由動畫,讓人感受到人的溫暖。導演 Pete Docter 表示:「希望我們的電影能幫助觀眾,對不同背景或生命經歷的人,都能敞開心房,儘管我不知道這對較小年紀的觀眾有什麼影響,我只希望帶動更多理解與包容。」Kemp Powers 補充:「我記得在某次內部放映中,一位母親說我們的電影使她想起,她與兒子在大學教育方面的分歧。也許它將激發人們去回望自己的生命經歷,並能敞開心胸與助人分享故事。這也是皮克斯過去的電影就是為我做的。」Dana Murray 則認為,在疫情期間,我們突然有時間可以去回望過去所做的事,也可以去尋找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而《靈魂急轉彎》裡描述,所有靈魂都來自同一個場所,人人都是平等,這對來自世界各方的孩子與家人來說,是一個最棒的訊息。  


資料及圖片來源: Befores and afters Animation Magazine

跨年完後就等新遊戲了!盤點 2021 年最值得期待的 11 款 VR 遊戲
ConceptD 7 Ezel Pro - Easy 創作,Ezel 掌握

相關文章

 
還沒有帳號嗎? 點此立即註冊!

登入您的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