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www.incgmedia.com/

雲都不是真的?!運用虛擬製作模擬雲層,從無到有打造神秘飛行體與猩猩,一窺電影《不!》精彩幕後特效

喬登皮爾的《逃出絕命鎮》及《我們》,可說是寫出恐怖片新的一頁,顛覆過往恐怖片形象,並重新賦予新的定義。2022 年則再度推出《不!》,由他擔任編劇與導演,並找來《逃出絕命鎮》丹尼爾卡盧亞、《舞孃騙很大》琪琪帕瑪、《夢想之地》史蒂芬元等人演出,飾演位於加州內陸一座荒涼小鎮的居民,他們目擊了一場令人不安及不寒而慄的詭異發現。特效公司 MPC 一共製作 675 顆特效鏡頭,設計出本片最大亮點神祕飛行體「Jean Jacket」,更打造出 CG 猩猩「高迪」。本次映CG 特別專訪 MPC 藝術總監 Leandre Lagrange 與視覺特效總監 Jeremy Robert,與我們聊聊團隊是如何打造精彩又浩大的視覺極致體驗。


Leandre Lagrange
MPC 藝術總監

MPC 藝術總監。在法國鑽研工業設計、CG 與電影製作。在《不!》中擔任 MPC 藝術總監,負責開發整部片的視覺藝術,甚至擔任 Jean Jacket 設計師。

IMDb

Jeremy Robert
MPC 視覺特效總監

MPC 視覺特效總監。在法國學習美術,接觸到 CG ,接著進入 3D 學校 MOPA 就讀。畢業後在法國特效公司 BUF 擔任通才藝術家、視覺特效總監。幾年後,進入 MPC 任職。在《不!》中擔任 MPC 視覺特效總監,與整體視覺特效總監 Guillaume Rocheron 一起合作。

IMDb


藝術與特效團隊結構為何?有多少藝術家參與製作?

Leandre Lagrange:位於洛杉磯的 MPC 藝術部門由 Josh Lange 領導,負責 previs、postvis 等工作,共有 22 位藝術家一同製作 250 顆鏡頭。而神祕飛行體「Jean Jacket」則由我與兩位概念藝術家 Ivan KhomenkoFarid Sandoval,並偕同導演喬登皮爾與整體視覺特效總監 Guillaume Rocheron一起設計,另外我們也設計了周圍的雲與天空該如何呈現。

Jeremy Robert:整個視覺特效團隊大約有 100 人,由我、DFX 主管 Sreejith Venugopalan、視覺特效製作人 Florent VillegasFrederic Lissau、CG 總監 Haji Gadirov 和 2D 總監 Ales Gargulak 帶領各組。


聊聊與導演喬登皮爾的合作經驗?

Leandre Lagrange:以神秘飛行體為例,一開始導演喬登皮爾向我們提出一些有關 UFO 的傳說,他希望我們以兩種方式來構思神秘飛行體,一是藉由創造近似飛碟的形體,以證實 UFO 傳說的合理性;另一個則是可以讓他在電影後期揭開其真實面貌。這時我們就得弄清楚它是如何從原先的幽浮型態「轉變」成另一個型態。在我們首次討論時,導演試圖以「摺紙藝術」來描述飛行體的轉變,這就是為什麼「Jean Jacket」的第一版設計,深受摺紙藝術中線條的美感與節奏感影響。確立初步概念後,我們做了很多嘗試,甚至試著改動早期版本,但最後總是回到最初的想法和形體。另外,我們也將「摺紙」的視覺語言與生物學做結合,透過研究許多深海生物、貝類、昆蟲等外觀,創造出一個獨特的形體。

After
Before

談談神秘飛行體的設計理念?參考哪些知名動畫或影視作品?

Leandre Lagrange:導演希望「Jean Jacket」有如大自然之母的化身,像神一樣的存在,壟罩著天空,他希望它是令人敬畏的。我猜可能很接近巨型藍鯨在深海裡潛水的感覺,而純粹的恐懼通常是因為觀者自覺渺小。當時我們討論很多《新世紀福音戰士》的元素,方形嘴巴是在後期才添加的,所以確實給人一種《新世紀福音戰士》的感覺。隨著劇情發展,其恐怖程度與掠奪性也不斷在發展。此外,我們也看了許多老科幻電影,參考各種飛碟設計。聊完本身設計,更重要的元素是雲、天空的部分,團隊裡一位藝術家 Ivan Khomenko 花了數週時間研究天空和雲彩,畫出與雲層相互作用、隱藏在雲層中的生物,並了解如何透過天空與雲朵來呈現故事情緒。


如何製作神秘飛行體動畫?是否有參考現實世界中的生物?

Jeremy Robert:我們藉由查找許多參考資料,尋找設計靈感,最後設計出兩個形式,第一種是折疊的飛碟形狀,另一種是展開的,又名 Jean Jacket。其中「飛碟」躲在雲朵裡來追逐獵物的行為是參考自多種動物,像是貓科動物總會潛伏在高高的草叢中、蛇躲在樹洞裡等待獵物等。而影響它移動的重要因素就在於風,它的方向與極端的速度變化都是基於風與氣流,所以在第一種形式上的挑戰是如何賦予角色正當的意圖,製作出可在天空中移動的簡單形狀。而第二種的外觀則參考自許多展開狀的形體,從章魚、食肉植物、瑪麗蓮夢露的裙子、巨大降落傘、旗幟,甚至到船帆。導演希望 Jean Jacket 能成為利用風移動的大師。最後我們將它推向於一塊巨大的布、帆與一股自轉的氣流,Jean Jacket 就像一個由一條詭異裙子與漂浮的帆組成的巨大薄膜,夠自行運轉翻動。


製作時,Rigging、動畫與布料模擬團隊十分密切地合作,以確保 Jean Jacket 各方面都存在著一致的邏輯性與美感。使用繩索為帆添加了許多微妙之處,就像連接在裙子和帆之間的卷鬚狀物體,動畫總監 Elwaleed Suliman 和他的團隊運用 Maya 和 Houdini 製作動畫,使用環境風和 Jean Jacket 本身產生的氣流,對所有的波紋、鼓脹和起皺進行布料模擬,並透過拉扯、鬆開繩索控制模擬效果。  


如何打造大量雲層效果,製作時有遇到任何挑戰嗎?

Jeremy Robert:整體來說,雲和天空是最具挑戰性的部分,因為所有的雲都是全 CG 打造。整體視覺特效總監 Guillaume 在片場使用可攜式的虛擬製作設備,協助導演想像他正在拍攝的內容。在 previs / postvis 總監 Josh 與團隊支持下,Guillaume 能夠簡單展示天空覆蓋範圍與雲分布的情形。而我們也使用平板電腦作為取景相機,讓導演能夠即時觀察天空,看到佈景上方雲朵與飛碟運行的 previz,這方法對不存在的內容進行構圖十分有用。



同時間,我們與由 William Banti 領導的 FX 團隊一起模擬雲效果,透過各種雲朵類型的研究,以了解它們的特殊性,以便使用 Houdini 在 CG 中重新創建相同的效果。previs / postvis 團隊做了大量的工作,以呈現出牧場上方的雲層厚度、高低遠近等,每顆鏡頭都有自己的雲景、漂移方向和漂移速度,我們先將每顆鏡頭的組件合併在一起,再根據連續性將雲景放置到各個鏡頭中,最後使用 Maya 對雲漂移方向安排時間設置。


天空上的每個網格都使用了雲模擬,並根據風、雲的漂移模擬了更多拉伸或纖細的雲朵,替畫面增添不少細節。如要製作高空雲層效果,如何將蓬鬆的雲層與天空融為一體是很重要的關鍵,所以每顆鏡頭幾乎都經過「數位繪景技術」處理。製作上,我們面臨了兩大挑戰:雲朵形狀的豐富性以及光線如何透過雲層散射,因此我們花費了大量精力在處理燈光效果,也花了許多時間處理雲的陰影、銀色的襯裡,以及當陽光直射時,如何保持良好的對比度和細節水平等。


由於本片是用 IMAX 攝影機拍攝,在製作特效時是否有遇到哪些挑戰?

Jeremy Robert:使用 IMAX 拍攝本身就是一項挑戰,加上 IMAX 影像非常細緻且詳盡,所以在製作特效時,會比以往 4K 製作需要更多的愛,處理起來也會較為複雜。而這部片又有使用彩色膠片拍攝的部分,所以我們還得關注色彩學、畫面上的細微振動和圖像幾何等,為我們的工作增添了更多技術性。


如何將紅外線攝影機與 IMAX 攝影機結合?又是如何創建夜景鏡頭?

Jeremy Robert:使用紅外線影像的想法是來自於 2019 年《星際救援》,而這部片正好是 Guillaume 與攝影指導 Hoyte Van Hoytema 共同製作過的電影。在拍攝現場,我們使用立體拍攝機架技術,將彩色膠片與紅外線攝影機一同安裝在一個 3D 系統中,以便同時拍攝紅外線與彩色圖像。彩色膠片會直接對著現場,而數位攝影機則會對著與彩色膠片相機對齊的鏡子,由於快門會造成動態模糊,因此我們構建了一個快門同步器。


在《不!》這部片對於日夜景的處理方式,主要是透過重建,以達到更接近人對於夜晚的感知,以及人眼如何對黑暗做出反應。一旦紅外線與彩色膠片鏡頭正確對齊在一起,就不會產生暈影的效果,為簡化做法,我們使用了紅外線鏡頭的亮度與彩色膠片鏡頭的顏色。下一步是深度感知,也就是我們應該看多遠、多清楚?前後分別為什麼鏡頭?我們是處在明亮還是黑暗的環境中?由於眼睛調節,我們應該透過鏡頭揭示更多細節嗎?我們透過景深效果來揭示或消除遠處的細節,使用微妙的光點來協助觀眾判斷地形面貌,也削弱了因強烈陽光而產生的硬陰影消果。簡而言之,這是很多合成效果的魔法。最後一步驟,則是平衡紅外線無法成功捕捉到的皮膚、強光和眼睛。


聊聊 CG 猩猩「高迪」的製作過程? 在毛皮模擬或角色動畫方面有什麼挑戰嗎?

Jeremy Robert:只要是在 CG 中重建任何動物都需要對解剖學、行為學、物種特徵、運動模式進行大量研究,以實現逼真的效果。片中 CG 猩猩最大的特點就是他的臉,因為團隊是根據歌手麥可傑克森養的寵物猩猩「泡泡(Bubble)」來製作猩猩的臉。而導演非常重視高迪的情緒,想呈現牠在友好與動物性之間的迷失,並透過臉部和眼睛來表達牠的情緒。這部分 MPC 的動畫總監 Emile Ghorayeb 和他的團隊參考許多猩猩臉部的色調,以滿足導演所需。曾替多部電影角色進行動作捕捉的特技演員 Terry Notary 在開拍時,穿上猩猩裝延展著手臂模仿高迪。即使他表現十分出色,但我們仍然面臨著在一些動作上的挑戰,所以最後我們添加更多的猩猩特別行為與微妙動作。



分享片中哪場戲最具挑戰性?又最喜歡哪一場戲?

Jeremy Robert:對我來說,CG 天空是整部電影裡最具挑戰的部分。而我最喜歡的絕對是猩猩高迪那場戲,空氣中瀰漫一股緊張和沈重的氣氛,加上令人毛骨悚然的配樂,絕對是片中最棒的一場戲,甚至可以發展成一部短片了!


圖片由 MPC 提供,文章由映 CG 所有,如需轉載請聯絡我們。  

口碑爆棚的 A24 家庭電影、「動畫奧斯卡」安錫影展得獎作!動畫迷必看的 5 部金馬影展觀摩片
台北偶戲館「停格偶動畫」特展邀請金馬入圍動畫師,透過傳統工藝淬鍊精彩創作

相關文章


還沒有帳號嗎? 點此立即註冊!

登入您的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