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www.incgmedia.com/

史上特效量最大的《怪奇物語》第四季幕後,視效總監帶你一窺各種奇幻場景的製作環節

先前於 5/27 及 7/1 上映 Netflix《怪奇物語》第四季在網路和社群媒體上造成相當大的轟動,其中不外乎討論度最高的大魔王威可那、最後哪個角色領便當與耗時兩年製作加上特效鏡頭滿出來的第二輯等等熱門話題。此次映CG 專訪到製作《怪奇物語》第四季的 Scanline VFX 視覺特效總監 Justin Mitchell,揭曉在霍金斯與顛倒世界中出現的所有特效製作秘辛!


Justin Mitchell 
   Scanline VFX 視覺特效總監

最初在電視行業上班,基於對 3D 繪圖的熱情,透過勤奮努力自學而成為一名 3D 藝術家,現為 Scanline VFX 的視覺特效總監,製作過《鋼鐵人3》、《華爾街之狼》、《美國隊長2:酷寒戰士》、《冰與火之歌:權力遊戲》與《加州大地震》等知名作品。

Linkedin


陣容豐富的製作團隊,打造出滿滿的吸睛特效

《怪奇物語》第四季的特效製作首次交棒給世界知名的 Scanline VFX 影視特效公司,憑藉其豐富的製作經驗讓此季大放異彩,過程中更是有數位視覺總監合力營造出導演杜夫兄弟想呈現的黑暗及奇幻視覺特效,其中涉及與橫跨多領域的大型團隊合作,將 CG 與真人實境融合在一起。Justin 表示:「整體製程耗時約 2 年,分別有 200 人在各部門工作,其中視覺特效的後製就花了 1 年,範圍包括製作、追蹤、轉描、建模、lookdev、layout、動畫、特效、燈光、繪景與合成。」 


製作此季特效的重要功臣 - DMP

DMP 又名「數位繪景」,為 CG 製作技術之一,主要是針對無法拍攝的地形或景觀用 2D 或 3D 的方式將背景呈現出來。在第四季更為奇幻與黑暗的情況下,團隊使用了大量的 DMP,譬如第一集開頭的霍金斯實驗室裡,有許多斷肢、裂縫,甚至是散落一地的破碎磁磚,Justin 在此表示:「DMP 在拍攝過程中扮演很重要的角色,但我們有時會用 3D模型來營造出我們想要的視覺感、燈光以及投影。搖曳閃爍的燈光會讓某些場面的氣氛更詭譎,因為燈光和影子需要隨著時間改變。」

延伸閱讀:與《紳士追殺令》、《王冠》數位繪景師暢聊工作流程與場景製作心法


在第二集中畫面回溯到第三季結局的俄羅斯實驗室,得知哈普並沒有死,而是掉到機器下方的平台,被俄羅斯人發現並帶到集中營裡當苦力。Justin 表示,第四季的俄羅斯實驗室鏡頭都是新拍攝的,但還是用一樣的場景設置,不過確實有加入其他陳設來加強畫面;因為有些地方在第三季中是沒有出現的,像天花板或是哈普掉落的平台。另外,第二集中完整呈現當哈普掉落到平台時,機台爆炸的華麗畫面,關於這點 Justin 表示:「特效都是在 HoudiniThinking ParticlesFlowline 上完成的。其中最大的挑戰就是將哈普確實地與爆炸特效一起呈現在畫面上,因為燈光會無法正確地投射在他身上。」 


天花板裂縫?空間扭曲?這都不是問題!

第四季中,艾迪拖車天花板上出現了顛倒世界的裂縫,跟以往比起來它更為特別,因為裂縫首次出現於上方,Justin 表示,由於裂縫膜和類似袍子的物質,所以它需要有相當細膩的細節,且不能因為位置顛倒而過多使用繪景,加上它會在第九集會裂開並擴張,因此團隊製作了拖車與裂縫的完整 3D 版本。回溯第一輯的結局,得知 1 號最後被 11 號打敗並變成塵埃傳送到顛倒世界裡,Jistin 分享了這一幕的製作細節:「我們複製了 1 號被 11 號用念力困住的房間並做成虛擬版本,其中包括 1 號的虛擬替身。模擬部分是用 Houdini 完成的,藉此營造出 11 號使用念力所造成的空間扭曲特效;這些是在 Nuke 中深度合成的,我們還加入 CG 渲染的的互動式光源,並以智慧型物件的方式追蹤 Peter Ballard 的身體,再製作成動畫紋理。」


導演杜夫兄弟公開聲明第二輯是史上時間最長、特效也最多的,而觀眾們也如實大飽眼福。在第八集 11 號用念力摧毀一台直升機,Justin 表示有時是真的直升機,有時是 CG,所以直升機必須跟後製完美契合。另外拍攝現場有用上一些真實特效,但團隊會在 Houdini 中用煙霧、火焰、沙塵和餘燼等效果來加強它。另外第九集中顛倒世界的南西等人準備進入克里爾宅邸獵殺威可那,過程中被大量的藤蔓抓住,關於藤蔓的製作,Justin 表示牆壁上的藤蔓是真實的,但地板上或抓住他們的藤蔓是假的,兩者需要看起來一致。後者只是用相對簡單的管子製成,且大部分細節都來自表面紋理與蠕動。另外他補充:「管子配備了一系列的 IK 和 FK 控制器,這使得它能搭配孩子們的動作捕捉或在需要時獨自蠕動。在結合孩子們、真實藤蔓與天花板的製作上,我們得非常注意顛倒世界的映象及陰影,並保持相同的水平及顏色。」


巨大裂縫,開啟你的新視界

劇情最後,威可那殺死 4 人成功達成開門條件,4 道裂組合變成一個巨大裂縫,並間接殺死了傑森與其他民眾。影集中這道巨大裂縫幾乎跟整個霍金斯一樣大,Justin 表示團隊用雷達與攝影測量法製作一個虛擬霍金斯,最初是用簡單的動畫還有特效去營造出裂縫移動的效果;接著製作許多 FX 的 layout,像 RBD 模擬、黴菌、樹木、煙霧、灰塵、顆粒物及火焰等等。另外,有些細節是用 DMP 製作的。


裂縫合而為一的過程中,橫跨了艾迪的拖車、拖車公園、情人湖及弗雷的死亡現場等 4 個不同地點,雖然地點不同但都具備相同元素,就是紅光從底部冒出來與、裂縫兩側的巨大黴菌與薄膜等等。Justin 表示:「水底裂縫是個很特別的挑戰,因為我們想呈現出波及至整個湖面的動態效果,不只是單純的水位下降。也因此,我們提出湖水可以像兩個面對面的瀑布往內灌的想法,物理上看來或許不可能,但看起來會很酷!」


某些小細節你意想不到,可是卻超級重要!

除了顯而易見的精彩特效鏡頭外,團隊也分享了其中觀眾可能遺漏但缺一不可的小細節,比如 1950 和 1980 年代的克里爾宅邸與顛倒世界是團隊額外再製作的場佈,還有 11 號在自己房間時的鏡頭其實是用 CG 製作的,關於這點 Justin 特別分享到:「在影集裡,鏡頭從走廊上緩慢地穿過門縫讓觀眾看到 11 號,但拍攝時因為攝影機太大無法穿過門縫,所以當下拍攝時沒有門,那是我們後製上去的。這點很棘手,因為杜夫兄弟想要攝影機平順地移動,但它是用 Steadicam 穩定器拍攝的,所以我們必須穩定鏡頭並從 CG 走廊轉換到實拍上。」

Justin 還分享了最具挑戰性與自己最喜歡的鏡頭,他表示裂縫擴及至霍金斯市中心是最複雜的一幕,因為有非常多層特效和長焦鏡頭,但最後呈現出的結果讓他感到驕傲。另外他最喜歡的鏡頭是第七集中 1 號與 11 號 在彩虹室大戰後形成的裂痕:「我覺得它看起來像一個黏糊糊的怪獸,而我也希望裂縫看起來有生命。」最後,他提到在新科技在視覺特效製作上的益處:「我認為機器學習會在十年內會徹底改變此行業,Deepfake、圖片合成、綠幕後製、自動 rotomation 都只是剛出現的一些技術。接著會有更多我們現今無法想到的科技出現。」


圖片由 Scanline VFX 提供,文章由映 CG 所有,如需轉載請聯絡我們。  

《星際大戰》、《變形金剛》電影概念設計工作室結合 AE 與 Blender,打造太空科幻動畫短片《M...
精選 7 種實用 Artstation 資源,讓你輕鬆打造出各種擬真樹葉外觀

相關文章


還沒有帳號嗎? 點此立即註冊!

登入您的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