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www.incgmedia.com/

國片視覺特效里程碑!以 850 顆特效鏡頭,打造陰間世界與魔幻戰鬥場面,專訪《月老》幕後製作

年度奇幻愛情電影《月老》於 11 月 24 日上映,改編自九把刀同名小說,是繼《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之後,九把刀第三度執導的長片,本片不同以往的愛情片,增添許多奇幻元素與特效場面,絕對是 2021 年最受矚目的國片。此外,《月老》也入圍第 58 屆金馬獎最佳劇情片、最佳視覺效果、最佳美術設計等 11 項大獎。映CG 特別專訪《月老》視覺特效總監嚴振欽,與我們聊聊片中精彩的特效製作。


嚴振欽 / 視覺特效總監

2007 年起擔任導演、製片、美術,視效等工作,參與多部影視前期與後期製作,2009 年首次擔任電影特效總監,2010 年進入中影,參與《賽德克巴萊》、《KANO》等多部電影後期製作,2014 年開始獨立接案,2016 年成立 DCraft Studio 罡風創意映像有限公司,是一家主打視覺創意和製作整合公司,擅長在有限的條件下,發揮創意結合電影美學來設計畫面。近期作品有《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影集版》、《青春弒戀》、《該死的阿修羅》、《斯卡羅》與《月老》。

官網

臉書



打造 1:1 數位替身,完美呈現精彩打鬥

《月老》從前期構想到後期製作,共耗時兩年才完成,總共做了 850 顆特效鏡頭,是屬於特效量大的電影,基本上從頭到尾幾乎所有類型的效果都有使用到,也包含片頭尾設計包裝,可說是國片視覺特效運用的里程碑。特效團隊在劇本階段時期就加入劇組,與導演九把刀、攝影與美術指導進行長時間地溝通與討論。視覺特效總監嚴振欽也笑說:「除了參與劇本討論,幾乎每場戲的拍攝都有到現場,劇組甚至在現場擺放兩張椅子,九把刀導演的椅子是紅色,我則是藍色。除了看見劇組對視效的重視,也表示我一不在現場就會被抓包。」由於劇組與特效團隊都有許多製作經驗,雙方也十分信任彼此,加上花了很多時間進行前期溝通,所以合作上都很順利。拍攝前也有概念圖可以參考,討論燈光、演員走位與美術佈景,所以現場拍攝主要都是收集燈光的數據,確認有照拍攝計畫執行,偶有狀況也是即時討論想出對策,其餘就沒有太多差異。另外,較特別的是人物掃描,因為本片用了較多數位替身,當初特效團隊還特別花了兩天的時間進行掃描,最後一共掃描九位演員,其中男主角有兩套服裝,所以總共十個模型。3D 掃描的用意是為了獲得正確的比例取代人工量測,加速製作模型的時間。接著會另外處理材質與毛髮,最後才是服裝、骨架設定與肢體的動態效果。嚴振欽總監也說:「原先團隊還預計可能要製作 CG 狗,所幸最後狗狗很會演,無須擔心後製。」

《月老》劇照

玄武岩層次感,建構出陰間亡靈船

在《月老》這部電影裡有需多新奇的設定,例如:紅線、念珠、往返陰陽界的電梯、開闊的陰間場景等。本片最關鍵的奇幻元素「紅線」,嚴振欽總監分享此參考蜘蛛人噴蜘蛛絲的方式,兩兩一對的月老,兩人手指頭接觸,指紋中的毛細孔產生細絲,兩兩交織捲成一條完整的紅線,線條上會對應兩人心靈交流溝通的概念有著光點流動,質感上則是有機體的質地。定好初步概念之後,就進到 3D 軟體製作。而陰間場景的部分,導演九把刀將陰間想像成一艘船,將鬼魂引渡到彼岸,經過與美術指導的討論,最後決定以玄武岩、沙子作為陰間場景的關鍵元素。在資源有限的情況下,依照劇本畫出概念圖,並以極簡風呈現,減少複雜場景。現場拍攝時只有搭局部的景,像是演員會接觸到的景等等,四周環境則是再做場景延伸。嚴振欽總監也說:「雖然滿多人說陰間場景會聯想到《與神同行》,但實際上我們並未參考該片。無論是《與神同行》或是好萊塢電影,其拍攝資源都比國片多,所以在拍攝《月老》時,如果只是參考國外的案例會因為資源不足的問題而無法達成,所以得想辦法如何以更精簡、聚焦的方式去設計畫面,我的方式是多去觀看蒐集地球上各處的大自然奇景來發想。」除了鏡頭穿幫、場景延伸屬於觀眾較難以察覺的特效外,總監表示本片較為特別的是動作場面,因為有一些動作戲比較高難度,且具有危險性,無法實拍,所以會更換成數位替身製作。例如,咖啡廳、陰陽兩界穿梭的結界空間、籃球場上的激烈爭鬥等等,都有使用到數位替身。基本上牛頭馬面(洪都拉斯與陸明君 飾演)與鬼頭成(馬志翔 飾演)出現都會用數位替身重複表演一次動作(matchmove),才能在 3D 空間模擬這些角色身上的飛沙及碎布效果等,以及被鬼頭成攻擊造成灰飛煙滅的演員都是運用同樣的技術。


透過數位替身,打造《神鬼傳奇》好萊塢大片般的刺激動作場面!

憶起當初男主角被雷劈這場戲時,嚴振欽總監說:「因為這場戲必須以特寫、慢動作來呈現雷劈的過程,找不到太多參考資料,所以對團隊來說是很有挑戰性的。」在拍攝現場時,特效團隊會與現場特殊化妝組溝通如何呈現雷劈後的傷口,接著製作 1:1 的 3D 角色模型,並保留表情、五官,並將臉頰、額頭、脖子以下的部位與服裝替換成 CG,再進行 3D 火焰、雷電、傷口、衣服撕裂燒毀的模擬製作。」而片中最為精彩的一場戲,無非是最後一場鬼頭成的對打戲。由於這場戲幾乎都是特效製作,所以當初在劇本階段時就討論很久。原著小說是設定為地震,但因為地震牽涉到的製作環節太龐大,以及導演為了故事合理性,設計出鬼頭成這個新角色,就把最後大場面改成與鬼頭成的決鬥。嚴振欽總監說:「這場戲有參考《怪獸與牠們的產地》中反派穿梭在街頭那場戲,與《神鬼傳奇》中沙子變成怪物木乃伊士兵,基本上技術相關的應用是差不多的,除了演員表情,其它大部分都替換成 CG,延續先前鬼頭成的效果設定。在陰間受傷的傷口持續流出大量黑沙,因為與牛頭馬面的爭鬥導致魔化、沙量暴增,特別是臉也冒出火紅的傷口,沙子凝聚成魔鬼,看似要爆體而出。牛頭馬面犧牲自我,從陰間呼喚大量黃沙封印鬼頭成,大致是這樣的設定去模擬製作整場的視覺效果。」他也特別提及當時拍攝情形,由於天候因素,現場拍攝時搭了一個天棚,然而這場戲有 360 度的拍攝,所以有許多穿幫鏡頭需要一一調整。嚴振欽總監也笑說:「這場戲也是在計畫外的事情,變成額外的製作,我們掃描記錄整個籃球場建立 3D 模型,置換穿幫的背景,多增加了不少人手才完成,重點是我們搭了天棚後雨就停了。」

《月老》幕後

精雕細琢的特效製作,達到與劇情合為一體的境界!

《月老》當初拍攝完,過了一兩個月,第一波疫情爆發,當時對台灣影響並不大,但對國外來說影響很大,旅外藝術家紛紛回台灣,有些藝術家帶著自身經驗加入團隊或交流討論,使特效團隊製作更為順利,這也意外造福了《月老》特效製作。由於本片特效量很大,其中也找了其他台灣特效公司協助製作,而特效團隊內部會先在每場戲做一個標準卡,把所有需要討論的問題都先確定好,甚至把製作流程、製作方式以及應用軟體詳細列出來,避免其他公司或團隊接手時,還需要多花時間來回溝通。嚴振欽總監表示:「十分感謝參與《月老》特效製作的罡風、白鹿、桔子、索爾等很多夥伴,這部片做到了幫助導演說故事,也因為視覺特效變得更好看,我們的目標算是有達成啦,謝謝大家!」

《月老》劇照

 圖片由 麻吉砥加電影有限公司罡風創意 提供,文章由映 CG 所有,如需轉載請聯絡我們

如何打造迷人的 3D 渲染圖?為圖像注入故事的五個步驟
Blender 實用小工具 BlenderAe,一鍵連接 After Effects,輕鬆導入數據!

相關文章

 
還沒有帳號嗎? 點此立即註冊!

登入您的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