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www.incgmedia.com/

橫掃影展的 Gobelins 動畫短片《SUNDOWN》,讓所有電影人、動畫人看得心有戚戚焉!

Gobelins 畢製動畫短片《SUNDOWN》,主要描述舞台前夕其中一位舞者消失,其他人在後台的各種情緒狀況,表達出多人創作下必經的焦躁與不安,一釋出就獲得不少電影人、動畫人的強烈共鳴!該動畫短片是由五人團隊耗時 10 個月完成,映CG 特別採訪了其中一位導演 Ana Moniz,與我們暢聊幕後設計心法與製作過程。


Ana Moniz

法國故事藝術家。《SUNDOWN》是其畢業製作。其他團隊成員分別是 JulietteTao CamilleShanshan

IG



聊聊靈感來源以及故事想傳達的意涵?

Ana Moniz:在故事初期,每個人都提出不同的元素,靈感大多取自於媒體娛樂文化或當地民俗風情,從中國傳統戲劇、葡萄牙民間舞蹈、法國海濱場景到好萊塢電影及學生短片,團隊每個人想製作這部短片的原因各不相同,就我個人而言,我想透過動畫傳達創作過程的混亂,儘管每位創作者 (表演者) 都有追求藝術的嚮往,但面對多人合作時,可能會產生出許多複雜的情況,畢竟每個人個性不同,有的過度自信、有的非常完美主義、有的很放鬆等等,這些角色的互動會產生非常多火花與戲劇效果,藉此向觀眾傳達創作者內心的混亂與焦躁。而且讓觀眾欣賞創作過程的創作,豈不是非常有趣! 


分享創作的流程? 

Ana Moniz:想法逐漸確立後,團隊開始討論故事情節與角色,像是情節的前後順序以及每個角色的背景與潛文本,有了結論後才開始撰寫劇本與對話。這時經歷很多次修改,畢竟動畫時長有限,必須控制自己的野心,保留故事的核心主軸,刪減裝飾情節,才能夠完美表現故事。在撰寫故事的同時,其他團員也開始繪製概念設計與發展藝術風格,並轉化為角色,場景、道具設計。有了故事後,再來是使用 TvPaint 進行分鏡、再來製作動畫,中間運用 Photoshop 進行背景繪製。通常在分鏡與動畫之間,我們會尋找配音員進行演出,這樣就可以根據配音去詮釋表演。在動畫製作的過程中,我們也會跟配樂家、聲音設計師/擬音師合作,最後運用 After Effects 進行畫面合成、混音、用 DaVinci 進行色彩校正,即可完成動畫短片。 


你們如何分配工作? 

Ana Moniz:製作一部動畫短片有很多工作,也由於團隊只有五個人,所以不得不離開舒適圈,去處理原本可能不擅長的事。Juliette 與我負責編寫劇本,Tao 和 Juliette 繪製色彩腳本,Camille 與我處理分鏡,Shanshan、Tao 和 Juliette 繪製場景概念設計。最後Juliette畫背景,我們四人負責動畫。而在角色設計上,我們共同討論,然後 Juliette 會整合討論後的想法,繪製出設計。團隊每個人都努力做自己喜歡的工作,但仍需要進行任務分配,才能在混亂的製作過程,達成我們共同的目標。 


聊聊你們如何設計鏡頭運動? 

短片大部分都是在帳篷發生,我們希望在帳篷戲中謹慎地切換畫面,方能展現及時的時間流逝,並傳達一種親密的氛圍,彷彿觀眾和角色們一起擠在帳篷裡,一邊說話一邊轉頭,無形增強了戲劇性。這就如同在常見的辦公室情境喜劇中設置鏡頭,如何設計、位置要擺哪邊,這是非常重要的思考與挑戰。另外在最後一場戲中,我們希望讓觀眾感受到Sacha 的缺席,所以在構圖、位置編排上留一個空缺,效果非常顯著。 


既然提到結局,個人非常喜歡最後一顆鏡頭,想了解為何會設計出開放式的結尾? 

Ana Moniz:我很高興你喜歡這個結局!有些觀眾反而對結局感到沮喪,這部分我們也能理解。其實動畫的結局很早就決定了,畢竟我們想聚焦在重要演出前的「後台情況」,因此他們到達舞台後,影片就該結束。另外,這則短片不是關於失蹤者Sacha 的故事,也沒有要解開他失蹤的謎團。而是藉由他的缺席,來表達其他創作者的故事,於是 Sacha 的失蹤只是一個起點,因此在結尾的鏡頭,我們聚焦在其他主要角色,而不是 Sacha (或是其他任何人)。保持開放性結尾,也可以留給觀眾解釋的空間。他們看到 Sacha 了嗎?也許吧!他準備好了嗎?他要登台了嗎?有很多解釋,而這之後就是其他故事了! 


談談整體的美術風格設計?

Ana Moniz:設計面上,我們加強線條的重量,並不使用陰影,也參考了湯淺政明執導的亞洲動畫風格以及舊的《丁丁歷險記》漫畫。至於角色的造型,我們參考許多國家的民俗服裝,並加以混合,打造出不屬於任何特定文化的造型,例如說,我們將紅色的中國舞龍舞獅偶,搭配藍色箭魚偶,並將它設定成古老地中海文化的另類傳統服飾。 

我們並非刻意詮釋多文化混合的視覺美學,而是團隊的組成就來自中國、歐洲等不同國家,我們希望能創造出對每個人來說有意義的創作!

by 共同導演 Ana Moniz

本片最大的挑戰是? 

Ana Moniz:本片的動畫製作期正好是新冠肺炎高峰期與第一波隔離潮,所以如何運用線上交流方式完成動畫是最具挑戰性的地方,我們運用 Slack 即時交流,並創建很多e xcel 表格來控管工作進度,也因為有時區差距 (法國-中國),這讓即時溝通變得更困難,畢竟在一起討論與工作更方便統整想法與修正細節。值得慶幸的是,幸好前期沒有遇上隔離期,不然要在線上進行靈感發想與討論會變得更加困難! 

圖片由 Ana Moniz 提供,文章由映 CG 所有,如需轉載請聯絡我們。 


臺灣創作獲威尼斯影展 VR 單元五項入圍,文策院推動內容產業迎向 Metaverse 世代來臨
受《星際大戰》啟發,3A 遊戲藝術總監用 Blender 打造精彩動畫片段

相關文章

 
還沒有帳號嗎? 點此立即註冊!

登入您的帳號